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偏偏宠爱她霍珩向晚免费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偏偏宠爱她霍珩向晚免费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莫暖言 着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霍珩向晚的小说名是《偏偏宠爱她》是由莫暖言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男主偏执病娇超爱女主!主要讲述的是:他爱她,炽热而浓烈,阴暗而沉重。少年时期,向晚与他久别重逢,少年隐忍克制,对她百般爱护。多年后,男人已是科技新贵,身处俯瞰众生的业界顶端。一次国际会议,两人狭路相逢,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向晚以为他已经忘记了她,却不想再次被他狠狠箍在怀里。男人亲吻她泛红的眼睛,附在她耳边,嗓音低沉微哑:“你以为我还会放过你吗?”

16.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7/11

在线阅读

主角是霍珩向晚的小说名是《偏偏宠爱她》是由莫暖言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男主偏执病娇超爱女主!主要讲述的是:他爱她,炽热而浓烈,阴暗而沉重。少年时期,向晚与他久别重逢,少年隐忍克制,对她百般爱护。多年后,男人已是科技新贵,身处俯瞰众生的业界顶端。一次国际会议,两人狭路相逢,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向晚以为他已经忘记了她,却不想再次被他狠狠箍在怀里。男人亲吻她泛红的眼睛,附在她耳边,嗓音低沉微哑:“你以为我还会放过你吗?”

免费阅读

  九月的午后,日头还在高空中挂着,N市却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压下了几分空气中的燥热。

  向晚没带伞,从机场航站楼走出来,停在出口的位置,看淡金色的光线穿透雨滴洒下来。

  清脆的手机提示音响了一声,她还没来得及察看新消息,身后有人喊她的名字。

  向晚迅速回头,弯了弯唇,乖巧地喊道:“季教授。”

  季成云点了点头,注意到外面在下雨,他笑眯眯地说道:“我刚好要去你们一中一趟,顺路把你捎过去?”

  向晚迟疑了一下,礼貌地道谢:“麻烦季教授了。”

  季成云是N大王牌专业——数学专业的知名教授,也是这次九市联合奥数竞赛N市的带队老师。

  更是向晚继父顾东国的至交好友。

  向晚去B市参加比赛前,顾东国还特地将他请到家里做客,目的很明显,让他帮忙多照顾着点小丫头。

  虽然小丫头大大小小也参加过不少的竞赛了,但这还是她第一次自己去省外参加比赛,顾东国和向丽华两个人都不太放心。

  尤其向晚的性子乖软,人温婉娴静,从不与别人起冲突,两人生怕她在B市人生地不熟的,受人欺负了去。

  季成云哭笑不得,怎么就叫人生地不熟了?

  明明前两年,顾东国才因为工作调动,举家从B市搬到了N市。

  结果现在,在他们心里,故乡倒变成了陌生的地方了。

  *

  季成云中午在B市喝了点酒,喊的代驾过来开车。

  上了车,向晚系好安全带。

  她打开手机,江珊给她发了几条短信。

  界面上一个字也没有,只有几行密密麻麻的惊叹号。

  向晚发了一个问号过去。

  江珊秒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向晚眼睫颤了颤,斟酌了下措辞:【发生什么事了吗?】

  隔了几秒,江珊的短信铺天盖地般涌进向晚的手机。

  【我们班转来一个帅得惊天地泣鬼神的男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被帅哭了】

  【我今天终于知道什么叫天人之姿了】

  ……

  向晚想到了什么,问道:【他坐哪呀?】

  江珊:【坐你旁边啊。】

  【你放心,人家没动你那堆不知道按照什么鬼顺序排列的参考书。】

  【他现在坐你位置上呢。】

  【你什么时候到学校啊,赶紧过来把你那堆书收了!】

  向晚没有将江珊的话放在心上,只是想到自己平白无故地多占了一个位置,莹润透白的脸颊上浮现出淡淡的粉色,她回道:【还要一会儿……】

  江珊:【对了,班长和一众班委正在考虑开发一中最有潜力的旅游景点项目。】

  向晚愣了一下:【啊?】

  江珊:【景点就坐落于我们班你和新校草的位置上。】

  【景点名称就叫:校花校草风水宝地】

  【到时候我们就向慕名前来打卡的人收取十元一张的门票费。】

  向晚知道他们在闹着玩,忍不住低低地笑了一声。

  季成云听到动静,偏头看过来:“回学校上课这么高兴?”

  向晚想到班上那群可爱搞怪的同学,明亮的眼眸里含着细碎的星光,温柔缓缓流露出来:“嗯。”

  季成云看着她,又问道:“试卷上最后那道代数题是怎么想到用偏差分解法的?”

  向晚想了一下,回道:“比赛前刚好做了很多关于拉格朗日中值定理的练习,所以当时就想到了可以类比偏导数的概念去解题。”

  眼前的温软少女漂亮而耀眼,穿着一身白色的雪纺连衣裙,气质恬淡安静。

  说话时姣好的面容上没有一丝多余的小表情,不骄不躁,谦逊有礼。

  季成云满意地点点头,眼底尽是欣赏之意。

  要不是他知道顾东国早有把她送到国外留学的意向,他早就收她当关门弟子了。

  可惜了啊可惜。

  *

  LK机场在郊区,一中在N市中心,两处相隔较远,车在校门口停下的时候,已经快四点半了。

  季成云想着既然来都来了,不如顺道去看看他当年的得意门生——向晚他们班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殷希明。

  殷希明教了向晚一年多数学了,也正是因为他的耐心引导,向晚才慢慢对数学产生兴趣,从而有机会在各类数学竞赛中大放异彩,两人现在的关系亦师亦友。

  向晚陪着季成云一起去了殷希明办公室。

  她刚推开门,殷希明就朝她看了过来,迫不及待地问道:“是不是得了一等奖?”

  向晚点头,“是的,老师。”

  殷希明朝她竖起大拇指,“老师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正想问问她比赛题目,眼睛看到向晚身后的季成云,他忙不迭地站起身来:“季教授,您怎么来了?”

  季成云微笑道:“来看看你这小子过得怎么样。”

  殷希明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想了想,交代向晚:

  “我们班今天新转来一个学生,你把旁边的位置腾出来给他。”

  “还有你是生活委员,你找个时间带他去管理楼领一下校服吧。”

  顿了一下,殷希明又继续说道:“他刚转过来,性子又孤僻,对新环境肯定还不适应,你帮老师多照顾一下他哈。好了,目前事情就这么多,你先回教室吧。”

  向晚耐心地听完,应了声,“好的。”

  出了办公室,关好门,她漫不经心地往教室走。

  周四下午倒数第二节课是体育课,教室里没有人,整齐摆放着的课桌后面空空荡荡,淡橘色的夕阳光线斜照进来,屋内一半明亮一半阴暗。

  向晚踏进教室,眼睛无意间掠过自己位置上的少年,她的脚步顿住。

  窗边明暗光线的交界处,少年身上的白色短袖一半浸润在柔和霞光里,他低着头,脸上的神情晦涩难明。

  他似乎在认真地看书,左手落在书本中间,修长的手指正缓慢地摩挲着什么字。

  向晚旁边空着的位置上高高堆积着各种竞赛辅导书,她心虚地朝那儿瞥了一眼。

  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少年忽然朝她看了过来。

  视线相撞的下一秒,她的心跳漏了一拍。

  好像真的是天人之姿。惊天地泣鬼神的那种。

  少年肤色冷白,五官轮廓精致好看,只是面上没什么神情,气质阴郁冷淡。

  他的眼型狭长,眸底漆黑一片,视线幽深而冷冽,左眼角处还有一颗浅淡的泪痣,泛着柔软的金光。

  向晚莫名觉得她曾经在哪里见过他,她的脑袋钝痛了下,那一刻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破土而出,然而终究化成一片空白。

  隔了几秒,少年垂下眼睫,遮住了眼底快要不受控制的情绪。

  他的唇紧紧地抿着,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来。

  向晚回过神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你要不要再坐一会儿?我腾出位置可能还需要几分钟……”

  她说完,少年沉默地盯着她,一瞬不瞬地,直勾勾地。

  隔了几秒,他眼眸微眯,唇角微弯,笑意清冷未达眼底,声线温润:“不用了。”

  疏离感,显而易见,还有她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向晚面色不变,唇角的浅笑依旧。

  她走近,从抽屉里拿出折叠收纳箱,利落整齐地将书一本一本收进去。

  下午那阵小雨还是没彻底缓解南方这个季节的闷热,收拾完毕,向晚白皙的脸上起了一层薄薄的细汗,两颊微微泛着桃花粉色。

  她从包里翻出一包纸巾,擦了擦汗,偏头朝身边的人望去。

  猝不及防对上男生漆黑幽深的眼眸。

  视线相对的几秒钟,她刚想说话,他却缓缓地移开了目光,侧过了身去。

  向晚:“……”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男生看她的眼神就像是猎人盯上了自己的猎物。

  而作为猎物的那一方,她不由地感到毛骨悚然。

  向晚微不可查地蹙了蹙眉,她再偷偷摸摸地看过去,少年背影清瘦颀长,处处透着淡漠冷然。

  怎么看都是自己想多了。

  她眼睛弯了弯,甜甜地笑着,嗓音绵软:“殷老师让我带你去管理楼领校服。”

  管理楼在高一教学楼前面,铺满蓝色地砖的小道两旁,银杏树郁郁葱葱。

  向晚走在霍珩身边,不动声色地保持着两人之间适宜的距离。

  快下课了,许多上体育课的学生三三两两地往教学楼走,远远看见他们,目光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开始窃窃私语。

  两人从管理楼领了校服出来,往高二教学楼走了几步,向晚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向晚,站住。”

  吊儿郎当的,懒洋洋的,是顾煜的声音。

  顾煜是顾叔叔的儿子,平时有事没事总喜欢逗她玩,在家的时候还好有顾叔叔管着他。在学校,没有江珊在她旁边,她一个人碰到他都是躲着走的。

  身边的转学生似乎不知道她叫向晚,面色如常地走着,她跟着他的步伐,假装没有听见顾煜的话。

  顾煜眯了下眼睛,舌尖抵着上颚,“啧”了一声,跟阵风似的刮到两人眼前。

  他刚打过篮球,乌黑的发梢被汗水浸得湿漉漉的,校服松散地披在肩上,手里还抓着一把黑色的小伞。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向晚:“你这是去了趟B市回来又不认识我这个哥哥了?”

  余光注意到向晚肩膀上落了一片淡黄色的银杏叶,他挑了挑眉,伸出长臂,想要拿开那片叶子。

  向晚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身体正要往后退,眼前一道阴影闪过,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就伸了过来,挥开了顾煜就要落在她肩膀上的手。

  霍珩眼神冰冷,没有一丝温度,语调寒凉:“别碰她。”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