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仙侠 → 我的竹马是太子董轻婳小说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我的竹马是太子董轻婳小说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小庄周 着

连载中免费

《我的竹马是太子》是小庄周所着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当朝宰相有一女儿,名唤董轻婳,长得娇娇弱弱,灵动可人,就是胆子有点儿小,一次意外,皇帝将她召进宫,享公主称号,与太子同吃同寝,董轻婳自打进宫后就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惹到那小霸王,吃不了兜着走,太子勾唇,我到底是长得多帅,以至于她都如此激动?世人皆说太子冷酷无情,手段狠厉,只有董轻婳知道,这个男人霸道到不行...

9.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6/12

在线阅读

《我的竹马是太子》是小庄周所着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当朝宰相有一女儿,名唤董轻婳,长得娇娇弱弱,灵动可人,就是胆子有点儿小,一次意外,皇帝将她召进宫,享公主称号,与太子同吃同寝,董轻婳自打进宫后就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惹到那小霸王,吃不了兜着走,太子勾唇,我到底是长得多帅,以至于她都如此激动?世人皆说太子冷酷无情,手段狠厉,只有董轻婳知道,这个男人霸道到不行...

免费阅读


  宰相府。

  一个男子穿着白色的月袍,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放在身前,通身的气质不容忽视,只见他正走在一处鹅卵石的小径,看着那处静谧的别院。

  “囡囡,收拾好了吗?”董崇夕站在院子的小桥上,边往里走边轻声问,里面传来一道娇软的声音:“好啦,爹爹,我们现在去庙会是吗?”

  董崇夕推开里头的小院子的门走进去,一个六岁小女孩穿着淡青色的齐胸襦裙,手腕上挽着一条极长的披帛,垂鬟分肖髻上簪着一个木兰花的小簪子。光着脚丫子坐在小池边,手中拿着鱼饲料,正往池中投送,不一会儿,一群金红色的小鱼儿全部聚在一起,往上吐着水泡泡,鱼饲料迅速被小金鱼吃完。

  董崇夕无奈道:“婳婳,你又不听话了。”

  董轻婳闻言抬起头,看着董崇夕笑了下:“爹爹......”

  少女坐在池边,素色衣裳,清纯可人,笑的甜糯,声音软软的喊着自己,董崇夕再大的脾气也被她的那句爹爹给冲散了。

  董崇夕走上前,轻轻的将董轻婳捞起来,另一只手顺便将旁边的鞋袜给拿过来,董崇夕蹲下,董轻婳坐在了他的腿上,一只手抱着董崇夕的脖颈,小声的打着商量:“爹爹......你不要告诉娘亲哦,好不好?”

  林蔚不允许董轻婳光着脚坐在池边,可是董轻婳特别喜欢,每每林蔚去休息了,或者和爹爹出去散步了之后,她就喜欢把脚放在池边戏水。

  董崇夕笑笑,捏了捏她的脸,“你还知道怕啊?可是爹爹不和你娘亲撒谎的,这可怎么办?”

  董轻婳闻言苦恼着,过了半晌方道:“那这样的话,我就再玩多一会吧。”

  董崇夕:“......”

  “真不怕你娘亲骂你啊?”董崇夕帮她把鞋袜穿好,董轻婳赖在他怀里不肯下来,董崇夕顺势将她抱起,眉眼间满是笑意。

  董轻婳头埋在董崇夕的肩膀上,转移话题:“爹爹...我们等会去庙会的话,你和娘亲就要走了吗?”

  董崇夕想到了林蔚的身子,心又担忧了起来,太医说如不及时调理回来,估计身子渐渐地还会吃不消,董崇夕很是担心,所以他们决定了,出发南海,三儿说在那边听说有一处医馆里面的大夫特别的厉害,董崇夕瞬间就想带林蔚去看看。

  只是南海距离这里路途遥远,且还有一段山路较为艰难险阻,董崇夕本想带着董轻婳的念头被打消了,只好找到了皇上,叫他帮忙照顾一下董轻婳,正巧,皇上和皇后有一个孩子,名唤:赢溱,有他陪着婳婳,又有皇上和皇后照顾着,董崇夕多少会安心一些。

  可是...

  他想起今日去早朝,回来的路上,看见的那个跑的如疯狗般的小男孩,手上还牵着一条黑白相间的狗,一人一狗似乎在赛跑,董崇夕想到这个画面额角还是止不住的抽了抽。

  董崇夕想起那时候赢溱还小的时候,多可爱啊、白嫩白嫩的,他还认了他当干儿子,这些年他自己有了孩子,也没去顾虑赢溱那么多,谁知道,今日一瞧,吓的他当场就愣住了。

  董崇夕想起什么,抱着董轻婳边走边担忧的说:“囡囡......”

  董轻婳抬起头,懵懂又浅笑着看着董崇夕:“爹爹可是有什么要和婳婳说的?”

  董崇夕觉得颇有些对不起董轻婳,叹息了一声道:“囡囡啊...太子...”

  董轻婳:“爹爹...太子是个什么东西?”

  董崇夕噎了噎:“额...太子不是东西...额也不是!”

  董轻婳捂着唇偷笑,董崇夕这才知道自己给女儿给耍了一遍,董崇夕无奈的笑笑:“婳婳,又贪玩了...”

  董轻婳搂住董崇夕的肩膀,董崇夕心里叹息一声,她现在在府里就那么贪玩可是出了府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话都不敢说一句。

  为此,董崇夕和林蔚没少着急,最后又无可奈何,只好慢慢的带着董轻婳到四处去游玩,可是无论去到哪里,她还是紧紧的抿着嘴,胆子似乎比猫还小,抓着他们两个人的手不肯放,人多时,还要董崇夕抱着。

  可是......她却喜欢热闹,这种矛盾的性格,董崇夕不知道是不是像自己。

  他和林蔚都喜静,生出来的就更喜静,但却耐不住小孩天性的好奇,总是想去看看更多的风景,见识更多的人。

  董轻婳小手轻轻的揪着董崇夕的头发,小声问:“爹爹,你想和我说什么呀?”

  董崇夕抱着她不由得想到了今早上的赢溱,现在仿佛眼前都还有他奔跑的身影,于是边走边说:“太子这人可能会有些张扬跋扈,皇上又极宠爱皇后,他性格可能会有些骄横,你进了宫,多少忍耐着些......”

  董轻婳知道是因为娘亲身体不舒服爹爹才要送自己进宫,她其实也舍不得自己的爹爹和娘亲,但是为了不让他们担心,董轻婳还是乖巧的说:“我会的,爹爹...”

  “你放心,不要担心婳婳...”

  董崇夕抱着董轻婳回到了院子,林蔚刚好休息起身,看见他们二人笑了笑,董崇夕放下董轻婳走到了林蔚的跟前,温柔的抱着她:“等会我们用过午膳就去庙会逛一逛,如何?”

  林蔚自然是道好,她看了眼董轻婳,道:“婳婳呢?要去吗?”

  董轻婳穿着小小的绣花鞋扑进了林蔚的怀里:“要去的,婳婳要去庙里叫菩萨保佑娘亲身体好起来。”

  林蔚抱着她,捏了捏她的脸:“今日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嘴怎么这么甜呀?”

  董轻婳睁着大眼睛撒谎:“没有!婳婳就在院子里,哪儿也没去,更没有去池边!”

  董崇夕一只手放在林蔚的背上,轻轻的点着,嘴角是压不住的笑,林蔚抬眼,两个人极力的忍着笑,没去拆穿董轻婳。

  董轻婳撒了谎就会手抖,她不敢让林蔚看出来,转身走到了竹林里,边走边说:“我不打扰爹爹和娘亲了,婳婳去后院歇一会”

  她一走,林蔚轻笑出声,董崇夕牵过她的手,笑着说:“今日,我下了朝回来,她坐在池边,被我看见了之后还叫我不要和你说。”

  林蔚抿着唇笑,“那你现在岂不是对不起她了?”

  董崇夕一只手抱住林蔚,笑了一声,嗓音温润:“哪能啊,我和她说,我不对你娘撒谎,这不我立刻和你说了。”

  林蔚头靠在董崇夕的肩上,小声说:“你真好。”

  董崇夕浅笑,抓住了林蔚的手,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小声说:“等会估摸着皇上和皇后也会去庙会,可能赢溱也会去,不如刚好让他们两个人见一面,到时候进了宫,婳婳可能也没那么害怕了。”

  林蔚点头:“那都听你的。”

  后院,一处屋子里,窗口打开,淡青色的窗纱被轻风吹起,往里一瞧,素青色的屏风处,薄纱般的淡青色床幔被放下,里面有一个估摸六七岁的小女孩,正躺在床上。

  手中拿着一个小帕子盖在了自己的脸上,浅浅的呼吸的瞬间,帕子被吹起一些又落下。

  微风透着窗户灌进来,吹开窗幔,轻柔的钻了进去,掀开了床幔。

  连带着女子脸上的淡青色的薄纱手帕也被吹起,在手帕落地的一瞬间,董轻婳站起来,一只白皙软绵的小手抓住了它。

  透过窗子看过去,董轻婳对着手帕笑了笑,明眸皓齿,小粉嫩的唇软声说:“被我抓住啦~”

  她抬起葡萄般大小的眼眸,看了眼窗户,黑色的瞳孔里似乎装着星辰,不知看见什么,她弯着眉眼笑出了声,笑声像是铜铃般清脆,眉眼弯弯,像是天上高高挂起的弯月。

  “婳婳,走啦,我们用完膳就要去庙会啦!”林蔚站在窗口看着董轻婳。

  董轻婳:“好,娘先去,我一会就来。”董崇夕:“好,那爹爹和你娘亲先去了,你可小心别跑太快。”

  董轻婳忙穿好自己的小鞋子,起身将那条手帕塞进了自己的衣袖口里,最后站起身,抱了一个虎头娃娃往外走。

  与此同时,皇宫内。

  一道男童声响起:“哈斯家哈斯家,不要跑...”

  同时伴随的还有宫人们的尖叫声。

  从里头看去,一条巨型狗狗在花园处肆意奔腾着,模样还有些扭曲,整条狗身上沾满了泥巴,眼神中透漏着一股忧郁的傻劲,他身后跟着一个沾满了泥巴的一个七岁的男孩,脸上全是泥巴,发冠上的玉已经没了往日的光透洁白,现在变成了像是一团黄色的泥巴。

  不远处走来一个女子,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最后走到了男童的跟前,猛的揪起他的耳朵,男童哎哟一声:“娘,娘,饶命饶命啊!”

  秦蓁蓁指了指那条狗又指了指他,最后气的不行,问:“你这是第几次,第几次带着狗钻进了泥巴池里!我警告过你多少次!”

  男童哎哟哎哟的直唤疼:“娘,我的亲娘,您手下留情,卿卿的耳朵都要断啦。”他挣扎中看见不远处穿着龙袍走来的男子,大声喊道:“皇上皇上,你皇后打人啦,还不快来救我!”

  赢烨走上前,救你?他眉一挑,对着秦蓁蓁道:“蓁蓁,别脏了手,来,让我来打,”

  赢溱一听顺时间瞪大了眼,大声的喊道:“爹,不带你这样的!”

  小白菜呀,地里黄呀;爹不疼呀娘不爱啊。

  小时候还能感受一下母后的爱,越长大,他越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

  赢溱往宫殿里走,正想着沐浴,不多时,一个太监走到门口,捏着尖细的嗓子说:“太子殿下,皇上和皇后已经快到庙会了,叫殿下好好在宫里学习。”

  赢溱还能说什么,摆摆手...

  “退下吧。”

  太监退下,赢溱抓了衣服就进去,他有一个怪癖,不让别人伺候着沐浴,众人也只得等在外面。

  约莫过了一刻钟,赢溱穿了身灰色的华服,腰间携带着一块美玉,脸上的泥巴已经没了,露出的是一个清隽稚嫩的模样,还未完全长开的五官,现在看上去都有一种勾人心魄的感觉,更别说长大之后,不知会惹得多少女子前仆后继的想要博他一笑。

  赢溱可不是听话的人,下一刻他将自己的心腹——小小胖,叫到了自己的身边。

  小小胖是一个太监,长得很胖,看上去又很年轻,所以叫做小小胖。

  小小胖走上前,赢溱低下头,压低嗓音说:“现在,备马,你我一起去庙会。”

  小小胖:“不行的,给皇上和皇后知道了,你耳朵不保,我脑袋不保啊!”

  赢溱嘶了一声:“怕什么,我都不怕,而且有我在,我会护着你的!”

  小小胖:“你每次都说要护着我,可是每次都是先把我供出来,太子殿下,你就饶了我吧!”

  赢溱:“那你不带我出去,那我就自己去了,我还带着慕倩和慕千去了!”

  小小胖一听,顿时瞪大了眼,“别别别,太子爷,你饶了我吧,我带你去还不行吗?好端端的扯上那对祖宗干什么!”

  慕倩和慕千两个是外姓王爷陈牵和公主赢浅的孩子。

  赢溱哼哼一笑,“就这么说定了,现在备马。”

  小小胖无奈,宁愿跟着太子爷出去,也不想去招惹那两个祖宗,那一对龙凤胎,去到哪里简直就是哪里的灾难,小小胖是真的怕了,每每进到了皇宫,哈斯家这么疯狂的一条御犬,都被他们两兄妹给折磨的奄奄一息,躺在地上装死。

  这世上能陪着他们两兄妹疯的估计就只有赢溱了,说来也是奇怪,两兄妹谁都不害怕,唯独害怕赢溱。

  太子殿下不愧是太子殿下,还没坐上江山,已经先把两个小叛头给收拾住了,为此,赢烨还骄傲了许久。

  赢溱翻出了一个父皇压箱底的宝贝黑白面具,戴在了自己的脸上,但是大小有些不合适,赢溱愣是绑了好几条带子,才戴稳了。

  赢溱跨上马背,手抓住马绳,“驾”马儿跑出去。

  —

  董轻婳怀中抱着虎头娃娃,跟着董崇夕和林蔚坐上了马车,一家三口往庙会里赶。

  董轻婳坐在轿子里,怀中抱着虎头娃娃,另一只手住着一个冰糖葫芦慢悠悠的吃着。

  林蔚想起什么,叮嘱道:“等会可能皇上和皇后也会去,到时候记得叫人知道了吗?”

  董崇夕一只手放在林蔚的腰上,温柔的笑笑。

  董轻婳吃着冰糖葫芦,如葡萄般大小的眼睛滴溜的转了一下,笑着说:“婳婳知道啦,我还记得皇后和皇上,就是腻在一起的那两个人!”

  董崇夕和林蔚被她逗笑了,“可不许这么说!”

  董轻婳嘟嘟嘴:“可是这是再夸他们呀,像爹爹和娘亲也是腻在一起,整日都不分开的呢。”

  林蔚说不过她,只是看着马车越行驶越慢的样子,估摸着是到了庙会的山脚下了。

  林蔚抬眸,和董崇夕对视了一眼,董崇夕瞬间明白了她的想法,对着董轻婳道:“囡囡,我们下去走好不好?”

  董轻婳吃着冰糖葫芦,闻言,愣了楞,撩开了车的帘子看了外面熙熙攘攘的人潮,小声的拒绝:“爹爹...我...我不下去...”

  马车外,走路的路人们纷纷的让到了一边,低着头小声的说着:“前面是这是宰相的马车吧?”

  众人悄悄地抬起眼,看了眼马车之后又赶紧的低下头,却耐不住好奇的心问:“这...宰相他们也会来庙会?他们现在还有什么得不到的啊,何苦跟着我们一样赶着来呢。”

  有人闻言啧了一声,道:“这你就不懂了,宰相虽说要什么有什么,但是夫人的身体却不是很好,我估摸着,应该是来求菩萨保佑夫人的身体的。”

  有人站在一旁忍不住插话进来,小声说:“不知你们可听说一个传闻?”

  众人疑惑,齐齐望向他,催促他不要卖关子,那人笑笑,“不知你们可听闻宰相的女儿,名唤轻婳,那真是长得那叫一个绝世美娇人,我曾有幸,在他府门前经过,看见那小女子出来接宰相回府,只一眼,我可是至今难忘啊,更甚的是,她当时喊了一句爹爹,声音可真是甜酥的很,宛如那树梢上唱歌的小鸟儿。”

  众人哗然:“可是真的?”

  有人也跟着道:“他说的可确实是属实的,我家中有人在宰相府里做事,传闻小姐可是不出别院的小门,偶尔出来的时候必是跟在宰相和夫人的身边,也曾有幸看过几眼,真真的我家中的那人回去之后念叨了许久,说是未曾见过一个小女子,竟可以长得如此娇美。”

  当中有一人笑了声,插话:“你们说的属实是真好看但你们可曾听过,为何小姐每每出门都要宰相和夫人在身边,甚至别院都不敢出?”

  众人来了兴致了,催促他问他,那人笑:“在国都都知道的,小姐的胆子是出了名的小,整个人长得灵动,娇俏是真,那胆子比猫还小更是真,不过,却也更添加了她的神秘感,真是让人想不去惦念她都不行啊!”

  外面世人皆道,马车内未闻一言。

  董轻婳抿着唇不敢去看董崇夕和林蔚,半晌喃喃道:“爹爹娘亲不要生气了...婳婳...婳婳下去便是。”

  董崇夕和林蔚怎么可能生气,只是见她如此害怕见生人,长此以往也不行啊,董崇夕将她抱过来,坐在了他的腿上,宽慰:“爹爹和娘亲都没有生婳婳的气,只是很担心若过几日之后,爹爹和娘亲都走了,你要进宫,那要是还是不敢面对皇上和皇后,这可怎么办呢?爹爹和娘亲也会担心婳婳的,你说是不是?”

  董轻婳垂着小脑袋点点头,软声说:“婳婳知道了...”

  董崇夕叫车夫停下。

  两个人牵着董轻婳走出去。

  董轻婳鼓起来勇气,刚打开轿帘的一瞬间,一阵风呼啸而过,还伴随着一个男子的大笑声,董轻婳还听见他一边骑马一遍大喊:“小小胖,你要追的上来,本殿下赏你一顿好吃的!”

  董轻婳被那朝气的声音吓得往后缩,惊吓之余,抬眼望去。

  庙会两边种满了香樟树,那男子坐在马背上,风扬起他的发丝,他回眸的一瞬间,董轻婳看见了他那个黑白色的面具,以及那面具下充满笑意的宛如妖孽般的眼眸。

  马背上的男童嘴角勾起,在那一瞬间,缓缓的转了个头,在董轻婳注视下,他挥起马鞭,用着稚嫩的嗓音,大喊一声:“驾”

  马儿向前奔跑去,清风扬起他如墨般的发丝。

  阳光斑驳的撒下的那一瞬间,董轻婳看着他骑着马越走越远的背影,缓缓的回神。

  董轻婳小手紧紧的抓住了马车的门帘,抬起湿漉漉的大眼睛抿了抿唇,董崇夕和林蔚暗叫不好,果不然,董轻婳刚鼓起来的勇气被刚刚那个男子给吓得缩了回去。

  她委屈巴巴的开口:“爹爹...娘亲...”

  众人都往这处抬眼看来,当看见那个站在马车门口的小女子时,瞬间相信了那些传言,这何止长得娇美啊,小小年纪,但是那双眼却像是装了星汉在里面一般,又灵动,又秀气,宛如仙子。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无不称奇。

  董崇夕看着众人的眼神,最后伸出手,将董轻婳抱在了自己的怀里,三个人沿着平坦的路往庙会中走去。

  不多时,一辆较为低调的马车也缓缓的驶来,董崇夕看了眼,那辆马车停了下来,帘子撩开,马车上走下来一个男子,他看见董崇夕后,两个人轻点了点头。

  男子转个身,伸出手,马车上走出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男子眉眼间全是笑,将她抱了下来。

  路人们纷纷猜测这两个人是谁,看衣着,众人也猜测,非富即贵。

  董轻婳转头望去的时候,看见自己的爹爹和娘亲身边多了两个人,她悄悄地看过去,只一眼就埋头在董崇夕的耳边小声问:“爹爹...这是皇上和皇后吗?”

  董崇夕笑着嗯了一声,将她抱紧。

  几个大人在聊天,秦蓁蓁使眼色问林蔚:婳婳怎么了?

  林蔚叹息,凑近秦蓁蓁,和她咬耳朵说:“刚刚本想下来走的,但是不知道是哪家的男童,骑着马吓到了她。”

  秦蓁蓁怜惜的看了一眼董轻婳,对她胆小的事情也是知道的,她轻声问:“不肯下来?”

  林蔚摇头,秦蓁蓁叹息一声,林蔚以为怎么了,秦蓁蓁似乎有感慨般说:“我家那小子就是调皮上了天,要是他们两个的性格柔和在一起,估计就能均衡一下了!”

  林蔚略有耳闻,董崇夕今早和她说了今日在皇宫中看见的那一幕,可是林蔚却喜欢的紧。

  “都说男孩调皮一些是好的,太腼腆不行。”

  秦蓁蓁:“调皮一点是好,可是...他那是不止一点啊!”

  秦蓁蓁想起赢溱会头疼,一肚子的坏水,就是要人陪他一起玩,三儿的那两个小孩本来就调皮了,现在加了一个赢溱进去,那不得了。

  偏生他们三个人还不自觉,两个小的把赢溱捧上了天,对赢溱更是为首是瞻。

  秦蓁蓁想起他就一个哆嗦,赶紧摇摇头:“咦......不说他了,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不说了不说了。”

  赢烨一只手放在她的腰上,另一只手牵着她修长的手指在自己的手掌心玩弄着,闻言,轻笑了笑:“那...今天回去...我们把他扔了?”

  我可以开玩笑,但是你不行!说的就是秦蓁蓁和赢烨。

  秦蓁蓁淡淡的睨了赢烨一眼,后者立刻像是做错事了的人,抿住唇摇头:“我再也...不说了。”

  董崇夕和林蔚偷笑,他一只手抱着董轻婳,另一只手牵着林蔚,四个人往前面的庙会走。

  小小胖终于追上了赢溱,累的气喘吁吁,“呼...太子殿下,你好歹让我喘口气啊!”

  赢溱坐在马背上,闻言,哈哈大笑,此处静谧无人,太阳沿着树梢洒下,零零散散的像是点点星光挂在树梢上,斑驳细碎。

  赢溱勾唇,翻身下了马,转身坐在了一处阴凉的大树下,清风徐来,赢溱顺手,将自己脸上的面具摘下。

  微风还在浮动,树枝摇曳,树叶哗哗作响。

  太阳的光圈熠熠闪耀,一些细碎的光斑落在了他灰色的华袍上。

  一束束的光沿着树林的空隙折射进来,太阳的光似乎在他肩膀上跳跃。

  赢溱就像是一个活脱脱的森林里的妖仙,一呼一吸之间都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小小胖走上前,由衷又奉承的道:“太子殿下,你真是太太太太好看了!”

  赢溱闻言撂手,微微挑眉看着小小胖:“哦?”

  小小胖跪坐在了赢溱的身边,嘴里藏不住秘密,笑着问:“太子殿下可曾听闻一件事?”

  赢溱头微微往后,轻靠着树,眼眸半阖,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半晌才轻笑一声,压抑不住少年好奇的心,问:“何事?”

  小小胖肥肥的脸颊笑了笑,“我可是偷听见的,还不确定呢…好像听说皇上和皇后娘娘说过几日宰相的女儿会进宫。”

  赢溱半阖着眼,半晌轻喃:“进宫不是很正常吗?干 爹与父皇感情如手足,进宫有什么稀奇的。”

  小小胖哎呀一声:“就是说啊,可是重点不是这个啊!重点是...是......”

  赢溱抬眸,轻轻的扫了他一眼,被太阳晒的有些慵懒,轻声说:“有事快说。”

  小小胖犹豫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祖宗是有多霸道,大家都知道,要是被他知道,有人住进了皇宫,他不得撕破天,他忽然有些后悔说出来了。

  可是话都说出去了,小小胖也没有回旋的余地,支支吾吾的小声说:“人家......”

  赢溱蹙眉:“什么?说大声点。”

  大人们要去前院跪拜,董崇夕有心带林蔚去求一下菩萨,四个人商议了一下,这里是皇家的别苑,十分安全,周围又都是士兵,他们和董轻婳交代了一下,四个人往前院走。

  董轻婳喜静,周围又都是树林,静谧的氛围吸引着董轻婳往里走去。

  她小手轻轻的拂过花草,压抑不住好奇的心,抬脚走了进去。

  赢溱实在听不清楚小小胖说的话,啧了一声:“你是不是没吃饭?”

  小小胖豁出去了,也不管这个祖宗知道了到底会怎么样,将他得到的消息一股脑的说出来:“听说...宰相家的那个女儿要来宫里住,好像要住到...宰相回来...而宰相...好像...”小小胖看着赢溱那看不清神色的脸庞,声音又不知不觉的放弱了许多,小声说:“宰相...少则去...三四年...多则...长达六七年......”

  小小胖忐忑的抬起眼看着眼前的祖宗。

  只见赢溱怔愣了半晌,随后一条腿屈起,一只手放上去,另条腿伸直,模样懒洋洋的,样子却急了,大声地问:“什么!!!?”

  董轻婳刚踏进树林里,就听见这句大声的“什么!!!?”

  董轻婳吓得脚步顿了顿,手指轻颤,粉嫩的唇瓣紧抿,脸色有些白,一看就是吓得不轻。

  董轻婳刚想转身回去的一瞬间,从林子里走出一个穿着灰色华袍的男童,脸上还带着丝丝的怒气。

  他似乎也察觉到了董轻婳的存在,抬眼的瞬间,眼里闪过一抹惊讶。

  树林里树叶摇曳,安静幽然,太阳光斑驳的洒下,两个人的肩上都有一束太阳光,他漫不经心的抬眸,她紧张又害怕的直视。

  两个人隔空对上视线。

  董轻婳记得他,他就是那个刚刚在马背上放声大喊的男子。

  赢溱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蓦然呵笑了一声,“你是何人?”

  董轻婳眨了眨大眼睛,黑色的瞳孔里倒映的全是赢溱的样子,她伸出白皙的小手指了指自己,喃喃的问:“我...?”

  赢溱勾唇笑了,手上抓住面具,干脆依靠在旁边的大树上,撂手,垂眸漫不经心的看着她,过了半晌,董轻婳胆子都快吓破了,赢溱才松开紧抿的双唇,薄唇轻启:“不然?”

  董轻婳穿着浅紫色的齐胸襦裙,两只手背在身后,手指尖紧紧的攥在一起,扣着她身后的蝴蝶结缓解自己的紧张,她不敢说自己是谁,万一他是坏人呢...

  赢溱沐浴在太阳底下,眉眼被太阳的光照的微微眯起,等了半晌没等到她的回答,赢溱没了耐心,将依靠树上的身体站直,眼神示意小小胖。

  小小胖接到指令,暗暗的腹诽赢溱不懂得怜香惜玉,眼前这个小娘子多美啊,都不懂得温柔点。

  小小胖想走上前,自认为温和些,可是董轻婳却一直往后退,小小胖脚步顿了顿,伴随着赢溱的耻笑声,他最终没上前了,开口问:“你是何人?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董轻婳肯定清楚啊,皇家的别苑啊。

  她摇头,小小胖啧啧两声看着赢溱:“爷...我估摸着她是懵懵懂懂撞到这里来的,不如放她走了算了吧。”

  赢溱眯着眼打量了董轻婳好一会,最后淡淡道:“放了。”

  小小胖还来不及让董轻婳退下吧,董轻婳转个身就往林子外走。

  主仆两人:“......”一种尴尬的气氛围绕在身边是什么意思?

  人家根本不需要你们说退下才走,他们两个人还认真的审问了许久,哦...

  赢溱仔细一想,她刚刚根本没有回一句话!


下一页

ag视讯怎么刷流水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