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对校霸大佬撒个娇重生苏眠北深小说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对校霸大佬撒个娇重生苏眠北深小说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糖心鸡蛋 着

连载中免费

《对校霸大佬撒个娇重生》是由作家糖心鸡蛋所着的言情作品,小说主角叫苏眠和北深,讲述的是18岁的苏眠因年少的叛逆吸引了那个嚣张的少年,但最终以悲剧结尾,意外重生回到18岁的她决定和张狂少年北深好好相处,那两人最后还会重蹈覆辙以悲剧收尾吗?

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5/25

在线阅读

《对校霸大佬撒个娇重生》是由作家糖心鸡蛋所着的言情作品,小说主角叫苏眠和北深,讲述的是18岁的苏眠因年少的叛逆吸引了那个嚣张的少年,但最终以悲剧结尾,意外重生回到18岁的她决定和张狂少年北深好好相处,那两人最后还会重蹈覆辙以悲剧收尾吗?

免费阅读

  苏眠地目光扫射完酒吧外的妖魔鬼怪,确定了对方还没出来。

  她也不着急,将背着的双肩包从肩头卸下,抱到胸前,拿出瓜果点心,薯片饭团。

  她一手抱着薯片,低头用牙齿撕咬带齿轮的开封口,一手捏着书包底部,开口冲下,猛甩了两下,

? ? ? 只听“哐当”一声,里面的折叠椅翻转跳跃地摊在地上。

  苏眠安稳地坐在折叠椅子上,拿出手机给妈妈发了一条短信:

  今晚在同学家写作业,不回去了。

  然后她等了一会,果然,她妈妈没有回信。

  在妈妈心里,她回不回家,什么时候回家,还没有她爸爸是否出轨,出轨对象是谁来说的重要。

  她自嘲一笑,重生回到18岁,她应该更坚强才对。

  上一世,她活到了二十二岁,她的命是用北深的命换的。

  她的父亲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是个小有名气的武术教练,脾气暴躁,平时还好,但是只要喝酒,就会动手打苏眠母女二人。

  苏眠母亲王可可,是个家庭妇女,思想保守传统,觉得男人只要不出轨,别的都可以原谅。

  苏眠是被打到大的,每天都生活在被打的恐惧之中。

  在大一点的苏眠,开始祈求母亲带自己离开这个家庭,可是母亲却不愿意,那个时候苏眠就明白了自己的地位。

  后来苏城有了外遇,经常不回家,苏眠是松了一口气,王可可却警觉起来,时常和苏城争吵。

  王可可就像言情小说里写的恋爱脑一样,爱情才是第一,女儿永远没有爱情重要。

  苏眠也会在父亲的武馆中学习练武,随着时间的流逝,苏眠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任打任骂的小可怜了,

? ? ? 她的身手不在她父亲之下,他的父亲再也不能对她动手了,仿佛一切都要好转了。

  可是在苏眠18岁那年,父亲失手打死了母亲,并出售武馆,欠下巨额高利贷逃跑了。

  苏眠住到了再婚的姨母家,和北深产生了交集。

  苏眠对北深没有任何好感,因为这个霸道,占有欲强,喜欢打架的男孩,让她想起了她的父亲…

  她不甘示弱的和北深对着干,绝不低头。北深对她表白时,她觉得可笑至极。

  可最后,她被那些放高利贷的亡命狂徒抓走时,是北深救了她,为了她挡了很多刀,最终陪送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苏眠微微眯起眼睛,上天让她重生,她一定要改变命运。

  她欠北深一命,她会用这一生去报答补偿北深,却不希望北深在爱上她了。

  苏眠思绪回笼,就听见酒吧门外一阵嘈杂声响起。

  此时,前方聚集了几十名气势汹汹的魑魅魍魉,并自动、均匀的分成了两派。

  左边的妖怪头,留着刺眼的绿色短发,身后跟着,红黄青白紫各色绚丽小弟。

  右边队伍看起来低调一些,除了站在首位的男生留着齐脖短发外,并没有特别奇怪的颜色。

  绿毛老大指着齐脖短发,先声夺人:“让你们老大给我滚出来。他敢抢我的女人,敢给老子带绿帽,

? ? ? ? 我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我这头绿发就是时刻提醒我的耻辱柱,我要用你们的鲜血祭奠我的绿发。”

  苏眠一边叹气一边摇头,心想:又一个被绿的。

  可是嘴里的薯片却咔嚓咔嚓连绵不绝。

  齐脖短发不甘示弱地一挺胸膛,嗤笑一声,“呦,口气不小,胆子也涨了,还敢来我们的地盘闹。我告诉你,不用我们老大来,我照样弄死你们。”

  两波人马完全进入状态,眼神都透着仇视凶狠,各自活动筋骨,只待一声令下,就将对方抽筋拔骨。

  苏眠并不希望他们打起来,她不喜欢暴力是一点,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她要把她父亲出轨的证据拍下来。

  那个懦弱的傻女人,非得把证据狠狠地甩在她的面前,她才能彻底清醒,那个满嘴谎言的渣男,是多么无耻。

  这时,齐脖短发那队,传来了一阵欢呼声,“老大来了。”

  苏眠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向左侧的油柏路,一辆火红的跑车飞速疾驰而来,越来越近,最后一个漂亮的漂移停在众人眼前。

  天窗缓缓打开,里面传来震耳肆意的摇滚乐,却不及少年嚣张的气焰让人震撼。

  少年懒洋洋地靠在驾驶坐的椅背上,一手搭在黑色方向盘上,副驾驶上坐着一位美女,少年神态肆意,眉目疏狂,“久等了。”

  语气里却全无歉意,反而带着傲慢,一双桃花眼漫不经心地扫向绿毛老大,侧头和身边的女伴低低说了什么,惹得女伴娇笑连连。

  绿毛老大被刺激的双目通红,打了鸡血一般,咬牙切齿的道:“北深,你这个混蛋!你换女人如换衣服!”

  少年偏头看着他,左耳上的碎钻闪着刺眼冷芒,“你的女人我不屑抢,倒贴我也不会要。”

  绿毛老大怨毒地看着北深,冷笑一声,“真是不得了啊,你不抢!雪儿她为什么要和我分手?”

  车里的女人,斜了绿毛一眼,“深少最近都和我在一起,我才是正牌女友。雪儿那个老女人,

? ? ? ?总来我们学校看深少,真不要脸,呵,有我在她压根没机会接近,就是没想到还是个有男朋友的。”

  一边说一边表示主权一般往北深怀里钻。

  北深推开怀里的女人,修长的手指扫了扫被弄皱的衬衫,他下车,走到绿毛身前,也懒得废话,“你想怎么打?”

  绿毛觉得少年身上带着一股气势,他不由后退一步,深吸一口气,“让兄弟们都后退吧,我们两个的恩怨,我们两个自己解决。”

  当所有人都退下后,绿毛突然从怀里掏出匕首,冲向北深,“今天要是不用你的血偿还,我日后还如何在道上混。”

  北深后退一步,冷笑一声,“搞偷袭,你很厉害。”

  苏眠没想到,她会提前遇到北深,她眼眶一红。

  她认识北深后,只有她之前有一次打架,他在医院住了一个月才好。

  重来一世,她绝对不能看着北深受伤。

  想都没想就抄起凳子砸向绿毛,绿毛一下子被砸晕了,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战斗终结。

  顿时,所有人的视线都汇集到苏眠身上。

  苏眠立马低下头,怯生生地说:“…我刚从酒吧里出来,头好晕啊,我是谁?我在哪?啊…打扰了…我要回家写作业。”

  绿毛的手下哪肯放过苏眠,出来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就像抓鸡仔一样,单手就将只有97斤的苏眠提了起来。

  苏眠一下子,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

  她穿着宽松的运动服,身材瘦瘦小小,肤色黝黑,发型是早已过时的厚重齐刘海遮住整个额头,

? ? ? ?下半张脸又被巨大的黑框近视镜给遮住了,镜片厚重的程度,让她的眼睛看起来也就绿豆那么大。

  齐脖短发睁大眼睛,对着北深压低了声线,“看起来年纪真小,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小学生?初中生?但是胆子是挺大的。”

  北深的目光扫过苏眠,又落在那把折叠椅上,最终视线又看向苏眠之前的藏身之处,那里的零食散落一地。

  壮汉盯着苏眠看了一会,突然一拍头,恍然大悟的道:“啊!是北深安排你偷袭的是吧。”

  苏眠:“这位哥哥,您能先把我放下吗?我恐高,呜呜呜…我想回家…想爸爸…想妈妈。”

  苏眠双手捂着脸,身子像被风吹的柳絮,抖个不停,嘴里发出害怕的呜咽。

  壮汉也没想到这小姑娘这么不经吓,这他妈传出去算怎么回事!

  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一时间有些骑虎难下。

  齐脖短发对北深说:“老大,这小姑娘怪可怜的,年纪还小,咱们得救啊。”

  北深看了他一眼,“如果我们此时开口,他们不但不会放人,还会觉得抓到了同伙。”

  齐脖短发略一思索,“还是老大您英明神武。”

  酒吧里的世界和外面完全隔绝了,外面闹的凶,里面玩的嗨,互不干扰,出来的人,看清外面的情况,直接头一低,赶紧离开是非之地。

  就在这时,里面出来一对男女,男人雄厚的嗓音异常温柔,“你放心吧柔柔,为了你我一定离婚。”

  听声音明显喝多了,说话时舌头都打颤,男人被一个身段柔软的大胸女人搀扶着往外走。

  苏眠一听这声音,立马放下手,她激动的喊了一声:“爸爸!您终于出来了!我刚才给你报仇了!

? ? ? 前两天欺负过你的绿毛让我一板凳就给打趴下了!我给您争脸了!您开心不!”

  苏城眼神迷蒙,看人都带着双重影子,似乎是她女儿的声音,前面听的不太真切,后面那句,我给您争脸了,您开心不,却是听进去了。

  他这个人平时好大喜功,最爱脸面,一听这话,他摇晃着身子高喝道:“好好好!干的漂亮!不愧是我苏城的女儿!给我争脸了!”

  苏眠回头瞪了一眼抓着他的壮汉,眼神中带着几分得意,“我爸爸妈妈出来了,你们还想抓我,哼!还不放开我,我爸爸可是武术教练!”

  一边说一边咬在壮汉的手上,壮汉吃痛下意识的松了手。

  苏眠拔腿就跑,壮汉气的目呲欲裂,“他妈的,这个小丫头片子,敢骗老子。”

  壮汉身后的人拉住壮汉,“算了,别追了,反正她父母在这里,老大不能白挨打了,先把这两个人带回去好好教训,然后在让他们陪一大笔医药费再说。”

  绿毛团队的人一合计,此话有理,直接把苏城和那个女人给带走了。

  那个男人一边走,一边喊:“滚,知道老子是谁吗?等我醒醒酒,弄死你们。”

  而那个女人一边走,还一边喊,“冤枉啊,陪什么医药费啊!我可没有女儿!我还没转正呢!救命啊。”

  北深:“……”

  齐脖短发:“……”

  身后的弟兄们:“……”

  这他妈什么事啊?一场闹剧吗?

  齐脖短发叫熊齐,他一边摇头一边叹气,“我是服了,老大!你说他们真的是父女吗?有这么坑爹坑妈的吗?哈哈,她可能是个小学生吧。”

  北深撇了他一眼,淡淡的道:“父亲应该是真父亲,母亲就未必了。”

  身后的小弟听着,突然说,“老大,我刚才捡到了书包和一堆零食,应该就是刚才那个女生的。那个女生身量不高,

? ? ? ?骨架也小,所以看起来年纪特别小,但是书包里有校牌,上面写着,高二七班,苏眠。”

  熊齐一把抢过那个校牌,对北深说,“这,这不是咱们学校的校牌吗?高二七班,苏眠…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老大你觉得耳熟吗?”

  北深:“不记得。”

  熊齐一拍脑门,开始叹气,有些哀怨说:“我老大从来就不记人名。”

  身后有个小弟说,“我知道高二七班的苏眠,每次考试都是学年前三,评比校花的时候,她就和高三学姐白鹿差两票!”

  熊齐也想起来了,对苏眠这号人物早有耳闻,就是三年级和二年级的校区是分开的,要不然他肯定见过。

  “哈哈哈哈,此苏眠,非彼苏眠,我的天,要是差两票的校花长这样,那我们学校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大家笑完,熊齐问,“老大,咱们今晚还玩不了?酒都醒好了,就等您一声令下。”

  北深似乎没有什么兴致,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回去睡觉,过两天还要回去上课,缺课太久又要被念叨了。”

  熊齐叹了口气,“不是吧,老大!我还想多浪一段时间呢!回去上课,我这刚接的头发又得剪了。诶,老大,等等我…我去开我的车,我跟你一起回去。”

  苏眠其实并没有走太远,甚至还想回去看看,看看苏城和那个女人什么情况。

  正犹豫着,身后传来刺耳的喇叭声。

  她回头,车灯亮的刺眼,她下意识的抬手捂住眼睛。

  “诶,是你啊,还真是有缘分,要不送你一程。”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