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盛唐小书生封长生免费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盛唐小书生封长生免费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书无颜 着

连载中免费

穿越古代小说《盛唐小书生》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书无颜倾心创作,主角是封长生,讲述的是:贞观盛世,万邦来朝。 扬州的清风、细雨、斜柳和琼花。西湖的平湖秋月、断桥残雪、雷锋落照与苏堤春晓。皆使文人墨客流连忘返,沉醉其中。 封长生一朝穿越来到这令无数人羡慕的时代,大放异彩。 其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风流。

2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0/02

在线阅读

穿越古代小说《盛唐小书生》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书无颜倾心创作,主角是封长生,讲述的是:贞观盛世,万邦来朝。 扬州的清风、细雨、斜柳和琼花。西湖的平湖秋月、断桥残雪、雷锋落照与苏堤春晓。皆使文人墨客流连忘返,沉醉其中。 封长生一朝穿越来到这令无数人羡慕的时代,大放异彩。 其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风流。

免费阅读

  赵青侧目望向沈武,只是觉得有些熟悉,但是一时之间却也没有想起来。

  反而是旁边一直认真听着教习念诵文章的王仲回答道:“他叫沈武,是扬州知州之子,与我父亲也是同窗好友。”

  王仲虽然只是在几年前才见过沈武一面,但是依旧将他认了出来。

  听见王仲的话,封长生才了解的点了点头:“原来是知州之子。”

  封长生不仅仅在学院里面观看圣人古籍,还将整个唐朝的官员等级也了解了一遍。

  知府是一州之地最大的官员,在朝廷中也是从四品的官员,而知州这个官职可谓是比知府还要少,当然这并不是说知州比知府更高级,知州也只是相当于从五品的官员而已,说他少是因为知州的权利基本上与知府相差无几,而一地只需要一位知府就可了,没有必要画蛇添足,当然凡事皆有例外。

  沈武的父亲便是扬州的知州,这扬州将近临海,是海盐制作的圣地,加上前朝开通的大运河也正好路过扬州,是以扬州比杭州更繁华几分,而扬州如此重要,陛下自然不会将如此之地交给一个人打理,于是沈武的父亲沈清秋就被陛下派来了扬州,做了个知州,与扬州知府一起共同治理着扬州,并且每隔半年便要回京叙职,面见陛下,将扬州的发展等等据实以告,同时也会商量扬州下半年如何发展。

  所以这知州虽官职不如知府,但是见面依旧是同级相称,虽不能独自掌握一州之地,但是得到了圣上的垂青,也算是有得有失,福祸自知。

  在封长生出神的时候,台上的教习已经读完了整篇文章,带着一股意犹未尽的语气宣布道:“第一场,浮云队获胜。”

  说完后教习将手中的纸稿交于一旁等候的杂役,继续说:“下一场,浮云队出题,鸿雁队答题。”

  宣布完之后,教习看了看双方的人,说道:“你们准备好了没?”

  在收到肯定的眼神之后,教习说了句“比试开始!”就回到了台下。

  鸿雁队。

  在李鸿的身边一个瘦弱的男子低声说道:“这第一场这么大的优势都被逆转了,我看这一场有点玄啊!”

  “竹子,别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上一场也就那几个人运气比较好而已,这次可没这么好运了。”另一个微胖男子听见之后,立马回道,不过这话他自己也有点不太相信,接下来众人皆将眼神看向了自己的队长李鸿。

  此时李鸿可谓是顶着巨大的压力,不仅仅是因为这一场如果不赢那他们的比分就是二比零,浮云队完胜,而输给这个俞柳他自己也会不甘心。

  更是因为第一局是自己决定要现场拟定题目,而不是用早已准备好了的问题,说不定这样就算他们会赢也绝不可能这么轻松。

  李鸿拳头紧握,并没有注意到其他队员的表情,而是一直盯着对面,下一局自己必须赢。

  浮云队出题比起上一局鸿雁出题的速度可是快了不少。

  俞柳走了出来对着李鸿说道:“李兄,你我二人皆是喜爱诗词之人,这第二场便定为填词如何?”

  “填词?”李鸿脑海中一闪而过这两个字,“俞兄先请。”

  填词也就是对方说出两句诗词,你负责将诗词补充完整,与对对子比较相像,但是又截然不同,对对子下联只要符合上联的排列与韵脚便可以了,但是诗词不一样,你想要填词自然要弄懂别人的残句当中想要表达的是什么,然后依照作者当时的感情,将诗词全部写出来。

  所以不仅仅是要求对手诗词的基本功,还要有超强的理解能力。

  填词也算是最难的一种比试方式,殊不知现在也有许多古代的残句流传下来,没有人能够完善。

  俞柳也不客气,将自己队伍之前商量好了的残句说了出来,至于沈武,他在比赛开始之前便已经说好,只有他们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时,他才会帮他们,否则不会出手,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提问的环节。

  “不知情字写几何,却道千千结难舍。”俞柳说完后,看着李鸿说道,“李兄,这是小弟前几日偶然得之的一首残句,还望李兄赐教。”

  偶然得之不假,但是这句诗却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而是他在西湖散步时偶然自,身旁路过的马车中听到的,当时俞柳并没有反应过来,加上马车又太快,所以俞柳只听得了这么两句。

  回家后,俞柳也曾试图将这首诗还原,也曾寻遍了古籍,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头绪,今天在这里将这几句诗说出来,既是希望能将这首诗填补完整,又是希望可以凭借着这首诗找到当时马车当中的那位女子。

  想着当时柳树成荫,微风将车厢的帘布吹开,露出了一边侧脸,让俞柳也是一怔失神,可惜等他反应过来之后,也只是剩下这两句残诗而已。

  “不知情字写几何,却道千千结难舍?”李鸿几人也没有懈怠,在俞柳给出题目之后,就围在一起讨论开来。

  而不管是台上的沈武或者是台下的封长生与王仲也对着这句诗默默思索,特别是沈武,这俞柳是是什么水平,在跟他在一起这一个月里,他怕是再清楚不过了,今日说出这样的诗,说是俞柳写的他也不会相信。

  虽然不信但是沈武也没有揭穿,低头自己默默思索了起来,人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天才的,之所以沈武与封长生几人被称作天才,不仅仅是因为封长生开了挂,更是与这份时时专研的精神分不开。

  虽然这是鸿雁队的题目,但是也不影响他自己想着。

  鸿雁队在想着答案,浮云队却是什么也没有动,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先前也说过,比赛的规则是他们自己制定的,第一场鸿雁队出题的规则是一回合只有这一道题,双方各写一篇文章,而这第二场填词的规则便是一方出一方答,答完之后另一方也出一句残诗,若是双方都答不出来,就是平局。

  一炷香的时间过得很快,特别是对认真做着某件事的人来说就更快了。

  显然这首诗并不是用几分钟就能写出来的,李鸿几人虽然想了许久,也只是勉勉强强拼出了一首诗,说是拼也算是勉强,在场的诸位都是整个杭州未来的基石,自然不需要台上的诸位评委夫子评判也知道此诗的质量如何。

  听到李鸿念出自己的诗句之后,俞柳也有些黯然,终究还是补不齐这首诗。

  不过他回头的时候看见沈武也在闭目思索,于是心里升起了一点希望,“表弟,你写出来了吗?”语气带有三分期冀。

  听到俞柳的话,沈武才睁开了双眼,张口说道:

  “沙场征战几时休,残阳老马惹人愁。

  曾记年少醉当歌,恣意百花罗扇侧。

  不知情字写几何,却道千千结难舍。

  若是当年初见时,霓裳为衣莫相辞。”

  一首诗吟完,一旁的俞柳眼睛便亮了起来,这诗与那首残句匹配非常,如果不是知道沈武才来到杭州没有几天,俞柳都认为他也见过那位女子,听过这首诗。

  沈武的声音不大,但是擂台只有这么大,对面的李鸿也听见了沈武做的诗,他们自然不会认为这是沈武几人在作秀,而真的是他自己刚刚一个人在一炷香之内作出来的。

  看着自己五人辛辛苦苦拼凑而成的诗句,再听听沈武自己写的诗,一股挫败感立刻萦绕心间,自己等人六岁启蒙,如今十余载苦读,竟然不如一位稚童。

  这一刻给李鸿的打击还是蛮大的,但是能和俞柳成为对手而且惺惺相惜这么久,李鸿的脸皮也与俞柳的差不了多少了,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不管怎么说自己几人已经成功的写出了一首诗,下面就是自己出题,到时候只要出个难句让他们答不出来,那自己等人还是有机会将比分扳平的。

  台下,王仲思索无果之后向着一旁的封长生问道:“封兄,你可有诗句!”

  虽是疑问,但是王仲的语气倒是肯定无比,正所谓术业有专攻,王仲对于诗词歌赋虽然比一般的学子好一些,但是他主要学习的依旧是各种经传史义,这作诗的本事还是封长生最为擅长。

  封长生也不谦虚,看着周围李洛儿也是一脸的期待,张口说道:

  “古亭酥雨乱如麻,才思小姐谁人家。

  不知情字写几何,却道千千结难舍。

  相思暂留惜昨日,不叫伊人思年华。

  小生此去无经年,金钗回首结发游。”

  沈武距离封长生这边比较近,加上封长生也没有刻意的压低自己的声音,所以在封长生说话之时,沈武就已经注意到他,听完封长生的诗之后,他那漠不关心的眼神有了一丝波动,随后看向了封长生这边,开口说道:“不差!”

  “什么不差?岂止是不差,表弟你实在是太厉害了。”俞柳没有注意到沈武的小动作,还以为他是在说自己,于是激动的夸奖道。

  “俞柳,你知道他是谁?”沈武从来到俞柳家之后,就没有叫过他表哥,不过俞柳已经习以为常,也不介意。

  在听到沈武的问话之后,俞柳也是将视线顺着沈武的手指看向了封长生一行人。

  若是其他的学长自然不会关注一个新生,就算是这个人已经在杭州城名声大燥,但是他们这种老生关心的却并不是什么曲水流觞之类的小会,而是向着府试做着准备。

  所以实际上封长生的名声也只是在小一届的学子圈里面流传,但是还是没有进入到成年的书生眼中。

  当然除了那些爱好诗词的人除外,就比如说曾经的鹿鸣书院小诗王徐青。

  恰巧俞柳就刚好若是徐青也从他的口中知道了封长生。

  于是俞柳看着封长生带着一丝谨慎:“他叫封长生,听说吟诗作词倒是有一手,就连徐青那家伙也不是对手,要是他也参加了这场比试那倒是有点难搞。”

  不过听到俞柳这么说,沈武倒是没有什么害怕的心思,反而有点兴奋:“果然,我没有看错人!封长生!”

  擂台上,不管沈武对封长生有多感兴趣,最终比试依旧是要开始的,刚刚一句鸿雁队成功的填好了诗词,所以该鸿雁队出题。

  依旧是李鸿,他开口朗声说道:“俞兄,我们出‘朝登雪山雪漫天,问客今夕是何年?’”

  这句诗自然也不是李鸿想出来的,而是以前看的古籍上有这两句,他此刻也只是借用而已,毕竟规则上没有说出的残句是自己想出来的,为了能赢,李鸿也算是不要面子了,而且那本古籍比较偏僻还是孤本,说是他自己想的其他人也不会知道。

  此句残句并不想俞柳出的题目那么晦涩,但是难度更甚,先是写出登山之景,但是却没有写出为何登山,这就要靠他们自己琢磨了,而后的一句问客今夕是何年?这句是在问别人还是自己?有些类似烂柯人的味道,烂柯人是一个典故名,典出南朝梁任昉的《述异记》中,最出名的一句就是刘禹锡的“到乡翻似烂柯人。”这一句,广为流传。

  而此句“问客今夕是何年?”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就连沈武也高看了李鸿一眼。

  一场比试,精妙之语迭出,让很多原本围绕在别的擂台边上的学子都来到了这里,让原本稀松的人群逐渐拥挤起来。

  所以在李鸿说出这句诗词之后,引起的震动不比其它地方小,就连评委席上的各位夫子的眼神也转移到这场比赛上。

  写诗一般人都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才会写的深刻,能打动人心,这样才是流传百世的名句,但是世上从来不缺少天才,李商隐的“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李贺的“老兔寒蟾泣天色,云楼半开壁斜白。玉轮轧露湿团光,鸾佩相逢桂香陌。”。

  他们没见过嫦娥也没有看见过月宫,但是这些诗都是千古名句,谁能说半句是非呢?

  沈武在众人的期待中退出了冥想的状态,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休息了一会才说道:

  “把酒观月月似钩,天下人家各相同。

  朝登雪山雪漫天,问客今夕是何年?

  十年思量自难忘,鸟去人归行难将。

  村前柳树鬓如霜,回首好似梦一场。

  ”

  为何登山?只为看轻回到故乡的道路,问客现在是何年,问的是时间吗?不!他是在嘲讽自己离开故乡之后,自己已经记不清楚是多久了,他问的是自己,因为自己离开了自己的故乡,所以他不管到了哪里,自己依旧是一个客人。

  自己的家在远方,这里虽然好但是依旧不是自己的家。

  十年思量,点名了时间,作者已经离开了十年了啊?这既是对上一句今夕何年的回答,又是对自己思乡之情已经溢于言表。

  就算是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十年,可是依旧不敢忘怀,鸟儿指的是大雁,大雁南飞是必然的事情,就如同自己要回到自己家乡一样,无法阻止。

  “行难将。”将要回乡的时候却有点难以落步,这也从侧面表现出作者对家乡的担忧与犹豫,担心自己见到的故乡还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吗?

  村子前的柳树依旧是原来的样子,可是自己的头发已经斑白了,站在柳树旁,回想着自己的一生,从当初年轻气盛的离村而去,站在柳树旁发誓,要干出一番大事业,到现在自己行将就木,又重新回到了这棵柳树下,好像以前的重重都如同梦一样。

  封长生在沈武念出这首诗之后就理解了其中的意思,也正因为如此,他也将这位沈武当成了自己最大的对手,不过,封长生看着身边的朋友笑了笑,如果我们在擂台上相遇,最后一定是我们胜利。

  不同于封长生的信心满满,台下有许多都是报名参加擂台的学子,不过因为现在没有抽到他们,所以现在正在观看别人的比赛,也算是了解自己未来对手的情况。

  而他们能有信心来参加,自然也不是庸才,如同封长生一般,他们自然也听懂了这首诗蕴含的意义,可以说这已经不是填词了,这句残句本来就是这首诗的一部分,没办法分开。

  所以他们在激动的同时,还在祈祷自己比赛时千万不要遇到沈武,不然的话自己干脆直接认输好了,这人太无解了。

  看着台下学子激动的表情,李鸿也自然明白自己这场比试是输了,输的很彻底,不过!

  李鸿走到俞柳身边说道:“俞兄,这次我可不是输给你,而是输给这位小兄弟。”

  虽然输了但是要李鸿向着俞柳承认自己不如他,是根本不可能的。

  俞柳听了之后,带着一脸笑意的说道:“李兄也不用太过在意,要知道他也把我虐的很惨。”

  两人对立但是也并不是敌人,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感油然而生。

ag视讯怎么刷流水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