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重生]最新列表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重生]最新列表

西瓜炒肉 着

完本免费

1.受视角晏原含着金汤匙出生,身价不菲,自带光环。可上一辈子的他偏偏坚持净身出户,凭借自己一双手,和暗恋对象打拼出了一片天地。直到死于一个炮灰设计的车祸那一刻,晏原这才幡然醒悟,恨不得拽着自己的衣领问自己为什么要操白手起家、草根出身的人设。“晏先生,听说您为了拿下这个项目决定拜访十七家相关公司——”“你误会了,是收购十七家相关公司。”暗恋对象:“我们流动资金可能不够。”晏原:“我已经买完了。”本来想暗搓搓买下来这些公司送给晏原当作惊喜的暗恋对象:“??????”2.攻视角陆温礼出生在科研世家,是个五岁就会推微积分的杰克苏型天才。可他偏偏看上了一个一无所有白手起家、痛恨啃老富二代的男人。没办法,身为杰克苏型天才的陆温礼只好隐瞒身份,在对方的公司当起了小小的技术总监。公司遇到危机。晏原:“我们需要独一无二的技术才能翻盘。”陆温礼:“我有三十九项未使用的专利,你选一个?”——我们一起说好的白手起家呢?*苏爽甜文,双向暗恋,每日晚九点更新,放心食用*1v1HE,喜欢的话求个收藏*围脖:@西瓜炒肉很好吃的===========接下来要开的文,喜欢的话可以点进右上角作者专栏收藏:《你真的不是孩子他爹[生子]》玫瑰花妖严清修炼了几百年,化形化成了一个清纯可人的美少年,在人类世界当了个轻轻松松的小编剧。但是那个和他春风一度的男人为什么总是缠着他???八卦媒体:十八线编剧严清与商界巨佬疑似关系匪浅,严清带资进组石锤!商界巨佬:你怀着我的孩子,和我一起回家调养身体,听话。严清气得把自己埋进了花盆里:这真的不是你的孩子!真的不是!!!我们族里的妖都是自己生孩子的.jpg有一种现象叫做自花授粉.jpg后来孩子出生,商界大佬眯着眼睛打量和自己没一个地方像的包子,笑容逐渐凝固。商界大佬:呵,这顶帽子我戴了,但是我必须要弄死孩子生父严清:???后来,孩子生父严清确实是被“弄死”了,但地点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28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9/30

在线阅读

1.受视角晏原含着金汤匙出生,身价不菲,自带光环。可上一辈子的他偏偏坚持净身出户,凭借自己一双手,和暗恋对象打拼出了一片天地。直到死于一个炮灰设计的车祸那一刻,晏原这才幡然醒悟,恨不得拽着自己的衣领问自己为什么要操白手起家、草根出身的人设。“晏先生,听说您为了拿下这个项目决定拜访十七家相关公司——”“你误会了,是收购十七家相关公司。”暗恋对象:“我们流动资金可能不够。”晏原:“我已经买完了。”本来想暗搓搓买下来这些公司送给晏原当作惊喜的暗恋对象:“??????”2.攻视角陆温礼出生在科研世家,是个五岁就会推微积分的杰克苏型天才。可他偏偏看上了一个一无所有白手起家、痛恨啃老富二代的男人。没办法,身为杰克苏型天才的陆温礼只好隐瞒身份,在对方的公司当起了小小的技术总监。公司遇到危机。晏原:“我们需要独一无二的技术才能翻盘。”陆温礼:“我有三十九项未使用的专利,你选一个?”——我们一起说好的白手起家呢?*苏爽甜文,双向暗恋,每日晚九点更新,放心食用*1v1HE,喜欢的话求个收藏*围脖:@西瓜炒肉很好吃的===========接下来要开的文,喜欢的话可以点进右上角作者专栏收藏:《你真的不是孩子他爹[生子]》玫瑰花妖严清修炼了几百年,化形化成了一个清纯可人的美少年,在人类世界当了个轻轻松松的小编剧。但是那个和他春风一度的男人为什么总是缠着他???八卦媒体:十八线编剧严清与商界巨佬疑似关系匪浅,严清带资进组石锤!商界巨佬:你怀着我的孩子,和我一起回家调养身体,听话。严清气得把自己埋进了花盆里:这真的不是你的孩子!真的不是!!!我们族里的妖都是自己生孩子的.jpg有一种现象叫做自花授粉.jpg后来孩子出生,商界大佬眯着眼睛打量和自己没一个地方像的包子,笑容逐渐凝固。商界大佬:呵,这顶帽子我戴了,但是我必须要弄死孩子生父严清:???后来,孩子生父严清确实是被“弄死”了,但地点和他想的不太一样——在床上。===========接下来要开的文,喜欢的话可以点进右上角作者专栏收藏:《说好的强取豪夺呢[星际]》星际时

免费阅读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

????好痛——

????烈火浓烟,晏原随着车翻了个跟头,粘稠的鲜血同他的眼眸混杂在一起,将眼前本就燃烧着的画面染得更加猩红。

????该死的!

????想到昨晚酒店走廊里,姜华清离去前那凶狠而别有意味的眼神,晏原心中悔恨难当。

????他居然死在了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手中!

????他还没有和与他冷战了几年的父母和好,还没有和陆温礼……说一声“我喜欢你”。

????意识在混沌朦胧的灼热和疼痛中沉浮,晏原闭上了眼睛。

????……

????好痛啊。

????原来车玻璃扎进心脏、汽油燃烧带来的灼热是这么难受。

????他感觉自己的头有些晕乎乎,却不是鲜血直流的痛楚,而是酒精冲上脑的感觉。他微微阖着眼,不用特意去闻,就可以闻到弥漫在四周的浓稠酒味。

????周围的人似乎都在告别,有人走上前,对他说:“晏总,多谢今晚的请客!”

????是他创立的远光公司的员工。

????晏原脑子里一个激灵,脑子还有些发晕,面前的场景却对应上了记忆里已经发生过的一幕。

????直到所有人都一一道别,酒席散场,一行人朝着酒店门口走去,晏原这才用自己喝醉了酒的脑子,浑浑噩噩间,缓缓回忆了起来。

????他重生了。

????这是……他出车祸前的一个晚上。

????晏原恍惚间,众人已经走到了酒店门口。公司的员工们纷纷上前,道:“晏总,陆总监,明天签合同顺利!”

????“咱们这次可是和业内龙头合作,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那个走过来的是之前和我们竞争这个合同的姜华清吗?”

????“……”

????晏原记得,当天下午,他们公司和姜华清的公司进行竞争,赢得了与业内龙头合作的机会,他就直接在酒店请客,犒劳员工。

????晚上,离开酒店时,他和姜华清错身而过,只看见了姜华清目光中的狠戾和怨毒。

????但是他当时醉着酒,又以为姜华清只是因为竞争输给了自己,没当回事,

????可是第二日,他却出了车祸,死在去签合同的路上。再次睁眼,却回到了车祸前晚。

????车子是突然刹车失灵的。

????晏原头昏昏沉沉的,心中却惊涛骇浪,愤恨而庆幸。

????都是他自己,非要执着于依靠自己,绝不借用家族一丝一毫,让所有人都把他当成一个无依无靠的普通人,最终居然死在姜华清这么一个没有名头的人手上!

????如果不是上天眷顾,他死的何其冤枉!

????他再也不管什么狗.屁的白手起家了!要想上天入地、翻云覆雨,身世、人脉、金钱、能力,哪个不是他自己的?

????以前的自己真是傻子。

????他看着面前的员工逐渐离开了,只剩下零星几个人还在等车。他的暗恋对象陆温礼还站在他的身边,如往常一样,一言不发。

????酒店门口,姜华清的身影越来越近。

????重生前,晏原只是和姜华清对视了一眼,没理他。

????重生后,看着姜华清怨毒的眼神,晏原突然冷笑了一声,在车祸的心有余悸、死亡的悔恨和如今的酒精作用下,他说话丝毫不留情面:“哟,这不是能力没有,就会走邪门歪道的姜导吗?怎么,竞争失败,来买醉了?”

????眼见姜华清愣了一下,随即嘴角抽了抽,恶狠狠地对他说:“你得意什么?合同没签,还不一定花落谁家。”

????晏原瞥了他一眼。

????想到这,晏原看到姜华清的脸都想吐。

????他如今头晕得很,等明日酒醒了,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心思歹毒的人。

????姜华清见晏原根本不理会他的狠话,瞪了晏原一眼,语气冲冲地道:“你等着吧,不知道从哪个山沟里来的小杂种,真以为有点成绩就可以和我叫板了?”

????晏原头也没回,正打算让他滚,身边还没离去的员工上来拦住他,低声说:“晏总,姜华清似乎有点背景,我们惹不起……”

????闻言,晏原耻笑了一声,声音更大了一些:“就他?跪着叫我爷爷,我都不认他这个孙子!”

????姜华清瞬间被他气红了脸:“你————”

????晏原侧过脸,只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笑容带着一些酒意,肆意张扬。他本来就是个暴脾气,难道还要在自己上辈子的杀身仇人面前好言好语?

????姜华清梗着脖子看了他一会,似乎是担心他们这边人多,最终还是没有走上前,大步大步地扭头走了。

????晏原知道他在想什么——等着他死呢。

????殊不知,他已经不会再犯之前错误了。

????待到姜华清的身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转过头去,看向站在另一边的陆温礼。

????男人还穿着白日里工作的西装,带着银框眼镜,在身前昏暗的夜色和身后明亮耀眼的酒店灯光中站着,身姿挺拔,双眸幽深。

????陆温礼就那样站在那里,带着一身清冷。

????真好看。

????晏原下意识笑了出来,脸颊两侧浮现出深深的酒窝。

????刚笑了一会,此刻酒意突然上来了:“操!好晕!”

????他眼前天旋地转的,脚下没站稳,就要往一边倒去。

????陆温礼十分及时地接住了他。

????分明喝了一宿的酒,他眼前地覆天翻,接住他的男人却没人敢灌,一杯酒都没喝,此刻仍旧挺直着脊背,神情平静,淡茶色的双眸一片清明。

????陆温礼扶着他,没有说话,只是迈开步子要朝停车场走去。

????晏原赶紧整个人扒拉上陆温礼,绯红的脸颊靠在对方宽大的肩膀上,醉醺醺地说:“不回去!车……不能开车……”

????男人停顿了片刻,继续往停车场走去。

????车不能开。

????晏原实在晕的厉害,脑子里只剩下这个念头,他步履蹒跚地被陆温礼扶着,继续道:“不回去!不回去……求求你了,不回去……”

????陆温礼的脚步在听到“求求你了”这四个字的时候停了下来。

????余光中,晏原似乎模模糊糊地瞥到对方镜片后的双眼,眼尾狭长,似乎带着一丝笑意。

????不可能的,陆温礼从来不笑。

????他被对方扶到了前台,迷迷糊糊地看着陆温礼不疾不徐地同酒店前台人员要了一间房。

????即便一手扶着他,陆温礼仍然站得挺直,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子清冷贵气。银色的镜框在酒店明亮的灯光下微微泛着光,将他刀削斧凿的冷硬轮廓遮挡了些许,反倒增添了些许斯文。

????看得前台的小姑娘都脸红心跳的。

????连费用都不问,陆温礼便掏出了自己的卡。

????“不行、不行!”他赶紧双手都攀上陆温礼拿着钱包的手臂,拦住了对方付钱的手。

????他隐约记得,这家酒店的单人间十分昂贵。

????陆温礼当初身无分文地和他一起打拼,连买车的钱都是他给开的奖金,干了几年还不容易有点积蓄,他怎么能让陆温礼给他付钱!

????他紧紧握着对方的手臂:“你没钱,我来付!”

????说着就往自己口袋里掏。只是他现在醉得太厉害了,站都站不稳,颠来倒去的,摸了半天,连自己裤兜的口袋都摸不到。

????一声清冽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也没钱。”陆温礼的声音像是流过石堆的清泉一般,锋利如刀,冰凉如霜,听在他耳中,却清爽舒适。

????眼看着陆温礼将卡递给前台工作人员,他自己半天却没找到自己的卡,嘟囔着:“我有钱,我其实很有钱的……”

????对方只当他喝醉了。

????夜晚的酒店反倒十分热闹,电梯中,人流来来往往的,四面的镜子都显映出晏原和陆温礼的身影,夹杂在许多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