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掌上骊珠纷纷和光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掌上骊珠纷纷和光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纷纷和光 着

连载中免费

《掌上骊珠》是纷纷和光所着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丞相之女叶骊珠生的貌美多姿,冰肌玉骨,可惜身体虚弱,直到及笄之年也污染敢上门求娶,直到某日,府上来了个男人,长身玉立,貌若天人,就是眼神太过可怕,让叶骊珠避之不及,可逐渐叶骊珠发现,只要她靠近这个男人,身子便会好上那么一些,后来,男人将叶骊珠压在怀中:“叶家小姐既然喜欢投怀送抱,不若直接嫁我可好?”

5.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9/06

在线阅读

《掌上骊珠》是纷纷和光所着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丞相之女叶骊珠生的貌美多姿,冰肌玉骨,可惜身体虚弱,直到及笄之年也污染敢上门求娶,直到某日,府上来了个男人,长身玉立,貌若天人,就是眼神太过可怕,让叶骊珠避之不及,可逐渐叶骊珠发现,只要她靠近这个男人,身子便会好上那么一些,后来,男人将叶骊珠压在怀中:“叶家小姐既然喜欢投怀送抱,不若直接嫁我可好?”

免费阅读

  叶骊珠一觉醒来时,觉得胸口闷闷的。

  她从出生时身体就不好,叶骊珠七月十五子时出生,天生阴气重,被邪祟缠身。小时候高僧说她想要活下去,最好是要出家,在寺庙里粗茶淡饭青灯古佛过一生。

  只是,叶骊珠的父亲最是疼爱她。好好一个女儿,怎么会舍得她出家当尼姑。

  三岁那年,叶骊珠的奶母一时大意,冬天晚上睡觉前忘了关窗,害她被冻了一晚上,大病一场,发烧烧到险些夭折。

  叶骊珠的父亲是当今丞相,叶丞相请了名医给她医治,勉强保住了性命。但是,在叶骊珠五岁那年,叶丞相看着她越来越虚弱的身子,再也不敢留她在家,将叶骊珠送到了明佛寺中,从此只有逢年过节时,叶丞相才见叶骊珠一面。

  叶骊珠在明佛寺中修行将近十年,再过两个月,就是她十五岁的生辰。

  最近这些天,她的身体越发不好了,她时常咳嗽,胸闷,帕子上沾染着斑斑血迹,寺庙住持说叶骊珠不肯剪发成尼,脱离凡俗,佛祖再也护佑不了她,让她早日回家,说不定能遇得上贵人。

  叶骊珠一手挑开了青色的纱帐。

  她刚刚醒来,墨发松松的散了下来,云雾一般,白色的亵 衣也是宽松散乱的,露出精致纤细的锁骨。

  叶骊珠生得极为动人,她自己并不知道,寺庙里的尼姑向来不讨论女子的容貌,但凭心而论,叶骊珠确实是个美人。

  她年龄虽小,身段却极为柔软,弱柳扶风一般,肤色如冰似雪,天然一股媚态,尤其是一双桃花眼,含着一汪春水,时时都似在诱惑别人。偏偏眉心天生一点秾丽的朱砂红,冲淡了她身上的媚意,为她添了几分娇憨。

  柔媚与天真并存,是最为致命的。

  因为身体不好,她的脸色常常是苍白的,唇瓣也是浅浅的粉,寺庙中不允许别人伺候,叶骊珠都是自己穿衣洗漱。

  她拿了一件青色衣袍,笼罩住了自己玲珑娇美的身段,坐在窗边将墨发拢起,戴上了一顶青色的小帽子。

  叶骊珠去了后山,掬了一捧山泉水洗了洗脸和手,就要回来时,她听到了两道熟悉的声音。

  “我听师父说,珠珠这个月就要回去了。”

  “珠珠回去?回哪里呀?”

  说话的这两人,是明佛寺住持悟心师太身边的两个小弟子,一个叫做清双,一个叫做清慧。

  清双道:“对了,你不知道,珠珠来寺庙的时候,你还没有出家。师父平时也没有讲过。珠珠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姐,是大官的女儿,家里可厉害,一般小官见了珠珠的父亲还要跪下呢。珠珠长到十五岁,师父要她回去了。”

  清慧知道叶骊珠平时没有什么架子,不骄矜不冷漠,虽然身体差一些,但寺庙里每个人都喜欢她,听说叶骊珠要走,清慧有些难受:“啊?珠珠要走了?我之前还说,等我化缘攒够了钱,给珠珠买一支好看的珠钗呢。”

  寺庙里人人都剃度了,唯独叶骊珠,有漂亮的长发,虽然戴着帽子看不出来,但别人都知道的。清慧还以为叶骊珠已经出家,是带发修行。

  “哼,你不是担心给珠珠买不了珠钗,而是担心珠珠走了,再也没有人月底陪你一起下山采购了,你这个胆小鬼!”清双嘟囔道,“这些年来,珠珠的大官父亲过节回来看,他还捐了不少钱,不过,珠珠的母亲倒是没有来过,我听说,珠珠的母亲还给珠珠生了一个弟弟,清慧,你觉得珠珠回家以后,会不会被人欺负啊?”

  清慧也不知道,她们向来都不在寺庙里说这些,悟心师太也不让她们讨论俗事,也就私底下说一说。

  清慧抬起了水桶,道:“回头我就告诉珠珠,如果她不喜欢家里,被人欺负了,要早早回来,我们和师父都喜欢她。”

  叶骊珠的手上山泉水未干,仍旧是湿润的,她擦了擦眼睛。

  叶骊珠每年见两次父亲,见不到两天,父亲又要回京城。至于母亲,叶骊珠来了明佛寺就没有见过的。

  父亲常说母亲身子骨不大好,不能出远门,所以十年来,叶骊珠只在梦里想想。

  她五岁就来了明佛寺,五岁之前的事情,记不太清楚,有关母亲的容貌,也记不清楚。

  父亲之前跟她提过一次弟弟,当时叶骊珠没怎么记住,如今听清双的言外之意,母亲是因为有了弟弟才不来看自己,叶骊珠心里微微有些酸楚。

  但只是一瞬间。

  没有回到家,见到自己的家人,她不能在心里随意揣测。

  叶骊珠打扫了庭院,远远就能听到琴声,是悟心师太在弹琴。

  这些年来,叶骊珠在寺庙中,琴棋书画是学习了的,都是悟心师太在教她。

  净手更衣后,叶骊珠沏了香茗送到了悟心师太的房中。

  悟心师太眉眼明澈,超凡脱俗,叶骊珠将茶放下:“师父,请用茶。”

  悟心师太点了点头:“骊珠,你也去用斋饭吧。”

  叶骊珠正要转身,悟心师太又喊了她一声:“骊珠。”

  骊珠抬眸看向悟心师太。

  “你回了俗世,就回不来了。一旦决定了还俗,就不能回头。”悟心师太道,“留下来,佛祖能保你一生平安,你若离开,生死未卜。”

  骊珠微微一笑:“师父,弟子已经想好了,弟子不想剃度出家。”

  “弟子六根未净,红尘未了,人间有债要弟子偿还,弟子不能推脱。生也好,死也罢,弟子做下决定,便无怨无悔。”

  从悟心师太的净室中出来后,阳光刚刚透过树梢落在了地上,叶骊珠抬头看向远处,远处是草木深深,鸟声啾啾。

  一只画眉鸟飞来,蓦然停在了叶骊珠的肩膀上,叶骊珠摸了摸它的背,它轻轻用喙啄一下叶骊珠的手指,又拍拍翅膀飞走了。

  叶骊珠进了斋堂,取了斋饭,坐在了清双和清慧的旁边。

  清慧不时用眼睛瞅一下叶骊珠。

  叶骊珠勾了勾唇:“清慧,看我做什么?我脸上写了字?”

  清慧道:“珠珠,你是不是要走,我有话告诉你……”

  话音未落,清双捏了清慧一下,拿了个馒头塞进清慧的嘴里,对叶骊珠道:“珠珠,你的粥要凉了,赶紧吃粥。”

  叶骊珠笑了笑,低头喝粥,她饭量小,向来都是最快吃完的。

  等叶骊珠离开了,清慧道:“清双,你刚刚为什么捏我,还不让我说话?”

  清双戳了戳清慧的脑门:“知道师父为什么给你取名为清慧不?因为你蠢,给你个慧字,是希望你能聪明点!”

  清慧被戳得眼泪汪汪。

  清双道:“珠珠快要回家了,她肯定满心欢喜,心里特别期待和家人见面,你千万不要泼冷水说人家家里人不好,疏不间亲懂不懂?珠珠也不是傻的,师父常说珠珠在我们中最聪慧,回家究竟好不好,她到时候会知道,你不要提前败她的兴致。”

  清慧道:“我没有想说那么多,我就是想说,珠珠要走了,可我允诺她的珠钗还没有钱买。唉。清双,你能不能借我两个私房钱?”

  清双:“……”

  ...

  叶辅安早早的就把事情交代给了手下的人,在皇帝面前请了几天假,说要接自己的女儿回来。

  丞相叶辅安办事能力和为人处世,皇帝心知肚明,突然听说叶辅安有个女儿,皇帝也很好奇,多问了几句。

  叶辅安最喜欢他的宝贝女儿,从叶骊珠一出生时,他就恨不得日夜看着他的女儿。

  皇帝要问,叶辅安先是谦虚了一下,之后又不动声色的将叶骊珠夸成了天上难寻地上少有的才女兼美女。

  叶家世代忠良,且都是文臣。叶辅安虽然心狠手辣,作风让部分人恐惧,但对国对民忠心不二。皇帝没有太大的作为,庸庸碌碌全靠忠臣。

  他有六位皇子,皇帝最爱贵妃,自然偏爱贵妃膝下的二皇子。最近,皇帝想废了太子,立二皇子为太子。

  但是太子势力深厚,又有拥兵六十万的秦王做后盾。皇后是秦王的亲姐姐,太子是秦王的外甥,秦王杀伐果断,威震天下,借皇帝十个胆子,皇帝也不敢废太子。

  他不敢,不等于不想。最近贵妃枕边风一吹,皇帝蠢蠢欲动,想把中立的叶丞相拉到二皇子这一边。

  “轶儿还未娶皇妃,叶小姐如此聪慧,朕倒想给他们做一门婚事了。”

  书房中并不单单只有皇帝和叶丞相,还有几位权臣。

  叶丞相笑了笑,摸了一把胡子:“臣倒是想让小女嫁给二皇子,不过小女长得好性情好,就是身子弱难伺候,不然也不会送到寺里养活。臣听闻二皇子殿下房中有几位侍妾,小女身子差,被侍妾稍微顶撞两句,肯定就气昏过去了,到时,小女若有三长两短,老臣肯定也活不下去,陪着小女一起离开。”

  听了这话,皇帝犹豫了。

  二皇子是花心了点,叶女命薄,糟蹋死了倒没有什么。

  怕就怕叶女被气死了,叶辅安这恶徒不死,反而要报复二皇子。

  另外,听叶辅安那意思,叶女若进门,其他侍妾是不能存在的,皇家最重要的就是开枝散叶,到时,皇帝最怕的是叶女身子骨弱不能生,还不让别人生,甚至和她爹联手陷害其他侍妾,让二皇子无子嗣留下。

  皇帝笑了笑道:“轶儿是个莽撞的,既然叶卿如此看重爱女,朕也不舍得这么好的女儿被轶儿糟蹋了。蜀地进贡了一些绸缎,等下叶卿带去给叶小姐。”

  叶辅安从上书房出来,红光满面。他的宝贝女儿岂能给赵轶糟蹋了?

  他只是夸夸自己的女儿,炫耀一下,他叶辅安的掌上明珠,岂是旁人想娶就能娶的?

  叶骊珠在傍晚收到了父亲的来信。

  叶辅安的字体仍旧那般潇洒,龙飞凤舞,这些年来,叶辅安给叶骊珠写了几百封信,每一封信,叶骊珠都精心保存着。每一封信,她都读了很多遍。

  可惜母亲从未给叶骊珠写过信,叶骊珠曾多次梦见母亲,但是,因为两人太久太久没有见面,哪怕梦到,叶骊珠也看不真切母亲的脸。

  叶骊珠细细看了父亲写的信。

  等到明天,父亲就要接她回家了。

  叶骊珠已经忘了叶府是什么样子,对于家,她心里有几分陌生。

  天色一点一点的黑了,叶骊珠本来打算吹灭油灯睡觉。门突然被敲了两下,叶骊珠将信收了起来:“进来吧。”

  清慧拉着清双走了进来:“珠珠。”

  叶骊珠站了起来,给她们倒了两杯茶:“这么晚了,你怎么怎么没有去睡觉?”

  清慧道:“师父说,你明天就要回去了。”

  叶骊珠在明佛寺这几年,其实过得很好,悟心师太很照顾她,清慧和清双也对她很好。

  她要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叶骊珠也很舍不得她们。

  叶骊珠握住了清慧的手:“别难过,我还会回来看你们,哪天你们想去京城看看,直接来我家就好。”

  清慧眼圈儿一红:“可是……可是我们想天天见到你,珠珠,你走了,再也没有人陪我们弹琴,我晚上做噩梦了,和谁睡在一起,我被师父罚抄经,也没有人替我求情帮我一起抄了。”

  叶骊珠把清双的手按在了清慧的手背上:“不是有清双在吗?”

  清慧道:“清双晚上睡得像头猪,才不会安慰我陪我,她也总是被师父罚。”

  清双“啪”的一声在清慧手背上打了一巴掌:“讨打!”

  叶骊珠揉了揉清慧的手背:“别难过,我会给你们写信的。”

  清双道:“珠珠,你明天就放心回家吧,我们想你了,肯定会找你,师父也舍不得你,不会不看你。”

  叶骊珠点了点头。

  清双推了清慧一下:“快把你买的珠钗拿出来。”

  清慧从袖中摸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子:“珠珠,这是我们送你的礼物。”

  叶骊珠接了过来,在清慧眼神示意下,她把盒子打开了。

  里面是一根珠钗,钗身是银质,钗头是珠花,很小巧精致。

  “我们没有头发,你有头发,珠珠,明天你梳头发时戴上吧,肯定很好看。”清慧的眼睛亮晶晶的,“我们早就想送你了。”

  叶骊珠轻轻抚摸着珠钗,点了点头。

  等到清慧和清双离开了,叶骊珠将珠钗妥善放好,才拿了帕子,抑制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雪白的帕子上沾染了点点血迹,叶骊珠抿了抿唇,吹灭了灯火,躺在了床上。她的身子越来越弱了,有的时候一睁开眼睛,就觉得眼前黑影重重,好像有什么肮脏的东西在包围着她,吞噬着她的生命。

  叶骊珠觉得,自己哪怕回到了家里,也活不了太久。

  可是,无论如何,她都是要回去的。

  叶骊珠想念自己的父亲母亲。

  第二天,叶骊珠照旧更衣洗漱,等她从斋堂里吃过饭出来,一名小尼姑过来,对叶骊珠道:“珠珠,你的父亲来了。”

  叶骊珠跟着小尼姑去了前边。

  叶辅安四十多岁,身形高大魁梧,身处高位,却不见威严气度,反而和蔼可亲,见人就露三分笑容,他穿着一身绛紫色的锦服,头戴紫金冠,在清素的佛堂中格外惹眼。

  叶骊珠踏进了门槛,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爹!”

  “骊珠!”叶辅安上前几步,赶紧按住了叶骊珠的肩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宝贝女儿,你又长高了,长成大姑娘了!”

  叶骊珠的唇角微微上翘,重重点了点头:“嗯!”

  悟心师太也过来了,她看了叶骊珠一眼:“东西可收拾好了?”

  叶骊珠道:“已经收拾好了。”

  “那就离开吧。”悟心师太双手合十,指间挂着一串佛珠,“早早下山,早早到家。”

  叶辅安拍了拍叶骊珠的背:“骊珠,给师父磕个头,师父照顾了你这么多年。”

  叶骊珠跪了下来,给悟心师太磕了三个头:“骊珠谢谢师父近十年的教诲。”

  父母不在身边,是悟心师太教她读书写字,教她明辨是非。父母给她血肉,对她有生恩,悟心师太对她有养恩。

  悟心师太叹了口气:“骊珠,起来吧。”

  站起来后,叶辅安扶着叶骊珠的手臂,将她带走了。

  轿子就停在外边,叶辅安生怕叶骊珠坐得不舒服,这是八人抬的轿子,等下了山再坐马车。

  坐在了软轿中,犹豫了一下,叶骊珠问道:“爹,我娘的身体仍旧不怎么好吗?”

  叶辅安的神色黯然了一下。

  这件事,他瞒了叶骊珠八年,也不能再瞒下去了。

  叶辅安道:“骊珠,你娘她……她早就不在了。”

  “什么?”叶骊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么多年来,到寺庙中看望叶骊珠的只有叶辅安,叶骊珠曾经也暗暗想过是不是母亲嫌弃自己了,不想要自己了,但这个念头只是出现一瞬间就被打消了,如今,叶辅安告诉她,她的母亲早就不在了,一时间,叶骊珠有点接受不了。

  她口中一股腥甜之气,赶紧用帕子捂住了唇,看向叶辅安:“爹,你说什么?”

  叶辅安也察觉出了叶骊珠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本来不打算告诉叶骊珠的,可很多事情,他瞒得了一时,却瞒不了一世。

  况且,叶骊珠的母亲姜氏已经过世八年多了。

  当时叶骊珠年纪小,叶辅安怕她承受不住,如今叶骊珠要回家,哪怕叶辅安不告诉她,也会有人告诉她这个消息。叶骊珠也应该知道她母亲的事情。

  叶辅安道:“当初,你离开的时候,你母亲就怀了你弟弟,生产的时候,你弟弟保住了,你母亲却……”

  叶骊珠的眸子蓦然睁大了。

  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母亲也去世了这么长时间。

  但是,她直到现在才知道!

  叶辅安抬手擦去了叶骊珠的眼泪:“骊珠,你别哭,你是你母亲生的,她怎么可能不念着你,生完你弟弟,你母亲大出血,口中还念叨着你的名字,她说她出了好歹,不要我告诉你,你向来孝顺,听说她没了身子肯定撑不住……”

  叶骊珠整个成了泪人儿,哭得说不出话来。

  等叶辅安哄着女儿睡过去了,天色已经擦黑。

  这里距离京城还很远,要在客栈住一晚上。

  叶辅安叫了一名身高体壮的婆子来将叶骊珠抱进去。

  车马已经停了下来,天色将暗,叶辅安的侍从进了客栈,要店小二准备房间,不出片刻,侍从出来了。

  “老、老爷,客栈所有的房间都被包了,闲置的房间有是有,就是不准人入住。”

  叶辅安看了一眼叶骊珠,叶骊珠哭得眼圈儿红红的,肿得像桃子,肤色莹白如玉,娇娇弱弱,他带着这般可爱的女儿,自然不可能让女儿受委屈。

  叶辅安冷笑一声:“谁把客栈包了?”

  他堂堂丞相,两朝元老,皇帝都给几分面子,太子以外的皇子见了他都恨不得贴上去拉拢,叶辅安倒是看看,究竟是哪家的人这般大胆,居然敢不让他入住。

  侍从小声道:“是秦王……”

  叶辅安吹胡子瞪眼:“秦王的人敢将我拒之门外?”

  侍从道:“不是秦王的人,是秦王,店小二说是秦王入住,老爷,秦王怎么要来京城?”

  叶辅安瞬间愣住了。

  秦王要来京城?

  什么时候的消息?

  都要到天子脚下了,为什么没有人通知他?

  假的吧?

  叶辅安叮嘱了婆子几句,让她好生看着小姐,自己进了客栈。

  ...

  门被敲了两下。

  提骁放下手中的笔:“进来。”

  一名身形高大着戎装的中年将领推门而入:“殿下,叶丞相接女回京,晚上要在此留宿一晚,您现在下去?”

  灯光晕黄,从将领的方向看去,不远处的男子墨发微散,一双凤眸上挑,深不见底,天然带着几分冷意,让人不敢细看。

  不出一刻钟,提骁下了楼梯,叶辅安等候已久。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叶辅安本来以为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秦王应该是个莽夫,如今一看,秦王身高九尺,面容俊朗,因为身处高位,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尊贵气度,倒是将京城一众贵公子给比下去了。

  叶辅安一拱手:“秦王殿下。”

  提骁皮笑肉不笑的道:“叶丞相,久闻大名。”

  说实话,提骁对叶辅安并无好感。当今皇后,是提骁的亲姐姐,太子殿下是提骁的亲外甥。太子出身高贵且正统,叶辅安极其手下一众文臣,却从不偏向于太子。

  当然,叶辅安也不偏向别人。

  叶辅安道:“爱女常年居住在外,本相要接她回家,天色将晚,不得不在这里住一晚上,秦王殿下,听闻客栈被你包下了……”

  提骁狭长凤眸微微眯了起来。

  叶辅安居然有个女儿。

  太子恰好未成婚,提骁向来偏爱他这个聪慧听话的外甥,若是叶女品貌过得去,年龄差不多,倒可以做一门婚事。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