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医妃定天下唐可心夜澜绝番外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医妃定天下唐可心夜澜绝番外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陌下悠竹 着

连载中免费

由作家陌下悠竹所着的穿越古言作品《医妃定天下》主角是唐可心和夜澜绝,小说讲的是唐可心本是特殊高层的秘密军医,在执行任务时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被下药的唐府小姐,还惹上了不该惹的夜澜绝殿下,经过一系列波折后夜澜绝终于把唐可心娶到手并准备一番折磨她,却未曾料到.......

31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9/04

在线阅读

由作家陌下悠竹所着的穿越古言作品《医妃定天下》主角是唐可心和夜澜绝,小说讲的是唐可心本是特殊高层的秘密军医,在执行任务时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了被下药的唐府小姐,还惹上了不该惹的夜澜绝殿下,经过一系列波折后夜澜绝终于把唐可心娶到手并准备一番折磨她,却未曾料到.......

免费阅读

  热,很热,让人发狂的燥热,混杂着难以控制的冲动,流窜过全身,她的娇躯不受控制的轻颤。

  痛,很痛,头似要裂开,硬生生的撕裂着每一根神经,狠狠吞噬着她本就模糊的意识。

  地狱般的毁灭,似要将她淹没,让人逃无可逃。

  纵是如此,唐可心还是第一时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是什么情况?她明明在执行任务?怎会变成这样?

  很明显,她是被下药了?

  她,某特殊高层的秘密军医,着名的心理博士,能给她下药的人还真不多。

  “人虽傻了点,一张脸还是看的过去的,今晚你就好好享受吧。”门外突然有脚步声传来,

? ? ? ?声音虽然极力压低,还是传进了唐可心的耳中。

  虽还未完全弄清是怎么回事,只是,这一句话,便让唐可心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唐可心知道,此刻,她必须自救。

  只是,此刻头痛的厉害,身体也更加难受,而且全身使不出半点的力气,爬都爬不起来,更别说逃离。

  这药实在厉害。

  手胡乱的撑着,挣扎着想要起身,有心却无力,不过,唐可心感觉到自己好像按到了什么东西。

  就在房门被推开的那一刻,床突然塌了,床塌了,塌了!

  然后,唐可心直直的坠下,坠下!

  在她坠下的那一瞬间,床闭合,恢复原状。

  落地的那一刻,并没有预料中的疼痛,只是落点有些不平,唐可心眯眼,她压着的似乎是一个人。

  通过触觉的感知,可以确定此刻她压着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男人的气息带着几分冷冽,却有着一种让人沉醉的独有的味道,充斥着她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

  唐可心望向他,醉眼迷离,光线不明,看不清,人却迷乱,身子不受控制的轻颤,体内遽然涌动着一种疯狂的渴望。

  仿若在沙漠中挣扎了几天几夜濒临枯竭的人,突然看到一片绿州,宛若天堂的救赎,致命的诱惑瞬间渗入进她每一个细胞。

  “恩。”唐可心情不自禁的轻吟出声,强撑的意识,在那一刻瞬间的瓦解,崩溃,

? ? ? 她低头,炽热的唇就那么吻向身下的男人,吻在他的颈窝处。

  男人僵住,黑暗中看不出表情,只是冰封千里的寒气却瞬间漫开,充斥进每一寸气息,刹那间聚起毛骨悚然的杀意。

  这个从楼上跌落的女人竟然该死压在他的身上,而且还强吻了他?

  若非刚刚解去身上的毒,此刻不能动,他定要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碎石万段。

  只可惜此刻的唐可心感觉不到危险,她只知道这般的靠近,让她的身体不再那么难受,

  男人的身子明显的僵滞。

  “乖,别怕。”恍惚中,一道声音略略模糊的传开,辩不清是谁的,半醉半醒中,

? ? ? ?唐可心感觉到一只大手钳在她的腰间,似要将她纤细的柳腰折断。

  哼,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此刻,她竟然还能不怕死的要求某被强的男人怜香惜玉,胆的确够肥的。

  若非此刻男人不能动,钳在她腰上的手已用了他全部的力,她只怕灰都不剩了。

? ? ? ?下一刻,她的手突然在男人腰眼处用力按下。身为医生,对付这样的事情,她还是有办法的。

  此刻的唐可心意识早就模糊

? ? ? ?若非此刻中毒,打死她,她都不会也不敢这么做。

  ? ?唐可心满意的笑了,笑的春风荡漾,笑的妖艳妩媚,笑的得意

  男人却沉了脸,眸子中的杀意疯狂肆虐,纵是在这黑暗中,那目光都能瞬间的将人凌迟了。

  不过,那杀意对此刻的唐可心并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她的香舌带着几分试探滑入他的口中,

  更何况现在的他,毫不抵抗力。

  唐可心很佩服自己,在这般的疯狂中,竟然没有累晕,昏死过去。

  待他停下,药已散去,她恢复了清醒,也瞬间让自己冷静,她必须尽快离开。

  黑暗中,她摸索着拿过衣衫,想要穿上,却发现手中的衣服有些奇怪,不过,好在还算勉强的穿上了。

  “想走?”只是,她下了床,脚刚落地,还不曾迈开,一道阴沉沉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

  那声音不高,却冰寒刺骨,危险窒息,如同来自地狱最深层的催命符,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惧。

  黑暗中,唐可心不曾回头,却清楚的感觉到他直射而来的目光,

? ? ? ?那目光中有着狠不得将她立刻凌迟千片,然后再挫骨扬灰的杀意。

  向来冷静,多年来已不知害怕为何物的唐可心此刻竟然硬生生僵住,后背凉飕飕的惊寒。

  唐可心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是真的想要杀她。

  唐可心唇角轻扯,就算是她误闯了他的房间,先前有那么一点点的强他的意思,

? ? ? ?但是,这种事情吃亏的终究是女人吧,她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还亏了他?

  更何况最后还是他主动,一次一次狠狠的要着她,而且这个男人还咬伤了她的肩膀,到现在,她肩膀还痛着呢。

  吃干抹净不认帐就算了,何必绝情的要杀她。

  不过,想杀她,怕是没那么容易,唐可心身子未动,手却暗暗握紧,他若动手,她便……

  只是,等了片刻,身后却没有动静,带着些许疑惑,唐可心缓缓转身。

  对上他那冰封千里却杀意肆虐的眸子,冷静如她,仍却惊的心颤。

  从不知,一个眼神竟能有这样的威力,她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而且很危险。

  此刻,他坐在床上,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她,不过,却并没有动。

  这般明显的杀意,却不动手,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此刻的他,不能动。

  唐可心唇角微瞥,松一口气,什么嘛,害她虚惊一场。

  正如唐可心所料,他此刻的确不能动,刚刚突然起身,导致气血逆涌,不过,纵是如此,

? ? ? ?此刻他全身散出的气息仍就让人心惊胆颤,不敢靠近。

  看到他满身的杀意,狠不得立刻将她碎石万段,却又偏偏不能动,唐可心的唇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

  “恩,就这么走了,的确不厚道。”唐可心望着他,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声音因着刚刚的疯狂明显沙哑。

  这个男人要杀她,被他吓的虚惊一场,就这么走了,可不是她唐可心的风格。

  她唐可心从来不记仇,因为有怨有仇,她当时就报了。

  而且,她向来最是善解人意,让他一人唱独角戏,她还真真过意不去,所以,她决定要好好配合他。

  男人死死的盯着他,寒意冰封,杀意更浓,却也略略隐过一丝意外。

  “虽然,你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不过刚刚毕竟辛苦了一场,所以,多多少少总是应该给点的。”

? ? ? ? 她唇角的笑不断漫开,态度却更是认真且带了几分郑重。

  黑暗中,他看不见她脸上的笑,却能够清楚的辩出她声音中那该死的轻快。

  该死的女人。

  “女人,你在找死!”瞬息间,他的眸子遽然眯起,狠狠的盯着她,

? ? ? ?聚集的杀意毫无遗漏的劈在她的身上,似要将她剥了皮,抽了筋,剔了骨,然后再挫成灰。

  唐可心相信,若是这个男人能动,肯定就那么做了。只可惜,此刻他动不了。

  所以,唐可心不怕他。

  手比心快,唐可心的手似下意识般的伸进腰间的一个荷包,摸出几块零碎的东西。

  望着自己摸出的东西,唐可心愣了愣,这貌似是一些碎银子。

  什么时候,这二十一世纪也用银子了?而且,她腰上竟然挂了个荷包?

  对上他杀人的目光,唐可心来不及细想,不管是钞票还是碎银,对于此刻她要做的事情似乎并没有影响,所要的结果都一样。

  “这些碎银是赏你的,这可是你辛苦所得的卖身钱,一定要拿好了。”

? ? ? ? 唐可心将碎银放在他的手中,很是体贴的交待完,然后潇洒的转身,向外走去。

  “女人,你最好别落在我手里,否则……”死死盯着她的背影,男人牙齿狠咬,

? ? ? ?咬牙切齿的狠绝中隐着阵阵嘶磨声,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真敢……”

  “放心,不会有那一天的。”唐可心的回答肯定而自信。

  以她的身份,她的能力,只要她不想,没有人能够找到她。

  中毒是一个阴谋,遇到这个男人却是意外,刚刚对他的捉弄亦是因他起了杀意,就只当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不过,这一切过后,将不留任何痕迹。

  只是,她不知道,天已变了,她已不再是二十一世纪那个血雨腥风中仍就能够全身而退的唐可心。

  而她更不知道,刚刚她亲自放在男人手中的几块碎银中,还有一个其它的物件,上面刻有特殊的标记。

  不会有那一天?望着他离去的方向,他怒极反笑,很,很好,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如何逃的掉?

  就算是掘地三尺,他也定要将那个女人挖出来。放眼天下,他要找的人怕是还没有找不到的。

  突然感觉到手中碎银中的异样,他眉角微扬,唇角一点一点缓缓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幽魅入骨却更让人心惊胆颤。

  出了房间,望着眼前的景物,唐可儿有片刻的茫然,这儿?貌似是一个寺院。

  寺院?她为何会在寺院?而且这寺院之庞大,之华丽是她以前从未见过的。

  唐可心有些蒙,侧目回望刚刚的房间,想起刚刚那个男人,突然感觉到一股阴冷冷的诡异。

  不敢过多停留,她急速迈步离开。

  “小姐,你又跑哪儿去了?吓死冬儿了。”不知走出多远,一个迎面扑来的身影,让唐可心硬生生的止住了步子。

  “小姐,小姐,终于找到你了。“来人喜极而泣,当场就哭了。

  “先回去。”虽还没完全弄清是怎么回事,但是唐可心已经意识到整件事情的不寻常。

  冬儿愣了愣,似有些回不过神,小姐刚刚的样子?

  不过却并未多问,而是带着唐可心回了房间。

  进了房间,看到房间内的摆设,再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唐可心知道这件事情真的严重了。

  而更严重的是,她感觉自己的脑中似乎多了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不会是诡异的穿越了吧?

  脑中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唐可心一点一点的理顺,大略的也能弄清是怎么回事了。

  看来她是真的穿越了,而她穿越过来的这副身体跟她同名同姓,模样也是一样的,

? ? ? ?只不过,这副身躯的原主人平时里痴痴傻傻的,疯疯癫癫的,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一个傻子。

  她一个特殊高层的秘密军医,一个心理博士,竟然穿越到一个痴傻儿身上,也真是醉了。

  唐可心突然想到刚刚那个男人,若这儿不是现代,而是古代,那?

  那冰封的寒气,那噬骨的杀意,再加上那强大的气势,足以让她明白,

? ? ? ?刚刚她惹的男人不简单,绝对是一个厉害、危险的人物。

  她刚刚还狂妄嚣张地对他说,他绝对找不到她,但是现在的情形,显然不是那么回事了。

  在这个以男人为尊,身份、地位决定一切的社会里,像他那样男人的应该是叱咤风云、无所不能的。

  这么痴痴傻傻的一个小女子惹了那种男人的后果……、

  她真的有些不敢想了,或者等不到天亮,她就有可能被他剥皮抽筋,挫骨扬灰了。

  一时间,她只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寒。

  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忠心的丫头见她一身狼狈,发丝散乱,

? ? ? ?急的眼泪直冒,乒乒乓乓的话语如倒豆子一般。

  “停。”唐可心喊住她,“你,现在去睡觉,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说,我想静静。”

  纵是冷静如她,一时间都无法接受这突然的荒谬的诡异的变化。

  所以,她要静静,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丫头对她忠心,她也不想过多的去隐瞒,毕竟来日方长,最是身边的人,也瞒不了。

  冬儿怔住,双眸圆睁,一脸的惊愕与不解,小姐怎么好像突然不一样了?

? ? ? 心中疑惑如泡泡般冒出,只是小姐不让问,她不敢问。

  夏日里,经过刚刚的疯狂,身体实在不舒服,只是此刻在寺院中,又是这个时辰,唐可心只能简单的清洗了一下。

  碰到肩膀上被那个男人咬的伤口,仍感觉一阵疼痛,他咬的的确够狠,伤口很深,还渗着血。

  她虽是医生,这儿什么都没有,也不好处理伤口,只是简单的清洗了一下,

? ? ? ? 其实这点伤对她而言实在不算什么,好在是人咬的,不是狗咬的,不用打狂犬疫苗。

  躺在床上,唐可心思来思去,想的不少,离开,万万不行,她现在一旦离开,

? ? ? 就算她以前是个傻子,那个男人也会第一个怀疑她,相反,她只要按兵不动,目前的这个身份倒是一个不错的掩护。

  就她先前的表现,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痴傻小姐的身上,看来她刚刚的无意之举倒是帮了她大忙。

  想明白了,唐可心便决定顺其自然,随遇而安,以不变应万变,万一有什么情况再见机行事。

  折腾了一夜,实在累了,唐可心迷迷糊糊中还是睡着了。

  “小姐,快起床了,太子下令所有人速速赶去禅堂,慧圆大师讲法马上就要开始了。”

? ? ? ?天已大亮,冬儿见自家小姐还没起,有些急了。

  唐可心眉角微蹙,这儿是玉禅寺,今日慧圆大师在寺中讲法,虽说慧圆大师讲法一事十分隆重,

? ? ? ?但是这一大早的太子亲自下令??

  既然是太子亲自下令,自然不能耽搁,这个时候,她万万不能做例外特殊之人。

  好在,唐可心去的并不是太迟,走到禅堂外刚好遇到其它几个小姐,几个小姐看到她都是一脸的讥讽、嘲笑。

  唐可心并没有理会,只是,刚一走进禅堂,便感觉到气氛不对。

  唐可心缓缓向前,看到禅堂中间摆了东西,虽然用布遮了,唐可心只需一眼便能辩出那是一具尸体。

  唐可心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所有人都到齐了吗?“坐在正中间的男人缓缓出声,声音一出,自带了一股震慑全场的威严,整个禅房瞬间静了下来。

  “回禀太子,都到齐了。“站在一侧的侍卫恭敬回道。

  “恩。”太子应着,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四周,目光看似随意,却偏偏透着一股似能穿透人心的犀利,

? ? ?“昨天晚上,住在东厢二楼第二个房间的林公子意外死亡,事关人命,所以,在慧圆大师讲法之前要查清此事。”

  唐可心眼角轻跳,东厢二楼第二个房间,那不就是她穿越过来时所在的房间!

  后来她无意间按到机关,掉到了一楼。

  二楼的人怎么会死了?

  昨天晚上一楼的那个男人是谁,她不知道,也不敢去查,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咬牙切齿,

? ? ? 狠不得直接将她撕裂的样子她可是记的清清楚楚。

  此刻那个男人肯定布下了天罗地网要抓到她,她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自投罗网。

  唐可心有百分之百的理由相信,此事是针对她的,要不然,也不必聚集了所有人在禅堂彻查此事。

  唐可心猜想,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极有可能就在禅堂中,怕是正在暗中观察,撑控着一切。

  看来,那个男人比她想像中的更危险,看来,她真惹了一个不能惹的人。

  若是如此,她能否躲的过?纵是冷静如她,此刻都忍不住的心惊。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