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她酒窝里有酒王三九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她酒窝里有酒王三九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王三九 着

连载中免费

《她酒窝里有酒》是王三九所着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天才导演陆未修年纪轻轻,便拿奖无数,在圈内也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被他捧红的女明星不计其数,最近陆导又有新戏要上,大家纷纷观望女主角会是谁,陆未修却突然宣布他下部电影女主是十八线小网红辛九,自此引起轩然大波,有记者采访他:“您和辛小姐是什么关系?”刚刚将某人在家中吃干抹净的陆导面不改色的回答:“不熟。”

5.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8/20

在线阅读

《她酒窝里有酒》是王三九所着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天才导演陆未修年纪轻轻,便拿奖无数,在圈内也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被他捧红的女明星不计其数,最近陆导又有新戏要上,大家纷纷观望女主角会是谁,陆未修却突然宣布他下部电影女主是十八线小网红辛九,自此引起轩然大波,有记者采访他:“您和辛小姐是什么关系?”刚刚将某人在家中吃干抹净的陆导面不改色的回答:“不熟。”

免费阅读


  屋内光线昏暗,辛九只能辨认出男人影影绰绰的身形。

  他站在墙角,一只手撑着墙面,另一只手握着她的腰身,低头,下颚埋陷在她的颈窝,哑声问道:“要继续吗?”

  继续?

  继续什么?!

  被困于男人臂弯间的辛九微怔,灵鹿般的瞳眸懵懵地望着他。

  她唇上,脸颊都是刚才被他吻下的气息,大概因为醉酒,吻得又重又凶,以至于两人都尝到舌间的血腥味。

  一阵寒风吹来,辛九感觉到自己的棉衣里也窜入一片凉意。

  男人的指尖寒凉,乍然试探,冻得辛九不由打了个喷嚏。

  【世上没有只想单纯接吻的男人————鲁迅·没说过】

  …………

  “阿嚏——”

  辛九是被冻醒的。

  摸了摸露在礼服外的肩膀,她倒抽一口凉气,环顾前方,看到密密麻麻的座位椅和炫彩夺目的LED灯。

  这是一年一度为众明星冠头衔的颁奖现场。

  好友安晨晨坐在辛九的旁边,和众人一样目不转睛盯着前方的颁奖仪式。

  台上主持人正按照手中的提示牌,一步一步地将节目进行下去。

  能在这里睡着,怕是只有辛九一个人。

  辛九对于这种场合兴致缺缺,是安晨晨强行拉她过来凑热闹,美名其曰带她见见世面。

  颁奖过程十分无聊,辛九在梦中见了世面。

  想起过于真实的梦境,她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唇,上面仿佛仍然遗留男人印下的痕迹。

  他滚烫的呼吸以及冰凉的手指,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啊啊啊啊——”

  辛九的思绪被安晨晨的叫声打断,只感觉胳膊被人抓住,安晨晨按捺不住道:“我居然看见陆导了。”

  颁奖现场以一线男星女星为主,其他人出现的镜头很少,以至于不打算出现的男人偶尔露面,遭到底下众多女孩惊讶的尖叫。

  每天靠舔屏而活的安晨晨不是第一次这样失态。

  辛九看着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几乎快将她掐出血来,脸色一黑:“能把你的爪子拿开?”

  安晨晨:“你刚才看到了吗,只有0.01秒的镜头,简直帅爆。”

  辛九:“你再不拿开,我就说他丑,又老又丑。”

  倏地,安晨晨捏着辛九衣袖的狼爪默默挪开。

  哎,有个不追星的姐妹,很难体会这种激动万分的心情。

  饶是安晨晨向辛九安利数遍,辛九依然无动于衷,她对这个据说粉他比粉纸片人还艰苦的高冷导演,不感兴趣。

  现在是晚上十点,辛九困意再次袭来,双眼皮正打架,只听见旁边的安晨晨一边骂,一边情绪激动地在手机上扣字。

  估计又为自家爱豆撕起来。

  辛九见怪不惊,瞥一眼过去,果然看见几行字——

  【我日你个向日葵】

  【鼻头上插两根葱装起象来了。】

  对方被骂得先是一懵,在反应上就输上几分,迟疑了会才扣住几个艰难的字眼:【nmsl。】

  安晨晨:【老子一螺旋巴掌把你狗脸拍下来扔油锅里炸得你亲妈不认识。】

  辛九:……

  这战斗力不是盖的。

  安晨晨长相秀气,蓄着利落齐耳短发,圆眼圆脸,额头饱满,不开口说话就是大人嘴中不是很漂亮但长相恬静的女孩子。

  谁能知道她骂起人来不要脸不要命。

  没多久,对方被怼得下线了。

  辛九充当一回和事老,按住安晨晨打算继续扣字骂人的手,问:“怎么了?”

  提起这事,安晨晨冲天的火气难以停歇,“林惜微这个逼又花钱买热搜了,买了就买了,还他妈带着陆导一起,她粉丝更是自我高朝了。”

  辛九不太关注娱乐圈的事情也知道林惜微这个人,她的名字等同于流量。

  今晚上台把最佳女主奖领走的女明星就是她。

  安晨晨把吵架内容给辛九看。

  无非是粉圈掐架,各自护着各自的爱豆,因为人数众多,分不清水军还是自家人,只要意见不合,直接开骂就行。

  “要不是陆导粉丝多数圈地自萌,那女的早就被口水喷死了。”安晨晨气呼呼地道。

  …………

  颁奖结束后已经十一点往后,外面天色黑透,几颗稀稀落落小星星无趣挂在远边。

  辛九她们走的特殊通道,运气好可以捕捉到艺人要签名,再不济也能近距离观看。

  这里的贵宾票不好拿,还是安晨晨厚着脸皮和公司负责人要到两张,负责人的意思也明确,让手底下签的两个小网红去见见世面,万一被人看上呢。

  五个月前,辛九成了直播平台一个小主播。

  她没接触过这些,一开始只是坐在摄像头前看弹幕,不怎么说话,观众很少。

  人气开始增长是因为她一天穿了民族风长裙,和同期女主播PK,一下子杀到前三名,将汉服和洛丽塔小姐姐们比下去。

  可惜辛九不爱经营管理,不搞线下活动,更不许诺多少关注量发福利,导致先前给她刷火箭飞机的土豪们都被隔壁扭屁股的胸妹妹哄走了。

  人气降下来后,辛九被安排和吃播安晨晨在一起搭档。

  一方清纯柔美,一方阳刚中性,搭配在一起的效果出乎意料的不错,两人关系跟着亲近起来。

  “王总的意思呢,就是想让你去各大导演跟前冒个泡,没准就被捡走了。”安晨晨踮起脚尖四处张望,语重心长地拉过辛九的手,“你看看栏杆那边,都是知名导演,咱们过去看看?”

  大导演哪有安晨晨说的那么简单,说看上就看上,人家周围全都是年轻貌美的女性,更有一二线女星围绕,何况他们都在栏杆那边,隔着大玻璃墙呢。

  辛九心不在焉地扫视一眼,不经意地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

  那些人中,有陆未修,以及刚颁完奖的林惜微。

  林惜微和陆未修似乎在谈事情,不知道说什么,林惜微眉飞色舞,时不时用手拨弄头发。

  辛九由刚才的漫不经意,逐渐产生好奇心,想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被栏杆拦在外面的不少人是林惜微粉丝,看见林惜微和陆导在一起,心情激动,尖叫声堪比车祸现场。

  “微微好美,微微别和陆导在一起了,和我在一起吧呜呜。”

  喊声大了,反驳声同样高升:“瞎几把凑什么CP,恶臭粉圈看什么都能看出一部电视剧。”

  这一声被主人翁林惜微听见了,倒没有发火,依然保持得体的微笑,找到自己的粉圈后,朝她们挥了挥手。

  这一挥,把粉丝们的心搅得无法安宁,更加大声地呼喊林惜微的名字。

  “万人血书,求你们原地结婚吧!!!”

  林惜微的粉丝们几近于疯狂,恨不得他们当场牵手接吻宣布关系。

  偏偏,陆未修对待林惜微,和对待其他艺人一样,保持一定的距离,吝啬着笑。

  辛九起先小心偷看那两人,发现人群众多,她就算明目张胆地看,也未必被发现,于是胆子大起来。

  不知是不是她的目光太理所当然,突然,原本视野不在这边的陆未修突然抬头,和她视线对上。

  毫无预兆地,辛九撞入男人翻墨般的瞳眸中,眼底如幽邃深井,看得她不由得心虚。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不论侧颜还是正颜,都是绝杀中的存在,挑不出刺的五官深刻明朗,举手投足间是让人难以觊觎与睥睨的气质。

  矜贵优雅到窒息。

  “那个不是陆导吗,天啊,他居然在看我!!!”

  安晨晨突然的开口,让辛九收回缭乱的心思。

  “是吗。”戴上墨镜的辛九随口一应,“人家旁边有女伴的,怎么可能看我们……”

  话没说完,她的胳膊被安晨晨拽住:“真的,他真的在看这边,那个什么林惜微在叫他都被他忽视了,我靠,他该不会被我天大的魅力吸引了吧。”

  这一句,俨然引起微粉的公愤,不约而同地,仇恨的目光瞪过来。

  辛九没注意这边,她只看见那边的陆未修和保安队长说了几句话,过了一会儿,便有穿着制服的人来清理现场,驱散人群。

  保安下场,林惜微粉圈抱团的人只能散开。

  她们无法再聚集在一起尖叫,场子顿时消停不少。

  少了那些人的喧嚣,其他艺人的粉丝也方便和偶像打招呼。

  安晨晨忍不住骂道:“林惜微真的恶心,出道以来一直蹭热度,人家陆导身家清白零绯闻,压根就懒得搭理她,她非要仗着自己有点流量,硬带动粉丝去扯关系。”

  原本打算一走了之的辛九听了这话,鬼使神差地,回头看向栏杆那边。

  果然如同安晨晨所说,陆未修并未搭理林惜微。

  两人看似在谈话,但基本上都是林惜微在说,男人大概听得不耐烦,做了个拒绝的手势,打算离开。

  林惜微不死心,有意去扯他的衣角,“陆导……”

  陆未修不露声色避开她的触碰,然后拽过旁边的一个大胖子导演,让大胖子导演代替自己的位置,和林惜微谈话。

  整套动作阴险而不失礼貌。

  目睹一切的辛九在心里感叹,这招牛逼啊。

  不愧是不近女色的陆导,拒绝的招数都这么不近人情。

  她得给他竖一个大拇指。

  辛九这样想着,下意识地抬手。

  正巧,陆未修侧首朝她这边看来。

  他的眼神寡淡,却看得她不禁慌了神。

  手忙脚乱之下,她抬起的手没有竖成大拇指。

  而是,朝他比了个中指。

  归来已是深夜。

  海城繁华而喧闹,接近凌晨仍可见霓虹灯,如果在二十层以上公寓的落地窗俯瞰,撩/人的夜景让人心情畅快。

  可惜辛九住不到二十层公寓 ,只能勉强住着某人买给她的复式别墅。

  这个时候,别墅雇佣的保姆还在值班,辛九在玄关处换了鞋,接过保姆递来的水,喝一口压压惊。

  手握着杯子,中指不由得抬起。

  啧……

  她昏头了吧朝那个人比中指。

  “太太。”保姆见她一杯又一杯地喝水压惊,适当地提醒她又一件值得惊讶的事,“陆先生回来了。”

  “我知道。”辛九点头。

  她不仅知道他回来了,还知道他回来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回家放行李拿衣物,甚至不和她这个“名义上”太太打声招呼,始终工作至上。

  半年前,辛九结婚了,对象正是安晨晨口中“无人能及”“影帝的脸总裁的钱却偏偏当导演”——陆未修。

  结婚原因尚不明确,辛九一开始以为那个男人带她买房买车是报恩,但恩报完后,他还带她去了民政局。

  当初他的剧组进雪山取景遭遇事故,是她冒着生命危险把他们从雪地中领回去,热水热酒伺候着。

  现在什么社会了,救命之恩非要以身相许?

  后来辛九经常梦到她把他救下的那晚,逐渐产生怀疑,陆未修找她结婚未必是报恩,更像是要对那晚的事负责。

  他们那晚都喝得半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辛九对此的印象除了一开始他不好好接吻动手动脚外,还有第二天早上两人赤城相对。

  她实在想不起来,两人是否在天寒地冻中干柴烈火地滚过。

  要不,问问他去?

  只是,这该如何开口才好。

  辛九问了保姆后,知道陆未修在主卧,按照时间推算,他现在可能准备洗洗睡。

  “家里客房能住人吗?”辛九上楼前问道。

  保姆为难了下,“客房需要打理下才可以,太太您是想……”

  哪有老公回家第一天就分房睡,辛九不想让人误会,摆手否认掉。

  令辛九好奇的是,那个男人去主卧干什么?难道他今晚要住下来?

  这不像他平时做事的风格。

  他们现在所住的别墅为图清静,离市区远,陆未修时间宝贵,很少在这里过夜,他房产很多,随便住哪个都可以,酒店也是很好的选择。

  辛九怀揣着好奇心,推开卧室的门。

  白皮布艺沙发上,男人坐在最中央的位置,单手划着平板办公,眉头不自觉浅浅拧着,本就冷硬的俊脸弧度,被他周身的冷调颜色衬得更加凉薄。

  衬衫西裤熨帖得一丝不苟,此时因为坐着的缘故,接合处泛起皱褶。袖端取下的腕表放在一旁,没了表的衬托,手腕粗壮,十指玉白却不显柔性,骨节分明,指尖干净。

  男人捏着半根香烟的手指微微弯曲,随意自然,太过于专注,即便门打开后亦没有抬头。

  辛九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要说的话全部吞没。

  他似乎没注意到她。

  明早再问吧——辛九这样想,今晚她需要在隔壁客房睡一晚。

  这里的别墅除了主人一直没来过客人,客房还是一周前大扫除的时候清理的,她不想让保姆知道,只能自己打扫,或者勉强将就下。

  辛九睡惯主卧的枕头,去客房的话需要把它一同带过去。

  辛九先去衣帽间收拾睡衣、明早的换洗衣服,又去洗手间拿牙刷牙膏,准备的过程中蹑手蹑脚,沙发上的男人也没有出声,把她当成隐形人似的。

  就在辛九拿起枕头准备跑到客房的时候,陆未修抬头看了眼。

  已经踱步到门口的辛九和他大眼瞪小眼。

  “你搬家?”

  沙发处,传来低哑男声。

  这是半年来陆未修和她说的第一句话。

  辛九感觉这个男人上辈子的死因一定是不小心坠落冰泉,才导致他现在这副——人人都欠他一块冰的样子。

  她是时候和他坐下来好好谈谈夫妻事情了。

  夫妻之间,两人平等,她不能处于下风,不管床上了床下,她应该适当地表现出自己刚硬的一面,而不是被人欺压。

  心里这样想,嘴上却不争气地发出绵羊音:“不是……”

  ——好气!!!

  陆未修看着小仓鼠似的辛九抱着一堆东西站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对。

  搬家细软虽然不多但是零碎,一个不小心,她就掉了只袜子。

  又一个不小心,小裤裤掉下来。

  再一个不小心,她的牙刷从杯中漏出来。

  完了,这下她再怎么掩盖也掩盖不住挪窝的事实了。

  “不是?”男人重复她刚才说的两个字,瞥了眼那个牙刷。

  两人说的同一句话,气势谁弱谁强,明显就被比出来,比起仓鼠辛的软绵羊音,男人嗓音低醇性感,尾音干脆,语毕后眼神一转,骨子里的那股劲就显现得淋漓尽致。

  辛九想去新媒体应聘标题党文员,今天的主题她就想好了,就是【老公出差半年,回家说的一句话让我崩溃】

  想归想,应付还要应付,辛九一边捡起牙刷,一边解释:“这些东西太旧了,我只是想把它们丢掉。”

  牙刷捡起的同时,辛九没注意到她怀里的其他东西也在掉,捡一样掉两样,一弯腰就听见啪嗒的动静。

  陆未修沉默地看着仓鼠辛一边捡东西,一边掉东西,顾头不顾尾地弄到最后她自己嫌烦了,把枕头往床上一扔,然后走到他对面的沙发前坐下。

  “我有事要问你。”

  在房间里飘荡的些许烟香,被辛九吸入鼻子,吸得她大脑混乱。

  对于这个男人,她一时间不知道喊什么是好。

  陆未修?未修?陆导?

  还是,老公?

  问他“我们那晚到底有没有发生过不可描述的事情”。

  他这半年来都在国外拍戏,辛九如果真要这样问的话,会让他误认为她是在暗示他可以进行适当的夫妻生活。

  辛九佯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佯装她没有因为他半年来一条短信一条问候都没发过而郁闷。

  他也没向她汇报过他的行踪。

  陆未修似有耐性地等着下文,她却磨磨蹭蹭,问出无关紧要的问题,“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和我说声?”

  陆未修答:“给你发了短信。”

  “有吗?”

  陆未修黑白分明的眸一瞬不瞬把她看着,唇际弧度似有似无。

  辛九看了眼手机,还真有他的短信,内容三个字:【明天回】

  短信虽敷衍,至少说明他发了,对于惜字如金的陆导来说,行为值得表扬。

  “看到了吗?”陆未修问。

  “没。”辛九偷摸着把那条短信删掉,不打算承认自己不知道那是他的手机号码,漫不经心答,“手机屏幕锁了,手上有汗,指纹解不开。”

  陆未修不动声色地看着她,“解不开?”

  辛九莫名心虚,“是啊——”

  陆未修建议道:“用中指试试。”

  辛九:“……”

  瞧瞧——他还记上仇来了:)

  辛九原本想解释下她一个小时前其实想给他竖大拇指,赞扬他清理身旁野花野草的速度,但是不小心比划错了。

  现在,她说不出口,他们两人的关系浅淡得在一起呼吸都非常难得。

  气氛一直沉静下去。

  大概想缓和这尴尬且持续尴尬的气氛,辛九想破脑袋,勉勉强强找出一个可以聊下去的主题——今晚的颁奖仪式。

  辛九:“今晚的颁奖不错吧。”

  陆未修:“还行。”

  辛九:“诶,有个叫林琪微的女明星好厉害,拿了好多奖。”

  陆未修:“她叫林惜微。”

  辛九:“……哦。”

  又是沉默。

  过了会,辛九又开口,轻咳两声, “你今晚上台领奖的样子蛮帅的。”

  陆未修沉静看她:“我没上台领奖。”

  辛九:“……哦。”

  哦——该死的:)

  她竟然忘了那里没有导演奖,一个不小心,把彩虹屁吹歪了。

  【话题如果只是由女人开发,那婚姻将毫无意义——张爱玲·也没说过。】

  今晚是结婚半年来第二次正式见面,作为新婚夫妇,他们两人共同话题为零。

  男人不打算打破死气沉沉的气氛,辛九也不想开口瞎吹彩虹屁,摸出手机,打开微信,和安晨晨聊天。

  辛九:【假如有一天你和一个颜值满分,身材堪比国际模特但半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美男子在一起,你会怎样。】

  安晨晨:【日。】

  辛九:【在日之前呢。】

  安晨晨:【亲。】

  辛九:【我只想找点话题谈谈。】

  安晨晨:【/抠鼻,那你还不如做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辛九:【我认真的,帮我出出主意。】

  安晨晨:【你先告诉我这个男人是谁。】

  辛九余光瞥向75°角低垂侧颜的男人,犹豫半秒,扣出他的名字:【陆未修。】

  她早就应该告诉安晨晨,其实,她是陆导名义上的老婆。

  两人合作以来,安晨晨对她不错,如果一直瞒下去的话,辛九会心怀愧意,总感觉对不起朋友。

  这样贸然说出去的话,会不会吓着安晨晨?

  过了约摸五分钟,辛九接到安晨晨那边发来的信息:【姐妹醒醒,能把你一边做梦一边聊天的秘诀告诉我吗?疑问.jpg】

  辛九放弃和这个厮继续探讨的想法。

  那边的安晨晨反而越说越兴奋,发现辛九有追星的意思,而且和她粉同一个,这让她激动万分,发来三张陆未修的照片。

  【你知道为什么我只发三张吗,不是我吝啬,而是陆导吝啬,网上几乎没有流传的照片,这三张还是我从B站视频中截图的。】

  【怎么样,颜值正不正,诶我居然发现你两长相莫名般配诶。】

  【哪天我要是近距离和陆导握个手就心满意足了,当然,他要是再送我一张签名就更完美。】

  隔着屏幕,辛九都能感觉到安晨晨舔颜的样子。

  安晨晨花心得很,谁火粉谁,几个月来,辛九见她除了陆未修,还粉上数十个老公,其中不乏日韩小鲜肉。

  手机铃声这时响起。

  不是辛九的。

  她下意识看向旁边的男人。

  陆未修接起电话,简单说两句,不到半分钟就挂了,然后起身往门口走。

  他一走,辛九的小心脏那叫一个激动:“你是不是要出去住酒店?”

  还没走到门口的陆未修侧身,灯光印出的俊容略显冷硬,眉色不温不淡,“你希望我出去住?”

  “没有没有。”辛九否认的同时,却掩不住眼角的愉快。

  他不在的半年来,她过得舒服自在,他突然回来,反而让她不适应。

  一个人睡大床,很爽。

  陆未修混迹圈子多年,谁的演技是高是低,一眼便辨认出。

  他西裤包裹着的长腿屹立不动,原本要走的步伐彻底停住,看她时视线低垂,眼神是难得的几分好整以暇,“不希望吗?”

  “当然不希望。”

  “为什么。”

  “出去住酒店不划算啊。”辛九胡编乱造,“再说这么大的房子,你买了却不经常住,岂不是很遗憾。”

  陆未修盯着看她十几秒,没从她脸上看出半分“遗憾”的情绪。

  反而,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撵他走的意思。

  陆未修折身回来的同时,慢条斯理地解着衬衣扣子,最上面的两个松开后,身体的血液得到良好的循环,放松不少,递了个懒散的目光给辛九,“不走了。”

  辛九:“哈?”

  陆未修:“有问题?”

  辛九:“你不是要出去住酒店吗?”

  为什么不住了?

  难道因为她多嘴说了两句?

  她只是说几句客套话啊。

  听出小妻子口吻里掩不住的满满的失望,陆未修答得随意:“酒店太贵,不想浪费钱。”

  辛九:→_→

  酒店太贵?陆导住不起?我信了你的邪——

  编都不知道编个好点的理由。

  他要留下来过夜的事情已成定局,辛九不能明目张胆地去睡客房,岂不是意味着他们夫妻两将同床而眠?

  辛九内心发出不情不愿的喊声。

  这样一来,她更没脸问他们那晚上到底做了什么。

  陆未修大概看出她话里蕴藏三分迟疑踌躇,坦言问道:“你是不是有事要和我说?”

  辛九内心:有的,超想问的。

  辛九表面:“啊……没有呢。”

  “真的没有?”男人语气一转。

  言外之意,要问赶紧问,再不问就来不及了。

  辛九还是没胆子问出口,小声逼逼一句,“那你能给我一个签名吗?”

  只是要个签名。

  胆子这么小,语气这么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一个大男人欺负她。

  陆未修颇感意外,挺难相信眼前的小妻子,和之前当初鼓起多大的勇气带领村民去救人的她差别会这么大。

  芝麻大点的小胆子,朝他要个签名还脸红起来。

  陆未修从茶几抽屉里摸出一张纸和马克笔,“你想要我签什么?”

  辛九张嘴低小啊了声,懵懵懂懂:“我叫你什么,你就签什么啊。”

  陆未修除了签合同就没给粉丝签过名,毕竟他除了拍戏,行踪行为低调,粉丝都是三三两两圈地自萌的那种。

  辛九见他有所犹豫,心里担忧他是不是不愿意签。

  过了会,她看见男人修长的手指握住马克笔。

  黑色的字体龙飞凤舞,潦草在纸张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好了。”

  他签好后就去盥洗间洗漱了。

  辛九拿起纸张,看见上面的两个大字:老公。

  望着这两个字,她陷入沉思,自己什么时候这样叫过他?

  …………

  第二天早上。

  辛九起床后,摸了手旁边的床位,还有些余温,看样子他刚离开没多久,辛九打算继续窝一会儿,免得待会和他碰面尴尬。

  她第一次遇见这样的男人和场面。

  关灯后,夫妻两什么都没发生,均匀分割床位,各睡各的。

  两人一句话都没有,更别说拥抱接吻做……当然她也不想做。

  辛九知道他不近女色,但这种他的不近女色到底是因为吃撑腻了,还是本身对女人没兴趣。

  又或者,某方面有缺陷?

  这个可能性较大,毕竟以他的条件不应该在快奔三的年纪结婚,还和她玩了个闪婚。

  辛九侧过身,拿起昨晚被陆未修签过字的纸张,上面【老公】二字,看得她有些不自在。

  【老公有问题怎么办。】

  这几个字在百度上一搜,立刻出现广告:“双龙男科医院,专注男性健康,在线挂号。”

  “双龙……在哪……”辛九喃喃,她对海城实在不熟悉。

  摸出手机,她一边给安晨晨打电话,一边下床,准备去上厕所。

  “晨晨,你知道双龙男科医院在哪吗?”

  “男科医院?你问这个做什么?”

  “就是随便问问。”辛九想,要是安晨晨知道高冷得一批的陆导可能有问题,安晨晨会不会脱粉?

  眼前不到两米的地方,洗手间推门突然敞开,一道清亮的男声响起:“问什么?”

  我靠——

  辛九一个激灵,掐掉通话,手机反握在身后,下意识摇头反驳:“你,你怎么还在。”

  猝不及防的,她的视野被这个男人以及和他比几乎没有存在感的背景墙所占据。

  灰白色墙根前,男人赤脚踩在地垫上,没擦干的短发淅淅沥沥滴着水,鼻梁挺拔,唇瓣薄削,眼角挑起时,总给人斯斯文文的错觉。

  他在腰间随意系了条浴巾,系得相当马虎,从东窗帘偷偷跃入的晨光反照在露在外的臂膀上,肌理分明而不突兀,恰到好处的健硕。

  至于八块腹肌,辛九很荣幸见到真材实料的了。

  今天是工作日,她委实没想到这个对工作一丝不苟的男人没有早早出去,离他距离不近,也能闻到淡雅的牙膏香,不难猜出他刚才在刷牙,无声无息得让她以为家里没人。

  “和谁通电话——”陆未修擦了把额上的水,唇角弧度咄咄逼人,“看到我后就挂了。”

  “安晨晨,我朋友。”辛九狡辩,“她不知道我结婚了。”

  怕他不信,她添油加醋,“她是你粉丝,我昨晚朝你要签名,也是为了替她要的。”

  这一句稍稍暗示他,她对他的签名没兴趣,对他写的【老公】更没兴趣。

  陆未修点头:“你朋友是男的?”

  辛九:“是女的。”

  陆未修:“那谁去男科医院?”

  “这个……”

  辛九囧死。

  当然不是安晨晨去——

  而是陆导您呐。

  不过下一秒辛九这个想法就被打消了。

  她好像看见了他浴巾上的异样。

  据她为数不多的异性知识来看,这种现象是正常的,俗称“morning bo”。

  (〃°ω°〃)羞耻/

  辛九的脸一红。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