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师徒恋中的女配尧音小说无弹窗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师徒恋中的女配尧音小说无弹窗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容晚 着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尧音的小说名是《师徒恋中的女配》是由容晚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玄幻言情爽文。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尧音是高高在上的九天神女,她默默跟在洛华身后七千年,后来两人终于成婚,本以为可以携手共度一生,直到凡间幼女辛漾的出现,一切都戛然而止。他怪她伤害他唯一的徒弟,而她恨他薄情寡义,始乱终弃。最后她亲手剜出自己的心头之血,掷于昆仑镜上,以毕生修为催动上古禁术,重回过去……

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7/31

在线阅读

主角是尧音的小说名是《师徒恋中的女配》是由容晚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玄幻言情爽文。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尧音是高高在上的九天神女,她默默跟在洛华身后七千年,后来两人终于成婚,本以为可以携手共度一生,直到凡间幼女辛漾的出现,一切都戛然而止。他怪她伤害他唯一的徒弟,而她恨他薄情寡义,始乱终弃。最后她亲手剜出自己的心头之血,掷于昆仑镜上,以毕生修为催动上古禁术,重回过去……

免费阅读

  “噗……”正闭目打坐的尧音一口鲜血喷出,吓了在旁打盹的银桐一跳,连忙起身,一个箭步跑到尧音面前:

  “神女,您没事儿吧,您别吓我啊……”

  尧音缓缓睁眼,打量四周,见着银桐泫然欲泣的表情,启唇道:“慌什么,本座乃上古神族,能有何事。”

  怎么可能没事,既拥上神之身,还骤然吐血,必是受了重创,银桐暗自腹诽,却不敢明言,说来也奇怪,尊上那一掌并未痛下狠手,而神女昨日明明也是即将痊愈了的,怎么今天伤势反而加重了?

  尧音没工夫理会银桐心中所想,自顾自地想要调动体内神力,试了几次之后,颓然放弃,果然半点儿灵气也没有了,她现在的法力,恐怕连凡仙都不如。

  尧音郁结,她的心头血已损失两滴,又强制动用了上古禁术,即便日后服药静心修练,也再不可能达到上神之位。

  果然,逆天改命是要付出代价的,但她也没什么好可惜,若不这么做,她的心头血便会被洛华取走,用于他最心爱的徒弟身上,哼,本座就是再博爱,也不至于将自己仅有的心头血用在死敌身上。

  据古书记载,神女一族,生而异于旁人,其与天地创始之祖女娲,源自一脉。

  女娲后人之血弥足珍贵,伤者饮之,可死而复生,凡人饮之,可与天地齐寿,修者饮之,可飞升天界,仙人饮之,即可铸成神体,故而女娲后人轮回于六界之中,其血脉封印于重阵之下,若无外力相助,不会轻易显露。

  而神女一族,生来有三滴心头之血,若将其覆于神器之上,则可逆天改命,无所不能。

  尧音第一滴心头血,用于三千年前,洛华的一次大劫。

  洛华乃父神开天辟地以来唯一存活至今的创世之神,其位至神尊,修为高深莫测。三千年前的那场雷劫,是他命中必经的生死之劫,若平安度过,此后则再无所惧,若不幸陨落,便是灰飞烟灭。

  然那神雷威力巨大,分明是想叫人魂飞魄散,尧音当机立断,取自身心头之血,覆于伏魔伞上,以伞挡雷,助洛华度过此劫。

  尧音的第二滴心头血,用于两百年后,强制催动昆仑神镜,逆改天命,令时光回溯。

  那时尧音与洛华已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他怪她伤害他唯一的徒弟,而她恨他薄情寡义,始乱终弃。

  他甚至要强取她心头血,帮他最心爱的徒弟回归神位,可是凭什么,她凭什么要帮那厌恶入骨之人。

  她愤怒,绝望,甚至疯狂,所以,她宁愿搭上毕生修为,在最后关头,自行取出心头血,重回过去。

  只是,在神女一族的传承中,时光回溯乃上古禁术,它既源自上古,又为禁术,必然是需付出极大的代价,损失神力自是不必多说,就怕……

  “神女,我~”银桐见尧音紧闭双目,丝毫没有要问话的意思,瞬时犹豫要不要将尊上那边的情况告诉她,毕竟是神女特地吩咐去打听的。

  尧音眼皮未抬:“有事便说。”

  银桐抿唇,道:“尊上今日带着辛漾去了南海,据说是为了收集鲛人泪,给辛漾……”

  “停。”尧音终于睁眼,打断了银桐的喋喋不休。

  银桐立即闭嘴,她本就不想说这些事情,只是迫于神女的命令,必须照办而已,哎,自从尊上带着那个叫辛漾的凡间女孩儿回天界,神女的脾气就一天比一天大,真怕哪天神女一怒之下,把她这棵小桐树也给烧了。

  “以后你无需关注这些,有空多去青离宫走走。”

  “青离宫?”银桐拔高音量,瞪大眼睛,似乎在问自己有没有听错,她家神女大人一贯是高贵骄傲,对尊上以外的一众人等不屑一顾,如今居然让她多去青离宫走走,简直不可思议。

  更何况,青离宫是青离神君的宫殿,而青离神君前些日子曾亲自来求借过聚灵鼎,结果她家神女大人不仅面无表情地拒绝了,还把人家青离神君冷嘲热讽了一通。

  怎么说青离神君也是天界少有的神只之一,而且还是自行历劫成神,连天帝都得卖他几分面子,结果神女大人倒好,直接把人得罪了个彻底,搞得现在挨着青离宫的那一片仙人都对她们神女宫指指点点,为青离神君鸣不平。

  其实也怪青离神君运气不佳,偏偏在神女刚和尊上吵完架的节骨眼上来,他不倒霉谁倒霉……

  尧音自是明白银桐为何惊诧,继续面不改色道:“本座近日会拜访青离宫,你提前去打通好关系。”

  “啊?”银桐呆愣数秒,完全不在状态,什么情况,她家神女大人要去拜访青离宫,还让她提前打通好关系!

  “神女,您灵魄未曾受损吧?”银桐小心翼翼地问道。

  尧音额上划过三条黑线,感情这丫头以为她变傻了,当即眉头一横,道:“让你去你便去,莫要想东想西。”

  银桐身子一挺,果然还是她家高贵冷艳的神女大人,只是去青离宫这件事,着实有些为难。

  “神女,我,我~”

  “跟你说过多少遍,有话便说,莫要结结巴巴。”

  “我害怕。”银桐委屈地嘟囔道。让她偷偷摸摸地打听消息可以,但让她去和青离宫的人打交道,她真的害怕被轰出来啊。

  尧音眼皮一跳,这小桐树能不能再怂点儿。

  “你无需害怕,去了青离宫之后,先代为转达本座的歉意,”尧音望着银桐,一本正经地嘱咐道:“若他们骂你,你受着便是,若他们胆敢动手,你便~”

  尧音咳嗽了声,在银桐期待的目光下,缓缓开口:“带上穿云梭吧,若他们当真动手,你也能逃得快一些。”

  银桐:“……”

  神女大人,您这样真的好吗?

  尧音睨了眼欲哭无泪的银桐,像是丝毫没察觉出任何不妥般,接着道:“此次本座养伤期间,不慎误生心魔,为保住神体,本座已自毁修为。”

  “什么!”其他的倒也罢了,可自毁修为是怎么回事?银桐迫不及待地用神识勘察,果然,神女的丹田碎裂,精血几近枯竭,修为跌至最底层。

  “神女,您等着,我去找尊上,尊上一定有办法救您。”

  尧音微微皱眉,冷声道:“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你一惊一乍做什么,有时间去找他,还不如把本座吩咐给你的事情办妥。”

  银桐急忙道:“可是,您的伤……”

  “本座会想办法尽快修炼恢复,在此期间,本座不想听到任何流言蜚语。”

  银桐撇撇嘴,瞬间明白神女的用意了,她家神女大人有三个特点:傲娇,喜欢尊上,死要面子。都这个时候了还硬撑着,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啊。

  银桐走后,尧音开始调息自己的身体,如今她只剩最后一滴心头血,此乃她神体之本,倘若连这也失去,她必将魂飞魄散,从此以后,天地间再无神女一族。

  幸而她的心头血也不是谁都能取的,除却她自己,能强制取出的人便只有洛华了,思及此处,尧音心内一横,若洛华还想取她心头之血给他那心爱的徒弟,她便和他鱼死网破,大不了一起灰飞烟灭!

  体内气息忽乱,心口处有丝丝抽疼,尧音猛然睁眼,捂住胸口,黑眸中是抑制不住的苍凉。

  从未想过,她和他会走到如此地步。

  一万年前,她还只是沉封在神女座的少女,是他,以自身精血为引,用神力解除封印,助她获得上古神女一族的传承。

  她睁眼所见的第一人便是他,那一袭白衣,说不出的风华绝代,她直直地撞进他墨色眼瞳,深邃而迷蒙。

  她随他回天界,成为继洛华云曦之后的又一上古神裔,于是,她当即被尊为九天神女。

  神女一族性本傲然,尧音自是如此,她术法高强,姿容绝色,尊贵无双,她是高高在上的九天神女,这苍茫六界,四海八荒,皆是她脚底浮云。

  而他同样是那般俊冷绝尘,只身从远古走来,飘然长立于苍穹之巅,神情淡漠,眸光悲悯,那孑然一身的孤寂融于这漫长岁月中,神圣而缥缈。

  他们皆是那样光芒万丈,又是如此遥不可及,他们惺惺相惜,互引为知己,时而吟风弄月,时而把酒言欢,好不恣意。

  他对她多加照拂,她视他如兄如友,只是,不知何时,她已沦陷在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相伴中,不可自拔。

  然而,他却总是那般淡然,无情无欲,无念无求,超脱于尘世之外,如高空明月,可望而不可及。

  倾慕之意一旦开启便再无回转的余地,这样的洛华神尊,偏偏能令她意乱神迷,于是,她开始了漫长的追逐之旅,她不会撒娇,不善言辞,便什么都不说,只是陪在他身旁,即便他不给她任何回应,她也甘之如饴。

  就这样,她默默跟在他身后七千年,直到三千年前,他历经大劫,她情急之下取自身心头血助他渡劫,那一次,她遭受重创,醒来之时,他正坐在床边,眸中染上不可察觉的温柔。

  之后,或是因为愧疚,或是因为谢意,他待她与旁人极为不同,甚至称得上纵容,虽然这未必就是爱情,但她依旧高兴得不能自持。

  再后来,她实在是忍不住了,抱着万分之一的期望向他表明心意,向他提起成婚,没想到他竟真的应下,并同她结下阴阳双生契。

  成婚当日,他红衣灼然,甚是耀目,她想,或许他是有那么一点喜欢她的吧,但他生性淡薄,她也不逼迫他再进一步的事情,她只是想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旁,与他携手而行。

  然而,这一切却在凡间幼女辛漾出现时戛然而止。

  那是他途经人界时相中的女孩,他一早便看出此女命格有异,天生煞气,内含玄机,便将其带回天界,收为独徒,亲自抚养,彼时,辛漾只有七岁。

  尧音从不知洛华会对一个人宠溺到如此地步,他亲自教辛漾修习仙术,陪她看遍人间百态,为她尝试五谷杂食,怕她在天界受遭欺辱,他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收徒典礼,向所有人宣称辛漾是他洛华的徒弟,任何人不得轻看。

  尧音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却被另一个凡间女孩儿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叫她怎能不妒?

  尤其是看到女孩儿对洛华依赖痴迷的眼神时,她更加愤怒了,她几乎笃定辛漾会喜欢上洛华,即便那时她还只是个孩子。

  可是尧音的愤怒并没有得到洛华的认可,纵然他收徒之后仍旧关心她,但她却是心痛如绞,她在暗处看着他们日夜相伴,师徒情深,那简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折磨。

  后来,尧音直接搬出了洛华的宫殿,用近乎冷战的方式向洛华表示不满,却没想到洛华连一句挽留的话都不曾说出,以她的性情,绝不会再搬回去,可她又不放心,无奈之下,只能让银桐打探情况。

  银桐每带回一个消息,她的妒忌便会加深一分,她不明白为何区区一个凡间幼女能得他如此偏爱,她讨厌辛漾,甚至痛恨,说来可笑,艳绝六界,高高在上的九天神女会对一个小女孩嫉妒得发狂,当真是讽刺。

  尧音从不掩饰对辛漾的厌恶,她甚至想过暗地里将辛漾送回凡间,但她的自尊不允许她这么做,她神女一族还不至于如此卑劣。

  可是,嫉妒这种东西不会随着时间消逝,反而与日俱增,于是,在爱意与恨意的双重折磨之下,尧音终于爆发,她直接向洛华挑明,希望他将辛漾送往凡间,洛华自是不肯,结果便是她与洛华争执不休,最后还动上了手,尧音自是不敌洛华的,被洛华一掌打伤,而她也是重回至此时。

  在那之后又发生种种,大抵是尧音想将辛漾赶离洛华身边,但皆被洛华阻拦,就这样一直到神魔大战,天界动乱,洛华身负除魔重任。

  而辛漾果然不出尧音所料,沉迷自己的师父不可自拔,竟在这个当口动用了忘川河畔的七色花,此花可幻化出七生七世的绝美爱情,最是动摇人心,辛漾意图借其蛊惑洛华,结果计划未成,倒把自己给败露了。

  身为一个徒弟,竟勾/引自己的师父,此等禁忌□□之事实为天界所不耻,众仙纷纷要求严惩辛漾。正在这时,洛华出面,声称七色花之事只是误会一场,他的小徒弟并未存不轨之心。

  这种说辞,明眼人自然不信,尽管洛华地位无上尊崇,也抵挡不了这千千万万的流言蜚语。

  为了平息众议,洛华决定,将辛漾送上诛心台验问。

  诛心台,顾名思义,便是验明真心的地方,凡是上了此台,若说假话,必然承受万剑诛心之痛,然则若涉及情爱,承受此痛的则为其所爱之人。

  是真是假,一验便知。

  最后辛漾自然是咬死没认的,至于洛华一人扛下了多大的苦痛就无人得知了,想来洛华那样的修为,区区诛心台又怎奈何得了他?

  通过了诛心台的验证,即便众仙仍心存疑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自那以后,他们师徒极少一同出现在人前,大有避嫌之意。

  然而,事情远远没有结束,不久之后,辛漾又作出了一件震惊六界的事,她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就像发了疯一般,全然无视禁令,从禁地中偷来源自上古的蕴神草,服下之后一举破开女娲血脉的封印。

  辛漾居然是女娲后人!

  古书所载,女娲后人之血既是斩杀七魔的毒药,亦是六界众生最佳的补药,故而女娲血脉一旦破印,必然大乱将至。

  而原本的神魔之战上升至六界混战,一时间生灵涂炭,惨不可言,当时即将被封压的魔族亦趁此机会东山再起,为祸世间。

  事已至此,魔族必杀不可,而辛漾亦被再次置于诛心台上重重逼问,这一回,她再也控制不住对洛华的情感,这对师徒暧m了近百年,终于明目张胆了一回,辛漾含泪告诉洛华,他便是她所爱之人,她可以为了他不顾生死不顾一切,她可以下忘川落黄泉,她甘愿奉出自己的血脉斩杀七魔,只求一直一直陪在师父身边,哪怕只是作为徒弟。

  洛华那时大概是被世俗伦理所绊,同时也为保住辛漾,并未回应她,而是狠下心挥袖断情,以辛漾偷盗神草为由,将她鞭笞数十下,重新封印血脉,剔除仙骨,去除仙籍,封锁记忆,送回凡间。

  是啊,洛华神尊师徒□□,这若是传出去,恐怕将成为六界最大的丑闻,他怎么忍心小徒弟遭此非议?

  再者,若是辛漾身负女娲血脉继续待在天界,势必会沦为对付魔族的工具,而洛华是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可辛漾却不这么想,她不敢相信心心念念的师父会如此对待自己,她只是爱他而已啊,她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即便他有妻子,也只求生生世世以徒弟的身份留在他身边,可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她,为什么要赶她走,为什么所有人都要伤害她背叛她!她伤痛欲绝,以至于怨念化魔,煞气冲天,不断撞击着记忆的封印。

  加之后来被恨其入骨的绿桑公主刺瞎双眼,摧毁容颜,怨煞已到极点,成功引来魔族,彻底黑化。

  此时远在另一边的天界,洛华还在为他的徒弟尽心周旋,他一再承诺,会以自身之力斩杀七魔,不必借用女娲之血,可他这样的做法,尧音不同意,众仙也不同意,魔族已经如此猖獗,再拖延下去,情况只会愈来愈严重,唯有将其早日斩杀,才能断其根本。

  更何况,祸事本就由辛漾而起,若不是她私自妄为,明知故犯,又怎会造成今日这个局面,任何人都应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不是吗?

  既然是她一意孤行破开封印,用她之血斩杀七魔在情在理,况且此举并不会伤她根本,只是削弱血脉传承再入轮回罢了,可轮回于六界本就是女娲一族的宿命,洛华又何以如此偏爱?

  最终在洛华的坚持之下,众仙也无可奈何,只能姑且相信洛华,卯足气力与他一起奋力一搏。

  然而,在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刻,本应失去记忆隐姓埋名生活在凡界的辛漾,竟和魔族扯上了关系,并且与七魔以一魄相结,也就是说,若欲除掉七魔,必将毁去辛漾一魄。

  如此一来,辛漾与魔族的命运便系在了一起,而作为交换条件,七魔替她治好眼睛,恢复她的美貌,封她为魔后,一时风光无限,艳闻无数。

  辛漾既爱着洛华,又恨着洛华;洛华既心疼自己一手养大的徒弟堕入魔道,又不相信他的小漾会背叛他,成为那种心狠手辣放浪不堪的女子。

  一次次地出手警告,却又一次次地手下留情。

  两人就这样相爱相杀了三五载,最后,辛漾终究放不下洛华,她望着已成为她信仰的男人,完全不顾七魔的愤怒与阻拦,主动卸下防备,一步步走近他,逼迫他做出选择。

  她应是爱惨了洛华,所以不惜用自己的命去赌,赌洛华是否会用她来击杀神魔,是否会为了她与整个天界为敌,若赢,不论生死,她都会与洛华在一起,什么苍生,什么六界,又与他们有何干系;若输,她也会成为他永久的伤痛,不是吗?

  不得不说,辛漾还真是够狠,她要的是洛华为她抛却一切,罔顾苍生,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洛华或许是爱她的。

  只是洛华终究是洛华,他也许会徇私护短,但他毕竟是创世之神,于是,洛华痛心之下,在爱徒的满目晶泪之中,亲手染辛漾之血击杀魔族,而辛漾那一魄也随之灰飞烟灭,缺少灵魄不可再入轮回,辛漾其他魂魄亦流落于六界各处。

  本以为此事终于告一段落,可自那场战役之后,鼎鼎大名的洛华神尊消失了整整百年,没有人知晓他的去处,尧音亦然。

  在这场大难中,他们师徒的情谊可谓感天动地,而尧音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外人,好像她这个名正言顺的妻子才是最恶毒的第三者。

  好吧,即便是这样,尧音也忍了,谁让她喜欢了洛华近万年,只要洛华不亲口告诉她已经恋上她人,不主动要求同她解除阴阳双生契,她便甘愿自欺欺人。

  直至百年之后,洛华重新出现在尧音面前。

  尧音欣喜若狂,她这些年找他快找疯了,翻遍六界,怎么也寻不到他的身影,可她还来不及高兴,便被他接下来的话刺的体无完肤。

  他说:“尧尧,小漾元魂已伤,必须回归神位。”

  尧音一愣,她这才明白,这数百年来,洛华不见踪影,便是在到处收集辛漾的魂魄,为的就是替她回归神位,原来,他一刻也不曾放下。

  但据古书所述,女娲后人回归神位乃逆天而行,需以逆天之法为之,所以,他的意思是要取她心头之血,替辛漾回归神位?

  “尧尧,小漾回归神位之后,我会陪伴在你身旁,片刻不离。”他话语苍凉,满目慈悲。

  “哈哈哈……”尧音大笑不止,陪伴在她身旁,片刻不离?多么可笑的誓言!

  待到辛漾回归神位后,他们便是门当户对,是六界争相传颂的神仙眷侣,而那段尘封的旷世师徒虐/恋,更加向世人证明了他们有多么情深不悔,至死不渝。

  所以,在他们师徒这段凄美的爱情中,她尧音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怨女毒妇,可是她不甘心啊,万年光阴,生死相随,原来皆是她自作多情,既然如此,为何要娶她,为何不解除阴阳契,为何不明明白白地对她说清楚,叫她心存一丝幻念?

  他一步一步走向她,恰如他们初见之时,他眉宇如画,白袍潋滟,一派淡然站在天地山河间,虚空踏步,脚底生莲,缓缓朝她走来。

  她眸色鲜红,死死盯着那清风朗月般的容颜,在他终于慌乱的目光下,亲手剜出自己的心头之血,掷于昆仑镜上,以毕生修为催动上古禁术,重回过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