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温柔婚乔其纱全集免费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温柔婚乔其纱全集免费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乔其纱 着

连载中免费

《温柔婚》是乔其纱所着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焱是整个南城女人都想嫁的对象,长相帅气,家世优越,可偏偏与那顾家有了婚约,顾家有两女,一女顾湘,长相平平,性子乏味,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美术老师,一女顾沁,长相娇美,自幼便博得大家喜爱,大家都以为陆焱会娶顾沁为妻,却不料他一转身就牵住了顾湘的手,对此皆为以惋惜,但只有陆焱知道,他牵着的这个女孩子,有多美好,多珍贵.........

4.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7/30

在线阅读

《温柔婚》是乔其纱所着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焱是整个南城女人都想嫁的对象,长相帅气,家世优越,可偏偏与那顾家有了婚约,顾家有两女,一女顾湘,长相平平,性子乏味,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美术老师,一女顾沁,长相娇美,自幼便博得大家喜爱,大家都以为陆焱会娶顾沁为妻,却不料他一转身就牵住了顾湘的手,对此皆为以惋惜,但只有陆焱知道,他牵着的这个女孩子,有多美好,多珍贵.........

免费阅读


  南城。

  中心音乐厅。

  舞台上的女人坐在三角钢琴前,一袭红色蕾丝古典长裙,身姿窈窕纤细,长发绾在脑后,身体前倾,十指飞舞,指间流淌出淙淙流水般曼妙动人的音乐。

  美妙的舞曲,明艳的美人。

  四周的人都听得如痴如醉。

  一曲终结。

  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女人优雅起身,精致的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缓缓鞠躬,朝大家谢幕。

  只是,女人眼睛瞟向第一排正中的空位置时,眼底的光暗了暗。

  掌声经久不衰,夹杂着细小的议论声——

  “这位就是顾沁吗?T大的高材生?”

  “是的,听说还修了一个音乐学位,是陆家大少的未婚妻。”

  “陆少?!哪个陆少?天呐?!顾家也不是什么大家吧?不就是普通人——”

  “嘘。”

  座位席,顾湘望着台上优秀的妹妹,唇边一缕宁和的笑容漾开,眼睛明亮,双手热烈地鼓掌,是发自肺腑为妹妹的完美演出而骄傲。

  身边的母亲夏翠萍全程挺着胸膛,一直在环顾四周,也没怎么听音乐,此刻早坐不住,急切地站起来,“顾湘,走走走,咱们去后台看看沁沁。”

  “好。”

  母女俩个穿过人流赶到后台的化妆间,这里条件很好,化妆间环境奢华干净,只有妹妹顾沁一人使用。顾沁坐在白色化妆台前,也没换衣服,也没卸妆,低头玩着手机,嘟着嘴唇。

  旁边站着两个小助理,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她。

  夏翠萍又看了一圈,有些失望,“陆少没来吗?”

  顾沁不说话,还玩着手机,但嘴巴撅得更高了。

  “可能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他是军人,忙,你也要理解一下嘛。”夏翠萍说。

  顾沁委屈又不满: “可是他在休探亲假啊。”

  顾湘安慰妹妹,“可能真的有什么事吧,就算休探亲假,说不定也有突发情况呀。”她温声说:“要不你先卸妆换衣服吧?”

  妹妹的妆在舞台上很好看的,美艳逼人,但是下了台近距离看过于浓艳,亮粉明显,对皮肤也不好。

  夏翠萍按住顾沁肩膀,“先别换沁沁,再等等,你这一套多好看,跟小公主似的,说不定一会陆少就来了。”

  顾沁犹豫了一下,涂了丹蔻红的指甲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那就再等等吧。”

  夏翠萍紧挨着顾沁坐下,两个人聊起天来。顾湘觉得有点挤,便坐到后面的空化妆台。

  今天是周末,顾湘没什么事,也不着急,她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一个小巧的速写本,抽出两支针管笔。

  她常常有画速写的习惯,偶尔画咖啡店里漂亮的瓷器,下班路上墙角的野花,阳台外城市华灯初上的风景。

  顾湘是美院科班出身,毕业后去了一所高中做美术老师,画得很专业,两支针管笔一粗一细,简练流畅的黑白线条勾勒出奢华的化妆间,明亮的小灯,玫瑰梳妆镜。

  简单的场景速写,却有着不一样的味道。

  “顾湘姐你画得真好。”助理小东说。

  “是啊,好有感觉。”小西也说,“像——那种电影里的民国风?”

  “画那些有什么用啊,浪费纸浪费笔的,又赚不了钱,还不如像你妹妹那样,弹弹钢琴多好。”夏翠萍正和顾沁聊得热络,听见了,随口说。

  “妈——”顾沁脸微红,从镜中看了姐姐一眼。

  “就是画着玩的。”顾湘并不为口角生气,也不怎么在意,笑容依旧淡静温和,将耳边的一缕头发绕到耳后。

  头顶的橘黄灯光笼罩下来,映照在她白皙小巧的瓜子脸上,眉眼清丽古典,乌黑浓密的长发,很淡的唇色。

  顾沁不由多看了一眼。

  可能是灯光的问题,这个样子的姐姐,居然有点好看。

  就是不怎么打扮,太素了些。

  她看了一眼镜中精致艳丽的自己,比起来像明亮的星辰。

  两人差太多了,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笑容不免得意一些。

  “不好意思,顾夫人,顾小姐——”

  化妆室门被推开,顾沁激动地起身转头,顾湘也跟着看过去。来得人却不是陆焱,而是陆家管家的儿子,小昭。

  顾沁眼神失落。

  小昭捧着两束新鲜娇嫩的鲜花,走到前面。

  “这是陆少吩咐的,两位小姐一人一束。”

  顾湘愣了一下,有点惊讶,“我也有?”

  旋即,两姐妹朝花束看去。

  一束是戴安娜玫瑰,浅粉花瓣,用银灰色的纸包着,清丽又不显庸俗;另一束是百合康乃馨,点缀着小小的满天星,大方典雅。

  顾沁自然地接过玫瑰,失落的脸色好看些,朝小昭露出个笑,“谢谢你。”

  小昭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被那漂亮迷人的笑迷花了眼,再要说出口时,那头顾湘已经接过百合花,温声道:“谢谢。”

  顾沁: “陆少他今天不来了吗?”

  “来,但是临时有一点事情,可能要稍晚些,七点请大家吃饭赔罪。”

  顾沁点点头,心情转好。

  夏翠萍忙说:“我就不去了,顾湘,咱们俩回家吃吧。”

  顾湘当然没有意见,知道母亲是想给妹妹和陆少私人空间,晚上去吃饭还麻烦,她明天还要给孩子们上课。

  “好。”

  顾沁犹豫了一下,拉住了姐姐,“姐,你还是和我一起吧。”

  虽然陆、顾两家人有婚约,但陆焱一直都在部队里,又比她们两姐妹年长十多岁,其实是不熟的。要是真单独吃饭,气氛估计会比较微妙,不如拉上姐姐作为个陪衬。

  顾湘:“我还是不去了,明天学校上课。”

  “姐——”顾沁撒娇,软声:“陪陪我吧,我一个人不好意思。”

  顾湘有点为难,合上速写本。

  “姐姐,一起嘛,反正就是吃个饭。”

  顾湘无奈:“好吧。”

  “行,那你们俩姐妹一起去吃吧,我就不去了。”长辈一来,那气氛就变了。夏翠萍说着,帮宝贝小女儿沁沁弄了弄头发,说:“记得梳一梳头啊,补个口红。”

  *

  顾家是南城里非常普通的人家,跟家世显赫的陆家完全不同相比。这个婚约来得也十分戏剧性。夏翠萍年轻时是军区总院护士长,顾湘的父亲顾嵩山是部队里的老军士长,和陆焱的父亲是很好的战友,在一次军事行动中为救陆父牺牲,临死前,怕孤儿寡母无人照顾,便有了这么一个婚约。

  只是,顾家有两个女儿,仅相隔两岁,哪一个,就没有点名了。

  比起安静平淡的顾湘,夏翠萍明显偏爱漂亮聪慧的二女顾沁。

  而且,顾沁对英气逼人的陆焱打小就一往情深,大学时还曾要为他当女兵,慢慢的,家里便默认顾沁是陆少的未婚妻。

  顾湘也不在意这个,她对陆焱的印象太少了。

  记忆最深的一次是初见。

  那时她九岁,他已经十九岁,正在备考陆军指挥学院。

  少年有着超乎想象的成熟,内敛冷静,但是不经意间,身上流露出的锋利气息如淌过血的利刃。

  很可怕。

  顾湘喜欢看电视剧和动漫,比起这样的男人,更喜欢活泼朝气的小奶狗。

  顾沁卸去浓妆,换好衣服,然后让助理重新化了一遍妆,发梢的弧度也不怎么卷了,她又一点点精心卷好。她染了头栗色长发,穿着红色裙子,窝在宽大的椅子中,漂亮得像个洋娃娃。

  顾湘在速写本上画下了妹妹。

  等待许久,妹妹还没弄好,她实在无聊,于是她对着镜子,又画了一张自己的画像。

  咳,有点丑。

  顾湘默默合上了本子。

  六点半,小昭开车将两姐妹送到一家私房菜馆。

  老城区改的小洋房,听说民国时期老舍曾在附近住过,美又有风韵。她们到的时候,陆焱已经到了。

  街边停着一辆顾湘不认识的越野车,车身庞大硬朗,轮胎之间的间距比寻常车大上许多,防弹玻璃,旁边的豪车瞬间便没了气势。

  男人倚靠在车边,和这车极为相配,穿着黑T恤和迷彩裤,身型挺拔而健硕,手臂线条流畅,深古铜肌肤,头发剃得极短。

  指间夹着一支烟,火星微灭。

  路过的女人时不时看向他。

  路灯昏黄,看不清男人五官,只是轮廓英挺,带着股野性,气质成熟又沉稳。

  见两姐妹走来,他迅速将手中的烟灭掉,黑漆漆的眼眸定定在白衣少女中停了一秒,声音低沉平和:“抱歉,下午有事,耽搁了些。”

  三人在二楼落坐。

  靠窗的雅坐,人不多。民国的老红木方桌,头顶悬着支型吊灯,五彩玫瑰窗折射出细碎的光。小昭开车送来,两姐妹手中都捧着花,将花束放在一旁的空位置上。

  陆焱看了一眼。

  菜早早已经点好了,都是这里的招牌。

  陆焱这些年一直都在部队上,和她们见面的次数极少极少,这次他难得休探亲假,拗不过母亲,只好过来,气氛有些生疏。

  顾沁拨了拨头发,娇声开了口,“陆少,你在部队上都做什么呀?”

  男人嗓音低沉,极富磁性和辨识度,态度平和,“训练,演习,实战。”

  “现在还有实战吗?”

  “有的。”

  “那都是什么啊?真打仗吗?”

  陆焱捻着茶杯,没有再说。

  “是恐怖分子什么的吗?”顾沁兴冲冲地,“边境贩毒?有吗?”

  “沁沁,别问了,有些都是机密。”

  顾湘坐在妹妹旁边,拍了拍她的胳膊。

  她小的时候,父亲还在世,知道有些任务都是机密的。后来断断续续,她也听父亲的战友叔叔们提过,陆焱指挥学院毕业后放弃特招的机会,而是从基层部队士兵做起,后来通过特种大队选拔,十多年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大队的中队长,战功赫赫的少校。

  执行的任务,肯定更是机密中的机密。

  “哦哦。”顾沁反应过来,“好吧。”

  顾湘起身给妹妹和自己倒了杯茶,余光瞟见对面的空杯子,犹豫了一下,拿过来,倒满。

  “谢谢。”男人锐利的目光扫过来,声音低醇浑厚, “顾小姐都在忙什么?”

  “我姐还能忙什么,每天混日子教书呗。”还不等顾湘回答,顾沁直接笑说:“反正她也没什么事干!”

  陆焱微顿,掀眸,对上提着青瓷茶壶的女人眼睛。

  顾湘稍稍有点尴尬,细白的手指握紧茶壶,但并没有责怪妹妹的意思,没生气,只轻声说:“嗯…是的,我在高中当老师。”

  陆焱淡淡一笑:“祖国的园丁,顾小姐很优秀。”

  “优秀什么呀,她就一美术老师,都没几个学生听她上课。”顾沁似乎觉得挺搞笑的,说:“没什么用,还是陆少您比较厉害。”

  “美术老师也是老师。”男人不咸不淡道。

  “…哦,好吧。”

  顾沁不是傻子,听出来陆少对姐姐的维护,心里有点不太舒服,早知道就不让姐姐来了。

  幸好,服务员及时将菜端上来。

  顾湘也觉得气氛微妙,妹妹好几次用探究的目光地打量自己,她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明明大家都没有见过几次的,再没有说话。

  吃饭时很安静。

  男人用餐速度很快,饭量很大,但并不狼吞虎咽,也不粗野,给人利落干脆的感觉。

  很快,他就吃得差不多了。

  “陆少,你其实不用老叫我们顾小姐,顾小姐的,我叫顾沁,我姐叫顾湘。”顾沁娇笑说。

  男人拿纸巾擦了擦薄薄的唇角,简短道:“好的,你们也不用这样叫我。”

  顾沁好像就在等这句话似的,很高兴,很撒娇,“焱哥哥!”

  陆焱刚拿起茶杯喝水,差点呛了一下。他眉心微拧,维持着不多的耐心,道:“叫我陆大哥吧。”

  “好,陆大哥!”

  一旁的顾湘早早就吃完了,她吃得更少,也不喜欢这样的气氛,她从包里拿出巴掌大的本子,放在包包上随便画着什么,再不掺和他们聊天。

  只是听见“焱哥哥”“陆大哥”三个字,莫名想笑。

  陆焱其实比她们大十多岁。

  她24岁,妹妹22岁,而他已经34岁了。

  还…大哥……

  不知怎的,顾湘又想到了小时候的那次碰面,她个子矮,发育慢,看上去反倒像妹妹,少年时期的陆焱又超乎年龄的成熟,身材高大,她在餐厅门口先撞到他,不知道他就是陆焱,居然叫了叔叔。

  后来母亲让她们叫“焱哥哥”,她性格沉静叫不出口,妹妹却一直这么叫。只是成熟后逐渐生分,就跟着一起叫陆少了事。

  “陆大哥。”顾沁又甜甜地叫了一声。

  陆焱微微颔首,并不动容。

  他再次看向角落里的白裙女人,她的位置刚好在昏黄壁灯投下的位置,像隐形人一样,脸上没什么妆容,唇色很淡,始终埋着脑袋。

  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他耐心有限,这次的目光直接许多。

  男人的目光锐利,像狼。

  顾湘被看得不自在,深吸一口气,察觉到身侧妹妹狐疑不满的视线,咬紧唇。

  她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握紧手里的针管笔,露出一个浅笑,“你们聊就好,真的不用管我的。”

  顾沁笑容娇俏,“嗯嗯,是啊,陆大哥,咱们聊。”

  她积极地寻找话题,陆焱态度倒也温和,只是始终不冷不热的。

  顾湘再不插话,可男人的目光还是常掠过来。

  气氛尴尬微妙。

  三个人又这么坐了半晌,陆焱面色微沉,看了看时间,起身道:“我去结账。”

  *

  “姐,你这些年和陆大哥联系过?”

  “没有。”

  她是在外地念的美院,两年前毕业才回来做老师,而那两年陆焱就没回来过一次,哪里有联系。

  顾沁警觉狐疑,总感觉她们姐妹俩明明接触得都少——怎么陆少却对姐姐关注得多?

  虽然很小很小的时候,家里都觉得订婚的姐姐,长女嘛。

  但后来,妈妈就说让她嫁给陆少,姐姐也没有任何意见。

  这是她的未婚夫啊!!!

  她越想越不高兴,拿出小镜子照了照,细看自己没有丝毫缺点,美艳如洋娃娃般的精致脸庞,稍稍放下心。

  其实,不仅顾沁不明白,顾湘更不明白了。

  男人简直是莫名其妙。

  马上要结账离开,顾湘加快笔速,她画得是小洋楼侧门旁边摆设的古色古香的留声机,很古典,很好看。

  终于将最后一笔勾完。

  刚合起笔帽,余光忽的瞥见一道身影从侧门进来。

  顾湘愣了一下。

  顺势地顺着看过去,微微一滞。

  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

  那人不像是来吃饭的,衣服廉价陈旧,鞋子很脏,掌心似乎寒光一闪。

  这个侧门很窄,像是平日里员工出入的,灯光也暗,其他的客人并没有过多察觉,正在吃饭。

  顾湘蓦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再次看去。

  那男人的目光黏在最靠近侧门的一桌。

  那桌坐着几个女客,个个都非常精致漂亮,他的视线贪婪地在几个女人中游移,似乎在掂量思索。

  可能顾湘看得太专注,男人察觉到,也朝她瞥了眼,望着她白皙的皮肤和纤细的腰身,眼睛一亮,流下口水,目光阴凉诡异。

  那眼神太吓人。

  顾湘只感觉后背骤然一凉,像有涔涔的冷汗爬过,握紧拳头,心底的不安预感愈发强烈,刚要开口呼唤陆——

  恰好旁边的服务员看见他,迅上去,“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

  完了。

  顾湘这里咯噔一声。

  来不及了,那男人见被服务员发现,知道要被赶出去了,突然暴跳起来,就近选择刚才那一桌,抓起最靠近他的一个漂亮女孩,用力往后扯,同时另只手掏出袖子里的一把弹/簧/刀,直接要往她后脑勺插去!!!

  顾湘站起来惊呼,往那边跑,“小心!!!”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甚至同桌的女孩还在夹着凤爪,正在小口吃着。

  餐厅灯光幽凉的暗淡。

  这一切都太突然。

  “你下来给老子当媳妇吧!!富人养的婊/子!!”男人无限仇恨大骂一声,刀口下落——

  就在这猝不及防间,一道利落高大的身影闪过来,快如闪电,几乎同时,空中响起凌厉的风声,陆焱长腿狠而准地一踹,只听见一声骨头破裂的声音,紧接着是尖叫声和惨叫声。

  那把弹/簧/刀直接脱手,带动着强悍的力度,插进旁边的墙壁缝隙。

  混蛋“啊”的地一声抓着自己的手腕——呈一个古怪的角度歪斜着,因为剧痛,倒在地上抽搐。

  “哪来的疯狗。”

  男人面色冷酷,目光如刃,声音极沉。

  混蛋扭动两下,看看面前如铁塔般冷厉的男人,一哆嗦,可是又不甘心地看着那漂亮女孩,还想站起来,要去抓那女孩。

  那女孩后知后觉自己离死亡差半步,抖如筛糠,却吓得一动不动。

  男人冷笑一声,轻而易举地提起那混蛋衣领,就像对小孩子似的,往地上一按,手势飞快,将他两手都反剪在身后。

  “愣着干什么?报警!”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又太惊悚,顾湘怀里的本子啪得一声掉在地上,她也没顾得上捡,立即掏出手机报警。

  一边按一边惶恐地想,

  如果没有陆焱——

  那这个漂亮女孩是不是就必死无疑了?!

  顾湘算目睹全程——但这一切太快了,她根本跑不过去,她生在和平年代,甚至都反应不过来,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想都不敢想。

  旁边的顾沁已瘫软在座位,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她这么漂亮,如果离得近的话,那混蛋肯定就盯上了她。

  餐厅死寂一样沉默几秒,客人们纷纷结账离开,个个心有余悸。

  剩下的就是刚才的几个女孩,也是吓得浑身发抖,可是还不能走,必须要等着做笔录。

  以及,顾湘她们。

  幸好,警察来得非常快,可能是听到携带凶器,还来了特警队员,背后印有SWAT,手中的防爆盾牌十分让人安心。

  餐厅里都是姑娘和服务人员,陆焱怕混蛋再发疯,一直单手轻松地钳制着他,另一只手摸出一支烟,缓缓地抽着。

  “你是什么人?”

  为首的特警队长环顾一圈,望着高大威猛,姿态闲散的男人和地上嗷嗷叫的男人,以及一屋子大惊失色的老百姓,一时没反应过来,警惕地问。

  “兄弟,别激动。”

  陆焱松开手,嘴角轻轻勾了勾,从腰间掏出军官证,“自己人。”

  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交给南城的特警们。陆焱和其他人要去派出所做笔录,顾湘见妹妹脸色很不好,就提议先回去了。

  来的时候是小昭把她们送来的,原本陆焱打算亲自送姐妹俩回去,已经让小昭走了,现在也赶不及再来,有点抱歉。

  顾湘倒无所谓,拦下俩计程车。

  “一路小心,有事给我电话。”

  陆焱深深地看她一眼,简短道。

  顾湘扶着妹妹,倒很镇定,只是躲避着男人的目光,点点头, “嗯。”

  计程车扬长而去。

  直到车子拐弯彻底看不见了,陆焱才收回目光。

  “首长。”一个小警察来叫陆焱,神色敬佩,“咱们可以走了吗?”

  “别。”陆焱笑了笑,将嘴里的半截烟摘下,跟着上车,“可别这么叫,你们领导转业前是我老班长。”他拉开车门,上了车。

  “等一下——”

  一个穿旗袍的女服务员跑过来,“这位叔、啊不——英雄!!!”

  “嗯?”

  男人摇下车窗,手肘搭在车沿。

  “和、和您同行的那位女士落下了这个。”成熟男人的魅力太强,女服务员红了脸。

  陆焱接过来,挑了下眉,“谢谢。”

  是一个布面小本子,约摸巴掌大小,他随手翻了几页,纸张微微泛黄,上面是一些非常漂亮的写生。

  他不懂艺术,但看得出这些画极其精美,线条细致干净,勾勒出一个美好又静谧的世界。

  现在时机不对,陆焱将本子合上,仔细地放进口袋里,准备忙完再细看。

  *

  此刻,顾家。

  “什么!?你们去吃个饭遇见混蛋了?!!”夏翠萍也被吓到了,捂着胸口。

  “沁沁你没事吧!!那混蛋没伤着你吧!!!”夏翠萍担忧地看着自己小公主一样完美的小女儿,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唯恐她一根头发丝伤到。

  “妈!!!!!”

  顾沁晶莹的泪水哗得就从脸颊滑下,抱紧母亲,“我真的真的要被吓死啦!那混蛋拿着刀要插那女孩的后脑勺!!还说什么做阴间的媳妇!!”

  “现在的男人娶不上媳妇报复社会,就挑漂亮女孩下手!沁沁你一定要注意!”

  顾沁从小被宠大,很会撒娇,抱着母亲一直哭。

  顾湘站在原地,感觉自己有点多余,换好拖鞋,转身往房间走。

  “顾湘。”

  “嗯,妈?”顾湘立刻回头,停下脚步,“妈妈我没事的。”

  “你做姐姐的,一定要保护好你妹妹啊。”

  顾湘顿了下,眼睛微黯,温声说:“我会的。”

  “沁沁就是长得太招眼了,以前在学校里就老有男生欺负她,你记得吧?现在刚刚出社会,混蛋更多,要是去哪,你一定要保护好她。啊?”

  “…嗯。”

  “姐姐可勇敢了!还想去救那个女孩呢!还想跑过去!”

  “什么?!”夏翠萍脸色变了,说:“顾湘,你也要保护自己昂,别做什么傻事情啊!不准冲!”

  “好。”

  顾湘笑了笑,这次是发自内心的,她知道夏翠萍其实也是关心自己的。

  只是,她们父亲早早去世了,一个女人拉扯着两个女儿很难,妹妹又年幼,她作为长姐,自然多承担些。

  顾沁和母亲说完混蛋,说起陆焱的英勇厉害,夏翠萍听得啧啧啧赞叹,一边让她抓好时机,陆焱不小了,说不定这两年就结婚了。但两个孩子还生疏得很,迟迟没下文。别是陆焱有了别的女朋友。

  顾湘对这些不感兴趣,回到房间。

  顾家是普通家庭,但这些年很受陆夫人的照顾,住在城西的一栋小别墅内,环境幽雅静谧,顾湘和妹妹都住在二楼。

  顾湘倚靠在窗边思索了会,往下能看到宁和的湖泊,反射着橘黄色的灯光,淡淡的雾气。

  她呼吸两口新鲜空气,拉开包包,想再画会画。

  速写本呢?

  她翻了好几遍,最后将包里所有东西倒到床上也没找到,想起好像落在了餐厅的地上。

  算了。

  *

  此时此刻,城东的部队大院。

  陆焱洗完澡,穿着工字背心和裤衩坐在沙发上,姿态闲散,翻看着手里的小本子。

  “我说儿子啊——你可真行,约个会还能打起来?都能惊动了特警,没事吧?”

  陆夫人陆淑贞亲手将女佣切好的冰镇西瓜端到儿子面前,有些心疼地说。

  “小喽啰罢了。”陆焱嗤了声,“这能有屁事。”

  陆淑贞想想也是,只是还是担忧。她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眼睛一扫,看见他后背全是伤。

  刀伤,枪伤,棍伤,跳伞时被树木刮得一道道痕迹,蛙人训练时被礁石撞到的伤疤,等等等。

  触目惊心。

  皮肤就没有完好的一块。

  从十八岁进入陆军学院开始军旅生涯,到如今三十四岁年轻少校,哪会安好?

  陆淑贞的丈夫,父亲,都是军人出身,她还算冷静, “焱焱啊,顾太太催我好几次了,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有个孩子了,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您觉得什么时候合适?”

  “就今年吧,你都三十四了,正常的人家儿子都要打酱油了。”

  陆焱捏了捏额头。

  之前母亲也催促过很多次,只是他不是很想结婚,一来自己工作忙碌,不着家,结婚不结婚没区别;二来,他喜欢的那个小姑娘,一直还没有长大。

  “行,问问人家吧。”陆焱说,“人家没有意见?”

  “沁沁一颗心都在你身上,你看不出来啊,傻孩子。”

  陆焱微顿,“谁?”

  “沁沁啊。”

  陆焱摸着手里的速写本,刚好翻到其中一页的自画像。瓜子脸,素净眉眼,清丽安宁得仿佛一滴露珠。

  粗糙的指腹摸了摸,眼神隐隐闪过一抹浅浅的爱怜。

  “难道不是顾湘?”

  他记得,当年父亲说过,战友的女儿——“湘湘”。

  “顾湘…?”陆淑贞道:“顾湘就算了吧,平平无奇的,性格也不行,闷葫芦一样。再说了,她只是个美术老师啊。”她没注意到儿子的神色,一口气说出来。

  其实,他们这样的家庭,什么样的儿媳妇不行,她本身就看不太上顾家,只是有了婚约没办法。幸好次女顾沁还算活泼可爱,相貌出众,钢琴也不错,拿得出手,勉勉强强配得上儿子。

  陆焱声音微冷,说:“我看顾湘最好。”

  “你喜欢顾湘?”陆淑贞愣了一下,不满说:“哪里好啊,那身段,瘦得能生出孩子吗?”她打量过,没说出口,还算满意得一点是——顾沁屁股大,身材丰腴。

  “生不生出孩子,是看您儿子我有没有种。”他没动桌上的西瓜,将搭在左膝上的右腿放下,起身,冷笑一声,声音低沉,不容置疑,说:“是我娶媳妇,不是你娶。”

  “我觉得顾湘最好。”

  “哎哟,你说娶就娶?人家没男朋友?我跟顾太太说的可一直是沁沁,你当兵这么多年也不提这事!人家顾湘都24了!说不定都要结婚了!”陆贞淑以前可是文艺兵中着名的小辣椒,脾气还有的,直接顶回去。

  陆焱愣了一下。

  这话说的,他哪知道顾家会换人?

  不是不提。

  只是小姑娘比他小了十岁,以前他能提什么?他怎么会喜欢一小孩?

  后来成年后姑娘就去外地上大学,他所在的部队是特种部队中的影子部队,深山老林,刀口舔血,跟外界基本没联系,他那时候也没想着结婚,忙着拼命,偶尔能打电话,哪还能问这么多?

  这么多年,也就这一次有探亲假。

  怎么,人都换了?

  他小未婚妻还有男朋友了?

  陆焱心里的火别提多旺了,又懵又不爽,捏紧自己手中的本子。

  翻开第一页,扉页上一行字。

  南城第六高中,顾湘。

  呵。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