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再来一次我爱你方晓萧瑾瑜免费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再来一次我爱你方晓萧瑾瑜免费全文最新ag视讯怎么刷流水

剑指东方 着

连载中免费

《再来一次我爱你》是由作家剑指东方所写的都市作品,主角是方晓和萧瑾瑜,小说讲了导演方晓因一场意外车祸重返二十三岁,重返后的她是会继续过着混世魔王的人生还是趁机改变自己命运,把所失去的一切都夺回来.......

3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7/26

在线阅读

《再来一次我爱你》是由作家剑指东方所写的都市作品,主角是方晓和萧瑾瑜,小说讲了导演方晓因一场意外车祸重返二十三岁,重返后的她是会继续过着混世魔王的人生还是趁机改变自己命运,把所失去的一切都夺回来.......

免费阅读

  方晓醒来的第一感觉就是疼。

  浑身像是被千刀万剐了一样,除了疼没有别的感觉。

  她艰难的抬起手,想触摸自己昏沉不堪的头,然而看到手的一刹那,她呆住了。

  那是一只年轻的手,洁白,细腻,有力,骨节分明,纤瘦而不失美感,

? ? ? ? 饱满的指甲修的平平整整,没有任何涂抹的痕迹,晨起的阳光洒在上面,竟然还有一丝反光。

  方晓心中一颤。

  很多年前,自己也有这样一双手。它曾带自己走向辉煌,也曾因它坠入黑暗。

  这一生的浮浮沉沉,那双手都在无言的见证。

  直到那双手染上了岁月的色彩将她推进深渊,就再也找不到最初的美。

  方晓微微动了动手指,她看到窗帘遮挡住的窗口透出一米阳光,跳跃在这只优美年轻的手上。

? ? ? 格外狭长的手指没有多余的肉,瘦的骨节分明,却那么美,洁白的月牙瓣点缀着椭圆形的指甲盖,犹如艺术家画笔下最完美的杰作。

  这真的是自己的手。

  方晓闭上眼,心中难以平静。她脑海里停留的最后一点记忆,是她凭借复出之作《荣光》,

? ? ? ?摘下奥斯卡最佳导演奖,阔别了几十年的掌声,鲜花和奖杯,让她情绪失控,喝了太多酒,想了太多事,最后醉驾出事……

  而这时候,她已经四十五岁,早过了青春年华,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只手?

  重新睁开眼,把一双手都举起来,方晓才知道,这不是一个梦。

  颤抖着手触摸着自己的脸,光滑细腻的触感在指间流动,

? ? ? ?好像是在抚摸着一件精美的丝绸,满手都是胶原蛋白的感觉。

  方晓沉迷了一会儿,这才看到所处的环境。

  只一眼,恍如隔世。

  这是她的家。确切的说,是很多年前的家。她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从这里搬走的。

  方晓曾是富三代,爷爷奶奶走后,留下了数不清的财富和这一座祖宅。

? ? ? ?房子的采光并不算太好,只有她那间屋子最亮。

  方晓曾有一个很幸福很美满的家庭。衣食无忧,父母恩爱,她记得除了出差,

? ? ? ?父亲就算忙到再晚也要回家陪她和妈妈吃饭,而妈妈,

? ? ? ? 是这个世界上最尽责的母亲,两个人只有方晓这一个女儿,把她宠上了天。

  富裕的生活,慈爱的父母,让方晓从小到大都不曾经历过任何挫折,从来都是她想要什么,就得到什么。

  方晓不喜欢经商,不想继承家族产业,那家人就随她心愿,让她顺利进入娱乐圈,

? ? ? ? 又花了无数的金钱给她拍电影,压绯闻,就连她喜欢女人,潜了无数明星,

? ? ? ? 几次差点身败名裂,还是家人拼命砸钱挽救。

  那时候,她被宠上了天,无论怎么作怎么闹,她的家人都不会用重一点的话对待她。

? ? ? 在溺爱中,她飘了,轻浮到每天声色犬马,挥霍着青春,挥霍着钱财,也挥霍着仅有的幸福光阴。

  小时候父母曾带她拜访过一位大师,那人给她批命,说她是三十年福根,

? ? ?会经历大起大落,一生坎坷,命薄早亡。

  她记得那时候自己很不服气,还对着大师大放厥词,用唯物主义那套理论反驳。

  现在想想,挺可笑的,那真的是一位隐世的易学大师,说的没有一点错误。

  三十岁那年,方家因投资失败破产了,父母被逼得跳楼自杀,可方晓不敢死,眼睁睁看着父母从眼前跳下去……

  失去了庇护,方晓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所有人都离她而去,亲戚朋友一哄而散,

? ? ? ? 唯恐借钱,以前在她床上张口闭口说爱自己的女人们,像避瘟神一样避开她,

? ? ? ?有些激烈的还找人把她打得遍体鳞伤。

  巨额的债务落到了她一个人身上,所有光环都不复存在。那些用钱砸出来的虚荣一下子露出了本质。年轻时,她确实有才华有冲劲儿,可是那些早就消磨在酒色财气中,当她想捡起来的时候,早就渣都不剩了。

  媒体一窝蜂的反扑,所有跟她有情或者有怨的人,都反过来踩她,她拍过的烂片被顶上了娱乐头条,她潜规则,她恶意打压新人……铺天盖地的消息全部都是让她滚出娱乐圈。

  没有了财力,谁也不会请这样一个草包导演拍片。方晓最窘迫的时候,兼职五份工作,去片场做最低贱的助理,忙起来有时候好几天吃一顿饭。嘲讽,谩骂,颐指气使,凡是该见过的丑恶嘴脸,她都见过了。

  人生翻了个面,所有东西都不一样了。方晓曾崩溃到想自杀,但骨子里那份倔强竟然在最困难的时候让她撑住了。

 豁出脸皮,终于在一片困苦中熬出一条出路。她重新回到了导演的位置上,

? ? ? 吃着最廉价的盒饭,领着最低的酬劳,拍着不入流的网剧雷剧。

  直到萧瑾瑜找上她,给了她《荣光》。

  这一部戏,熬尽了方晓所有心血,也带她进入一生中最巅峰的时刻。

  萧瑾瑜不计回报的付出,让方晓一次性还清所有债务。

  噢,对,并不是所有人都离开了她。萧瑾瑜没有。

  只是落魄的最初,方晓根本没有理智,萧瑾瑜抛出的橄榄枝她认为是同情和怜悯,除了怒骂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萧瑾瑜找了她很多次,都被拒绝了。

  其实方晓知道,那时候她还有另一种心理。哪怕这世上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很惨,

? ? ? 她也不希望萧瑾瑜看到她的落魄和不堪。

  因为那是她的初恋。

  或许萧瑾瑜那时候并没有爱上她。两个人的相处,是金钱和利益的关系。

? ? ? 方晓最初就知道这一点,所以在那个女人蒸蒸日上的时候,选择了离开。

  还是以最残忍的方式,背叛。

  方晓收拾心思,艰难的挪到床边的梳妆台。

  入眼是一张年轻漂亮的脸。那张脸让方晓恍惚,欣喜,还有一丝迷醉。

  她肯定,这是自己二十几岁的脸。

  虽然那么狗血那么不令人信服,但她好像,就是重生了?

  多少个夜里,她在廉价的出租房里幻想,如果一切能够重来该多好。

  可是真的重生了,她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洗手间的声响打破了方晓的无助,从里面走出一个人,从梳妆台的镜子里可以看出,

? ? ? 用毛巾揉着湿发的女人,身材高挑,举手投足带着一股天然的优雅,

? ? ? ?露在外面的小臂纤瘦有型,有些不合身的睡衣旷的厉害,摇摆中带出一种别样的风情。

  方晓蹙眉,她不知道现在是哪年,自己是什么状况,而身后的女人披散着湿发,看不清容貌。

  事实上方晓当导演以后,潜过的女人用一艘豪华游轮都装不下,

? ? ? ?她不确定这个女人的身份,又有一种对未知的犹豫和彷徨。

  女人注意到了方晓,身形微微一怔,开口道:“醒了?还难受吗?”

  声线也如她的身段一样优雅,可语气中透出一股淡漠的冰冷,

? ? ? 跟记忆中一个人的形象严重重合,令方晓差一点跌落椅子。

  她有些不可置信的转过身,忽略了身体带来的剧痛,迟疑中开口:“瑾瑜?”

  萧瑾瑜熟练的将毛巾系在头上,让方晓完完全全的看清了她的脸。

  这时候的萧瑾瑜,看着只有十八九岁,跟日后那个风云娱乐圈的影后萧瑾瑜相比,

? ? ? ? 带着几分青涩,然而那种天生的高雅,仿佛是渗透骨子里的灵魂,总能让人一见难忘。

  萧瑾瑜的脸是那种含蓄而优雅的美,此时的她还没有完全长开,没有聚光灯下一颦一笑皆是风情的感觉

? ? ? ? 然而就是这股青涩,赋予了她年轻的色彩,显得柔弱动人。

  记忆中的萧瑾瑜,一直很瘦,是广告圈里的传奇,天生带着完美无瑕的光环,

? ? ? ?不需要任何修饰,在镜头下总是美的令人心醉。现在的她,还没有那时候瘦弱,

? ? ? ?肌肤盈盈透着光,年轻的肉体搭建在恰当的骨架上,显得饱满紧致,宛如一尊艺术品。

  方晓静静的看着她,内心充满了不知名的复杂。她害怕稍微挪动一下视线,这太过美好的梦就碎了。

  萧瑾瑜似乎还没习惯方晓那么叫她,怔怔的看了她几秒,才慢慢走向她。

  “哪里不舒服吗?”说话间,她的手已经搭上了方晓的肩头,轻轻的按摩着。

  属于萧瑾瑜的气息一下子钻进鼻孔里,方晓眼眶微红,说话也带了鼻音:“瑾瑜……”

  萧瑾瑜手指一颤,内心有种动容的情绪在作怪。刚刚那一声轻吟,

? ? ? ?她似乎听到了方晓语气中的眷恋柔情,这在平时,是根本不存在的。

  就连两个人的第一晚,都是在方晓粗暴和无理取闹中结束,这个人从来没有过温柔的时候,

? ? ? 总是那么张扬霸道,喜欢征服的感觉,从不顾及别人感受。

  萧瑾瑜没有继续说话,她的手再次动了起来,这是方晓喜欢的劲道。

  然而没有多久,就再次停了下来,因为透过镜子,她看到了方晓的眼泪。

  她哭了?萧瑾瑜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显得手足无措,然而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安慰人,

? ? ? ?只好杵在那里,静静的看她。

  其实方晓长得很好看。她的五官很立体,不胡闹的时候有种娴静淡雅的感觉,

? ? ? ?好像是从文艺片走出来的人物,浑身散发着温暖的气息,胡闹的时候,又显得格外张扬,

? ? ? 这是年轻人独有的活力,在方晓身上格外明显。她的性格本就飞扬跋扈,

? ? ? 说一条普通新闻,也要说的眉飞色舞,噼里啪啦脑补出一大串莫须有的剧情,

? ? ? ?还说的津津乐道,必须要别人认同。

  像一只窝里窝外都横的小老虎。

  而现在,方晓沉静的哭着,没有一丝声响。长长的睫毛带着湿润的水汽,一双本来自带万丈光芒的眼睛,

? ? ? 只是痴痴的看着自己,眼中没有任何杂念,纯净的仿佛深夜中的两盏明灯。

? ? ? ?精致的鼻子偶尔抽动几下,然后是压抑的,紧紧抿住的唇。

  萧瑾瑜的手还搭在她肩头,身下人的颤抖清晰的传递给她。这个时候的方晓,

? ? ? ?不像是小老虎,更像是一只需要人宠爱的,可怜巴巴的小猫咪。

  萧瑾瑜突然很想抱住她,然而当她想这么做的时候,心里面的另一个声音让她克制住了。

  你只是她的玩具。

  没错,她只是方晓一时兴起的玩具。或许对两个女人那种事比较好奇,

? ? ? ? ?又或许最近没什么意思想玩玩女人,就连她自己也说,玩腻了就放你自由。

  萧瑾瑜闭上眼,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脑海中那个刺痛她尊严的词反复盘旋,

? ? ? ?犹如一把利刃,刺得她遍体鳞伤。

  玩腻了,呵,多么可悲的字眼。

  方晓搭住了萧瑾瑜的手,手心传来冰冷的温度。她一直知道萧瑾瑜体寒,日后还因为这个原因,

? ? ? ?一度患上重病,息影很久,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或许萧瑾瑜就不会复出,亲自写剧本,

? ? ? ? 亲自主演,带病为她撑场子,在她得到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前一晚,因病辞世。

  方晓心跳的厉害,她不想再一次失去萧瑾瑜,不想再一次在白色的病床边,

? ? ? ?听到她抚着自己的脸,念出那一句“我爱你”,就再也没有醒来。

  她欠这个女人的,不只是一句对不起。

  不论前尘,至少她此时此刻,还没有失去她,她还俏生生站在自己身后,那么年轻,

? ? ? ? 那么美丽,没有一丝病容。

  这样,多好。

  方晓终于不哭了,倚靠在萧瑾瑜的小腹,后脑传来的温度,让她有一种安宁的感觉。

  “瑾瑜,我脑子现在很乱,究竟发生了什么?”

  萧瑾瑜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对方晓的话并没有产生怀疑。因为她酒后驾车,所幸刹车及时,

? ? ? ? 没有产生多大后果,只是在逃出车门后,磕破了小脑,

? ? ? ?家庭医生这几日已经帮她处理过,浑身的青紫已经消退,今天才醒来而已。

  “你酒后驾车,不过没什么大碍,医生让你多休息几天。其他的事你不用管,方叔叔已经支会过了。”

  方晓想起来,她二十三岁那年,是有那么一场车祸。不过就是喝的迷迷糊糊, ? ?

? ? ? ?开的速度太快,北方的冬天地面又太滑,还是撞到了路边的大树,伤势并不严重。

  这一年,她收获了人生当中第一个奖杯。那是她毕业以后,拍的第一部电影《栀子花落》,

? ? ? ?满满的青涩情怀。为了这部电影,她翻遍了家族图书馆,没日没夜的努力奋斗,

? ? ? ? 终于把这部略显生涩的电影,拍出了想要的感觉。

  用了整整半年多时间,获得了金雀奖最佳新晋导演奖。这也是她除了《荣光》之外,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候。

  拍这部电影的时候,她是真的很努力,从一个不会吃苦的纨绔子弟,用全部的心力扑在片子上。

? ? ? ?甚至整部电影,从前期到后期,每一个环节都有她的影子。一天睡五个小时都算是最多的。

  那时候,朝气蓬勃的自己,是真的想做出一番事业,也是真的热爱导演这个职业。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